01赌 徒(1)

01赌 徒(1)

当医生离开的时候,依莲娜一直送他到门外,然后紧紧拉住医生的手,用最真挚的恳求,和最纯洁的眼泪,试图打动这位好医生。然而对方只是不住地摇头。

“夫人,薇莎的病,的确没有别的医治办法。您与其将时间浪费在恳求我上,不如好好想想办法,看怎样才能凑足那笔药费吧。”

医生非常礼貌地躬了躬身,轻轻劝慰着她,并谨慎地将她的手拉开,然后,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依莲娜的脸上显露出绝望的表情,仿佛一下失去了所有力量般,摇晃着靠在了门边。

“我可怜的孩子啊……”泪水模糊了她的眼,她忍不住蹲坐下来,咬着嘴唇抽泣着――她很想大声哭出来,可她不敢,她怕惊动了屋里的薇莎――她的小女儿。

薇莎今年十六岁,是一个长得如同天使一样的女孩――或许别人不这么认为,但在母亲依莲娜和哥哥乔尔瓦眼里,她就是一个天使。这个单亲家庭的全部快乐,曾经就是将这个天使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让她的脸上永远挂着灿烂的笑容。

然而现在天使却病了,这种在城中贵族眼中看来,不过一次有惊无险的静养的病,在平民阶层中,却足以成为令家庭沉浸在失去亲人的痛苦中的魔鬼。医治这种病并不难,早在十几年间,人类世界就已经发明出了有效的治疗药物,然而那种药物的价格,直到如今,却仍只能让平民们望而却步。

此刻,薇莎静静地躺在床上,大她四岁的哥哥乔尔瓦,正坐在床边,轻声地安慰着她。那天真的女孩,还不知道那种药物的价格,在哥哥的柔声细语中,病症带来的嗜睡,将她带入了一个昏沉的梦。

乔尔瓦小心地为妹妹盖好被子,然后就快步走出了屋子。在门边,他看到了一脸悲伤,略有些失神的母亲。他轻轻搂住依莲娜,用最温柔的声音安慰着她:“妈妈,别这样,我们总会有办法的!”

依莲娜看着儿子,从儿子的目光中,她似乎读到了什么,由于眼神带着恐惧与责备,拼命地摇起了头:“不,亲爱的孩子,你难道忘了你爸爸是怎么死的吗?”

乔尔瓦沉默了。在他十岁那年,父亲在一场豪赌中,输掉了几乎全部的家产,从城中数一数二的富户,一下变成了平民。受不了这种打击的父亲喝下了毒药,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只剩下坚强的母亲,带着两个年幼的孩子,用仅剩的一点家产,在乡下买了一小块地,靠着这块土地,将两个孩子养活大。

对于赌牌,依莲娜深恶痛绝,但乔尔瓦对它的态度却与母亲截然相反。父亲的失败在乔尔瓦的心里种下了难以磨灭的阴影,小小男子汉的心里,所想的绝不是永远离开赌场,而是如何在那种地方,赢回父亲失去的财产和尊严。从父亲死后,乔尔瓦就对打牌着了魔,他的脑子里无时无刻不想着那些带着图案与数字的小卡片,一有机会,就会一头扎进乡下农夫的牌局里,贪婪地学习着每个人的牌术。

可以说是工夫不负有心人,当乔尔瓦十七岁时,他就已经成了打遍村庄无敌手的牌王,然而这一切,却在母亲一记响亮的耳光中结束了。那个传奇式的乡下牌王,在母亲的痛苦泪光与哀婉的恳求中,终于又变成了一个只知低头耕种的农夫。

“永远不要碰纸牌,它们是世界上最邪恶的东西,是寄生着魔鬼的邪恶使者。孩子,我不想在薇莎生病的同时,再失去你!答应我,绝对不要碰那东西!”

“可是,我们还有什么办法来救薇莎?”

“我们有!”

“我们有?”乔尔瓦惊讶地看着母亲,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家里的经济情况,他是完全了解的。

“没错!你忘了我们还有那块土地吗?只要卖掉它,就可以买到那种药!”

