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楔子

仙雾缭绕,花香满盈,艳阳普照的地域•••

一袭水蓝的女子,踏着满地的七彩花朵,匆匆的向前疾走。

她的乌发柔软光亮,像瀑一般顺滑;她的双眸墨黑灵动,像黑曜石般荧荧发光;朱唇水润,鼻梁高挺,细肤赛雪;活泼的身影在花丛中穿梭,华美窈窕。

一抹浅笑浮在嘴角,银铃般的声音传出:“姐姐,可找到你了!”

不远处立着一个粉金色的身影,温润的脸颊,散发浓浓的母性光辉,只是紧锁着眉头,像在思索。

“姐姐?”蓝衣女子放慢脚步,轻声询问。埋下的头缓缓抬起,看见眼前俏皮美丽的女子,眉头立刻舒缓下来,带着母性光辉的脸上立刻绽开一个笑,高贵优雅。

“静儿,有事么?”

蓝衣女子没有回答,她把向脸凑近:“女娲姐姐,你在烦恼什么?告诉静儿,静儿可以帮姐姐•••”

女娲抬手轻点蓝衣女子的额头,一脸宠溺:“小傻瓜,是凡尘的事,不用你担心。”

伸手拂开女娲的手,蓝衣女子一脸认真:“是凡界滞留的浊物吧•••”女娲一惊,转身叹了口气:

“如今,清浊已分,三界已定。天界为神,地界为人,冥界为魂,可是•••”女娲盯着那张认真的脸,心中微叹:静儿,长大了•••

“可是,开天辟地产生的浊物,我着实不知该将它们归于何处。”

蓝衣女子听罢,轻咬朱唇,静静思索着,不多时,她抬起脸颊,眼里闪着晶莹的光,笑腼如花:“姐姐,这事交给我,好么?”

女娲面露难色:“静儿,这些浊物还不成人形,很难控制,你•••”

蓝衣女子偏开脑袋,双手抱胸,满脸倔强:“难道姐姐不信我?”

“不是,我•••”女娲轻轻摇着头:这个倔强的人儿啊•••

眼见女娲有了犹豫,蓝衣女子立刻黏上她,轻晃着她的胳膊:“好姐姐,静儿只是想帮你,让我处理吧•••求你•••”

埋头对上那令人怜爱的脸,女娲的心顿时软了下来,她轻轻点头:好吧

水蓝的衣裙在风中转了一个圈:“太好了,姐姐放心,静儿一定把事办妥~”望着那张如花般绽放的笑脸,女娲信任的颔首。

蓝衣女子髙挽着长袖,华丽的水蓝华服上已沾着丝丝尘土,此时她正站在一块悬在半空的巨石上,抬手擦着额上的汗珠。

休息了片刻,只见水蓝的身影半跪下膝,双手抚地,口中喃喃自语:“上界之灵气啊,听吾号令,吾命汝化为吾之灵力,为吾所用•••”

缓缓闭上美眸,那女子周身突然散发出耀眼的金光,金光弥漫之下,一块块大小不一的碎石从不同的方向快速飞来,在撞上巨石的一刹那,与之合为一体。

女子脚下的巨石,向有了生命般快速生长着,越来越宽,越来越大•••

女娲驾着彩雾远远飘来,乳白的天绫在她臂下轻轻浮动,她看看那包围在金光下的女子,担心的皱皱眉,伸出手为她拂去额上的汗珠,轻声问:“静儿,你当真要造这个‘蓬莱仙域’给那些浊物?”

眸慢慢张开,金光散去,蓝衣女子抬眼一笑:“那是当然,姐姐。”

女娲轻叹一口气:“造个新的地域要耗费很多灵力,值得么?”

身着蓝衣女子没有回答,她轻一挥手,一个巨大的铜质铁笼赫然出现在眼前•••笼中央漂浮着一大团没有形态的黑色物体,物体时不时的撞击牢笼,还发出阵阵哀鸣。

“姐姐我知道你是担心我,”只见那女子莞尔一笑,指了指笼中的物体:“这些浊物也是与天地一同诞生的,只因为心性暴戾,而不容于三界•••”

蓝衣女子把手从栅栏间伸入,轻轻拍打着那团浊物,惊奇的是,原本焦躁不安的浊物竟然安定了下来,乖顺的浮在半空中。

“姐姐你看,他们本性并不坏,只是还没有修成人形罢了•••”美丽的女子转过头,认真的看着女娲:“同样是天地所生,为什么它们就不能拥有一处生存的土地呢?”

女娲沉默了,因为她所说的句句在理•••良久,女娲弯起嘴角,无奈的摇头:“静儿,你就是太善良•••不过我告诉你,既然你决定要造这‘蓬莱仙域’,就必须对它负责,懂么?”

蓝衣的女子开心的笑了,面如桃花:“放心吧姐姐,静儿知道了•••”

一万年后————

水蓝的华服随风飘舞,长长的发丝拂过颈间,高倌的发髻上装点着流云配饰,荧荧闪光,眉眼轻皱,微抿朱唇,依旧美丽的脸上少了分稚气,多了分典雅,此刻的她正深深思索着:怎么办,浊物终于修成了人形,成为魔族和妖族在蓬莱仙域繁衍开来•••可是•••

深深叹了口气,蓝衣女子抬手揉着额角:它们始终缺乏管制,总会为了土地食物大动干戈,没有一天消停•••

“怎么了?觉得麻烦了?”女娲笑吟吟的挽住皱眉的女子,轻声询问。

“怎么可能,姐姐你别胡说,我是在想,究竟用什么办法,可以让他们开化。”

女娲柔柔着笑着:“静儿,好的管治者有着表率的作用,姐姐我造了人,不如你学我,造出这蓬莱的管治者?”

女子的曜石般的双眸立刻像点亮的明灯般泛着光芒,她轻一拍手:“姐姐,这真是个好办法!”

瑶池的水有着七种颜色,因为这里是虹的故乡。

蓝衣的女子披散着一头乌墨般的黑发,坐在瑶池辺的石凳上,表情专注。手中正握着一大团红泥,认真的捏着什么•••

身着白裙的小仙捧着一盒糕点走近:“静女娘娘,半神的躯体还没造好么?”

专注的静女没有听见,手上依旧忙个不停。

风,卷了她的发丝,扬起她的裙角,阳光下的她美得摄人心魂。

不远处,一片火红的繁花下,一抹墨绿的孤傲身影静静的看着,深邃的黑眸不起一丝波澜,英武俊美的脸却寒若冰霜,只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浅笑,兀自印在嘴角。

静女的朱唇微微开合:瑶池之水为汝血,圣山之石为汝骨,二者兼得可为人,二者相逆为半神•••

喃喃的细语,连同火红的花瓣,被这风带去了远方•••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