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左右开弓

第五章 左右开弓

淡淡的话音飘进众人耳中,众人身体都是猛地一震,暗暗惊到:“诛魔师!好霸道!”

对于胖哥来说,夏钩立确实是小苍蝇般的弱小,卡卡大陆,龙狮帝国,像夏钩立这样的人,龙狮帝国可以说遍地都是。

而相对于成为诛魔师的来说,每一个都是珍贵无比的,即使他们现在弱小,不能派往魔兽山脉之中和魔族征战,但是每一位诛魔师成长起来都是恐怖无比的,个个帝国都珍惜无比。

所以说,现在胖哥出手灭掉夏钩立,夏家的人即使想要找胖哥报仇,恐怕还要掂量掂量自己家族实力和诛魔宫甚至和龙狮帝国相比如何!

“放心吧!”抹了一把嘴角流出的鲜血,盐小白小嘴一列,笑道。

回过头,微微眯着眼睛看着正在怒火焚烧的夏钩立,盐小白小小的嘴角扯出一丝微笑,心中暗暗得意道:“修炼力道不错,如今的力道能够打败聚灵境,还能和涅磐境初阶一战!”

狰狞的注视着盐小白嘴角的微笑,夏钩立心中的怒火更加的愤怒,堂堂涅磐境实力在一个不能聚灵的废物面前把自己打的如此的狼狈,心中冷哼一声道:“我一定让你跪在我脚下!”

放开左臂,全身灵力疯狂的在脉络之中游走,猛地聚集在右拳之上,身影犹如离线的箭一般,朝着盐小白爆射而去。

抬眼扫了一下,爆射而来的夏钩立,盐小白伸舌添了一下嘴唇的鲜血,忍着胸部传来的巨疼,把力道聚集在四肢朝着夏钩立飞射而去。

“喝!”

猛地低喝一声,盐小白脚尖一点地面,顿时身影彪摄而去,拳过之处夹杂着轻微细裂的暴空之声。

“碰!”

“碰!”

两人相碰并未分开,彼此忍着身体巨疼,盐小白两拳左右开弓,数息间,已经上百拳对着夏钩立胸前狠狠的轰了过去,一道细小的骨裂,从轻微然后慢慢的放大,深深的传到每一个人耳中。

感受到胸部传来的疼痛越来越厉害,夏钩立的右拳也是在数息间对着盐小白的头部,肩部轰出了上百拳,但是由于灵力消耗,打到盐小白身上的拳头,简直就是和普通的力道差不多。

“碰!”

两人同时倒飞出去,狠狠的砸在雪地之中。

“噗!”

倒在雪地之中的夏钩立活动了一下,顿时又倒在雪地之中,右手掌放到胸前感受了一下,他能够清晰的感受到体内的肋骨恐怕已经断成上百截,一口鲜血涌出,直接晕死过去。

躺在雪地之中的盐小白感到天旋地转,脑袋之中之记住一句话,打打……,眸子禁闭双手还在不停的出拳收券。

“好,好厉害!竟然把夏钩立打晕死过去!”

“聚灵境都不到啊!这能喊一声天才吗?”

……

众人看着晕死过去的夏钩立,顿时惊讶的看着倒在雪地之中还在挥拳的盐小白,纷纷震惊的说道。

胖哥迈步走到盐小白身边,微微摇了摇头,轻轻的把盐小白抱了起来,向盐家走去。

“呜!”

低沉的叫了一声,土匪看了一眼胖哥,然后瘦瘦的骨架飞快的跑到已经不知是生是死的奴仆身边,捣鼓了一阵,几个金币掉落出来,在雪地之中砸出几个深凹。

土匪把几个金币叼到空中,瘦瘦的骨架身躯微微一晃,几个金币问问的落在了它的背上。

转过头,看向倒在雪地之中的夏钩立,土匪两眼睛精光更加旺盛,一溜烟的泡了过去,在夏钩立身边转了几圈,一袋子金币就被他给叼了出来。

扫了扫夏钩立的身体,瘦狗突然叼着金币袋子走到夏钩立两腿之间,只见,原本精光闪烁的眼睛,眼角流露出一丝邪笑。

“让你舒服!”抬起瘦脚,狠狠的对着夏钩立两腿只见踢了下去。在旁的众人看着土匪的动作,都忍不住的身影一抖,双腿忍不住的靠了靠。

“土狗,你敢!”一道声音犹如炸雷,在远处响起,愤怒加咋着着急,一道声音飞快的朝着这里靠近。

“啊!”晕死过去的夏钩立顿时一阵惨叫,两腿只见顿时流出一潭血迹,土匪听到犹如奔雷的声音并没有丝毫的停顿,直接狠狠一脚给塌了下去,然后转身飞快的朝着胖哥追去。

身影一闪出现在夏钩立身边,望着地上的一潭血,来人双目通红,一颗心猛地一颤,愤怒的说道:“胖小子拿命来!”

闻言,胖哥抱着盐小白转身,抬眼望去,来人鼻喘粗气,黑丑的面孔之下,两排黄牙暴露,臃肿的身材,手握大单刀,单刀之上刻有卧青龙,一身蓝色白袍之上镌刻一个紫色的‘诛’字。

“诛魔师,夏正标?”看来人长项及手握单刀胖哥知道此人是谁,张口轻声说道。

看着转身的胖哥,夏正标目光瞬间就看到了胖哥胸前的一个紫色‘诛’字,心中猛地一震,心中一沉道:“好年轻的诛魔师,这还是一个娃娃!”

看了一眼倒在雪地之上的夏钩立,夏正标眉头一皱,平复了一下情绪,沉声道:“不知,小儿和诛魔师有何恩怨,竟然下如此毒手!”

“没有杀掉他,已经算是我手下留情了!”淡淡的回答道,胖哥转身抱着盐小白向盐家走去,在他身后依旧是一走一向的土匪。

“你……!”看着肆无忌惮的胖哥,夏正标怒气,但是却没有追上去,他不认识胖哥,但是小小年纪都已经成为诛魔师,恐怕他身后的大人并不简单。

……

盐家,盐小白的卧铺。

卧铺之中,一张红木桌椅放在正中,桌子之上放着茶杯茶壶,衣柜靠墙角而返,靠着北墙放着一张红木床,床下一条慵懒的土匪窝在那里,土匪的尾巴是不是的摇摆,正好碰到不远处的一个火炉。

床边坐着一个和盐小白极为相识的中年男子,男子静静的望着盐小白,双手的灵力不断的拥进他的身体,温养着被破坏的骨骼。

昏迷中的盐小白感受外来的灵力,顿时,贪婪的吸收着,顺着脉络游走到全身的骨骼之中。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