“不!”乔尔瓦用力抓紧母亲的手,“那是我们生活的惟一依靠,如果卖掉了它……”

“儿子。”依莲娜的眼中充满了忧伤,“我知道它对我们来说有多重要,但现在我们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你还年轻,有得是力气,卖掉了土地,你可以给别人家当劳工,或是到城里找个仆役的差事,而我,可以做些针线活儿,或是帮别人洗洗衣服什么的,怎么也可以赚到养家的钱。而且我相信我的儿子只要努力,就一定会成为最出色的工长,或是贵族的管家,到那时,我们的生活就会越来越好了。你快去,到城里找萨维安老爹,请这位好心的老爹帮我们联系一下买家吧。”

乔尔瓦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但他知道,自己和母亲已经没有了别的选择。有什么办法?这就是穷人的生活,即使知道放在眼前的是一杯慢性毒药,但为了薇莎的生命,他们也必须喝下去。

他默默地将母亲扶进屋,在母亲的要求下,再次发誓绝不会动赌牌的心思后,走出大门。

进城的路,长度不足五里,如果按乔尔瓦平时的速度,在天黑前绝对可以到达。但这次,他却用了比平时多一倍的时间。

一路上,他在痛苦中不断地问自己:我们真的要卖掉那土地吗?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不,办法是有的,以我的本领,可以轻易地从那些愚蠢的城里人手中赢得足够买药的钱。不是吗?一沓纸牌只要到了我的手里,我就能立刻知道它有多少张;再快的洗牌手法,在我看来也慢如老牛,我能清楚地知道所有牌的位置,而如果由我来洗牌发牌,那么我就可以像上帝控制人间一样控制每个人手中的牌;当我耍手段时,从来没有任何一个人能看出其中的奥妙,我就是牌桌上的王!是的,我们根本不必卖掉土地,只要我走入赌场!

仿佛在冥冥中有一个看不见的魔鬼不住在乔尔瓦耳边低声耳语,用美丽的幻影不住诱惑他一样,他心中的冲动越来越强,越来越难以控制,可就当他几乎下定决心孤注一掷的时候,父亲的尸体和母亲痛苦的面孔,突然出现在他面前,吓得他突然出了一身冷汗!他又想起了自己方才对母亲发的誓――绝不会去碰纸牌!

“见鬼!让这诱人的想法见鬼去吧!妈妈说得对,那东西就是魔鬼,绝不能再碰!就让我们卖了那块地吧,妈妈说得对,我已经长大了,是一个出色的农夫,村里那些富户,是会乐意接纳我这样的劳工的!而且我的模样也长得不错,体格又健壮,城里的老爷们一定也会喜欢我这样的仆役!我会凭我的力气与智慧,支撑起这个家的!”

为了让自己下定决定,他故意用最大的声音将上面这段话又重复了一遍,然后快步地顺着小路向城里走去。

进城时,已经入夜了,城中燃起了人类用以征服黑夜的灯火,夜魔在火光与灯光中退缩,于是人们便高歌狂饮着,庆祝起自己的又一次胜利。

城内的夜,永远都是热闹的,酒馆里永远拥满了人,赌场里也从来只缺少座位,而不缺少赌徒。

仿佛是魔鬼故意要诱惑乔尔瓦一样,在通向萨维安老爹家的那条大路上,竟然新开了一家赌场,当乔尔瓦经过那热闹无比的门口时,里面摔纸牌的声音,让他的脚突然变得如同灌了铅一样沉。

“我赢了!”

赌场里不时传出这样的欢呼,然后就是一阵阵得意地笑声,仿佛这里面永远只有赢家,而没有输家一样。乔尔瓦怔怔地望着那灯火通明的大房子,方才下的决心,被那里面的笑声一点点地吞噬,最后彻底葬身于一直在诱惑着他的魔鬼那狞笑着的大口中。

乔尔瓦的脚,不由自主地朝着赌场大门而去,最终,他向那扇门伸出了自己的手,将它缓缓推开。

厚实的木制门缓缓打开,一波声浪立刻扑面而来,那些笑声与叫声,突然间变得更加响亮,震得乔尔瓦耳膜生疼。然而他却并没有因此而退出一步,因为在他眼前展现出的是一个金色的世界,那些发光的金币、银币,仿佛小山一样地堆在每张桌子上,那些穿着华丽的城里阔佬们,把一张张纸牌摔得啪啪直响,把一粒粒骰子,掷得咕噜乱滚,乔尔瓦不由看得有些眼花。

或许是上天故意要给乔尔瓦一次机会,当他决定迈步而入时,一个高大健壮的门卫,突然从门边走了过来,上下打量着乔尔瓦,微皱着眉头问:“先生,可是要来玩两把?”

乔尔瓦下意识地退了一步,把手进口袋中,摸了摸自己仅有的那十来个铜子儿。

“我先看看。”出于一个赌徒的本能,他用充满自信的微笑掩盖了内心的慌张与自卑。“这里什么时候变成赌场了?我记得它原来是家酒馆。”

“哦,是这样的,”门卫一边打量着乔尔瓦那家农夫的衣服,一边漫不经心地回答:“那家酒馆经营一直不太景气,所以就把它卖给了我们老板。先生,你是要玩上两把吗?这里的赌注很大的。”

“原来是这样。”乔尔瓦一边装模作样地点着头,一边盘算着自己如何才能走进去,用手里这十来个铜子儿的本钱,赢走那些富人们的金币。

“老兄,请稍等片刻,我的仆人在下一条街上等着我,我的钱全在他那儿。”乔尔瓦的脑子里已经想好了一套说词,他拍着那门卫的肩,后者显然有些惊讶,他没想到这么个农夫,竟然还有仆人。

“别这么大惊小怪的。”乔尔瓦笑着说,“我刚从乡下回来――我最近刚把一个村姑弄上手,你知道,我是不能在这些下等人面前显露出我的身份的。”

门卫看着乔尔瓦,从那张脸上,谁也看不出任何破绽。于是他笑了:“你们这些公子哥,怎么都有偷食野味的嗜好呢?要是被对方知道你们的身份,不狠狠敲诈你们一笔才怪。”

乔尔瓦笑着拍了拍对方的肩膀:“等着我。”说完,便走出门去,向下一条街上那并不存在的仆人处走去。

当赌场的门在他身后关闭,他便立刻隐身到黑暗处,将外衣的里子撕下了一大块,将自己那十来个铜子儿铺在底层,然后抓了一把路边的小石子放在中间,再将里子合拢,用从腰带上扯下的一条细绳将它捆结实,并仔细地移动了一下铜子们的位置,一只像模像样的小钱袋便出现在他手中了。

他故意停了一回会儿,然后才大步向赌场走去,当他走到门前时,恰巧有一辆豪华的马车从路那边驶来,他又停了一会儿,等马车驶过时,才急忙推门而入,冲着驶过的马车大声喊道:“查斯,不用来接我了,替我向父亲撒个谎,就说我去参加朋友的舞会了!”

马车夫当然听不到乔尔瓦的话,但那个健壮的门卫,却听得一清二楚,他忍不住好奇地探出头去,正看到那辆马车的背影。这下,他对乔尔瓦的身份确信无疑了。

“可惜出来得匆忙,没带多少钱。”乔尔瓦将“钱袋”在门卫面前晃了一下,“暂且小赌两把吧。”

门卫一耸肩,仿佛也是为此而感到遗憾。

“先生要玩些什么?”

“纸牌吧。”

“好,请跟我来。”

门卫将他带到了一张空着的桌子前,这张桌子位于赌场最里边,靠墙的位置。在墙角处,有一张小桌子,三个贵族打扮的年轻人,正坐在桌边喝酒聊天,见门卫将乔尔瓦带了过来,都露出了吃惊的表情。

“德鲁克先生,您不用抱怨缺少牌友了。”门卫冲其中一位年轻人躬了躬身,“您看,我已经为您找到一位好牌友了。”

这位德鲁克先生,对乔尔瓦打量了一番,然后用疑惑的目光看着门卫。门卫立刻笑着说:“您一定会喜欢这位牌友的,因为你们都有相同的嗜好。这位先生就是刚从乡下偷完野味才回城的。”

另两位年轻人,不由看着德鲁克笑了起来,德鲁克尴尬地冲乔尔瓦点了点头:“先生,您看起来面生得很。”

“这不重要吧?”乔尔瓦的心里其实非常慌张,但从表面上,谁也看不出来――喜怒都形于色的人,是永远无法成为好赌徒的。

“我今天挺有兴致,所以连衣服也没换就直接进来了。希望各位不会因为我这身农夫的装扮,而失去了玩牌的兴趣。”

说着,他将一只手轻轻背在背后,微微向对方躬了躬身,这是标准的贵族式行礼方式――虽然现在他的身份是农夫,但在年少时,乔尔瓦也是城中富人中的一员,对于所谓的贵族礼仪,他并不陌生。

当看到对方那优雅的躬身礼,德鲁克先生犹豫了一下,看了看坐在自己对面的另一位年轻人,轻声问:“维礼莫帕子爵,您看……”

子爵?乔尔瓦心里咯噔了一下。他只是想赢那些富人,却没想到竟然惹上了一位爵爷。然而事情已经开了头,就没有收手的可能了。他在心里反复告诫自己,一定要小心。

那人长得又高又瘦,脸色有些阴森,眼睛里也总会流露出一丝凶狠的光,与外表的贵族优雅装扮一点也不相配。他看也不看德鲁克,便站起了身,向牌桌走去。

“来吧,我可不管什么穿戴合不合适,我已经等了半天了,再等下去,天就亮了。既然好不容易有了愿意和我打牌的人,那么就快点开始吧。”

“好的!”德鲁克急忙拉着另一位年轻人,离开酒桌,坐到了牌桌上。

乔尔瓦也毫不客气地坐了下来,将钱袋轻轻放在自己旁边。德鲁克和另外那个年轻人见了,也急忙取出自己的钱袋,放在了一边,而那位维礼莫帕子爵,却没有拿钱出来的意思,只是抓起了桌上那副崭新的纸牌,哗哗地洗了几遍,然后将它扔在桌子上。

讲好玩法后,按规矩,应该抽牌确定谁当庄家,然而那位维礼莫帕子爵却直接找走了第一张牌,这显然不合规矩,但另外两人却什么也没说。

“仗势欺人的蠢货!”乔尔瓦在心里骂了一句,伸手抓牌。

这位维礼莫帕子爵,显然是个蠢货,第一把牌打完,乔尔瓦便已经确定了这点。不止是他,在乔尔瓦看来,另外那位年轻人和德鲁克先生,也根本不懂如何打牌,所以想当然的,他们都输给了乔尔瓦。

“见鬼!刚才我应该先出三连的!”维礼莫帕恼怒地拍着桌子,又把手伸向了牌。

按他们所打的这种牌的规矩,庄家输钱只付一半,但很显然,这位子爵大人连付这一半的意思也没有,而且按规矩,每把牌的庄家要由上把牌的赢家担任,但子爵却一把抓过了牌,又洗了起来,显然是仍要作庄家。

另两个人只是苦笑着分别将一枚金币扔到了乔尔瓦面前,却并没有置疑维礼莫帕的做法。

乔尔瓦虽然看着很不顺眼,却也没敢出声,于是这位不付钱的子爵,就一直当起了庄家。

有了这两枚金币,乔尔瓦的心就踏实了,接下来的几把牌里,他时不时地故意输几把,但总的说来,还是赢多输少,于是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乔尔瓦面前的金币也就越积越多。

一个多小时过去,乔尔瓦在时输时赢的状态下,已经赢到了十来个金币,这些钱已经足够薇莎的药费,他已经再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于是他猛地一怔,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一样,用力地皱起了眉,然后礼貌地起身向对方行了个礼:“对不起,各位,我突然想起,我有一件重要的东西落在了乡下,如果不及时收回的话,恐怕我就要让家族蒙羞了。我必须赶快走,希望还来得及收回那件东西。各位可以原谅我的突然告辞吗?”

维礼莫帕输得很惨,但因为他从来不付钱,所以面前反倒有了几枚金币。这些在平民眼里闪闪发光的东西,却并不入他的眼,听到对方要离开,他不由皱起了眉头,但对方的理论实在太过充分,所以他也没有阻拦的理由,只是没好气地一摔牌。相比之下,另两位却礼貌多了,也起身向乔尔瓦行了个礼。

将十几枚金币放进口袋,乔尔瓦拎起钱袋,大步向外走去。他的心中激动极了,因为只不过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他就为妹妹赚足了药费,为自己的家保住了那一块土地。

他大步向前,离门口越来越近了,那位健壮的门卫,已经笑着先一步来到门边,伸手为他打开了门,他微笑着向那门卫点头致意,大步开始变成了小跑――他有充足的理由这样做,因为在那三位牌友看来,他确实应该是挺着急的。

十米、八米、六米……他离门口越来越近了,也就是说,他离成功地挽救家庭越来越近了,可就在这时,或许是一直在诱惑着他的那个魔鬼,突然显出了原型,开始让他为自己接受了诱惑而付出代价一般,一个输红了眼的胖子,突然站了起来,高声大叫着:“这不可能!怎么会是这样?”说着,他猛地将坐在自己右边的男人揪了起来,怒吼着:“你是不是和他们串通起来一起骗我?”

“你胡说什么!给我放手!”那个男人用力一推,那胖子立刻脚步踉跄着向后退去,最终失去平衡,向后摔倒。而这时,乔尔瓦正巧走过这里,胖子在摔倒刹那的胡乱挥手中,一把抓住了乔尔瓦的钱袋,那用来扎袋口的脆弱的细绳,立刻崩断了。

霎时间,那十来个铜子和一大把石子,洒落一地!

旁边的人都呆住了,乔尔瓦则感觉到脊背发凉,他不顾一切地躬下身子,猛地向大门冲去。

然而,那位门卫却比他更快一步,呯地一声将门关上,同时,又有两三个赌场的打手,迅速地向乔尔瓦身边集中,最终将他赌在门口处。

“先生。”门卫愤怒地看着乔尔瓦,“我想你最好将这件事解释清楚!”

赌场里的喧嚣一下变成了安静,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门口,望向这位身穿农夫服饰的年轻人,维礼莫帕和另两位乔尔瓦的牌友,全都站起了身,一边向这边走来,一边用惊讶的目光打量着地上的那些东西。

“这就是你的本金?”维礼莫帕目光凶狠,冷冷地盯着乔尔瓦,“天啊,我们三位绅士竟然被这样的骗子给欺骗了!门卫,你们的赌场是怎么回事?”

赌场的老板很快从里间冲了出来,看到地上的东西,先是狠狠瞪了乔尔瓦一眼,然后啪地给了门卫一个嘴巴:“你这混帐东西,连条看门狗都不如!”

门卫低头认错,而老板则向维礼莫帕低头认错,后者厌恶地摆了摆手:“这是极其恶劣的行径,我们可不能助长这种风气的形成,否则有一天,全城的穷光蛋们都要包上一包石头,来和我们这些高贵的人同桌玩一副牌了!哦,该死!”

“您说得对。”老板一个劲地躬身施礼道歉。此时,打手们已经一拥而上,将乔尔瓦摁倒在地上,乔尔瓦拼命挣扎着,在感到一阵绝望的同时,仍试图骗过众人。

“放开你们的手!我可是高贵的贵族,这……这一定是我的仆人搞错了,一定是他搞错了!”

“贵族?”老板皱了皱眉毛,那门卫急忙说:“我亲眼看到了他的马车,那车厢后有三只金杯呢!不然我也不会放他进来啊!”

“笨蛋!”老板怒吼了一声,“本城中能在车厢上镶三只金杯的马车,只属于一个人,那就是维礼莫帕子爵的父亲,我们最伟大的伍德城主!难道你连这个都忘了?”

那门卫愣了一下,随即懊恼地一跺脚,惶恐地低下了头:“我……对不起!”

乔尔瓦彻底绝望了,他拼命挣扎着,试图掀翻压在身上的三个打手,带着那十几枚金币逃出去,然而几记凶狠的脚踢,让他失去了所有用来反抗的力气。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