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砸你一脸

第二章   砸你一脸

走在布满雪花的大路之上,脚踩在上面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听着街道两旁传过来火热的嘈杂声,把雪季该有的宁静变的有些异常火热起来。

雪花飘落,偶尔几片掉落在盐小白的脖子之中,眨眼间融化,一股清爽凉意迅速传遍全身,让从茶馆出来有些低沉的精神,猛地一震。

“哈!”对着小手哈了一口暖气,盐小白搓了搓小手,让有些僵硬的小手有些余温,然后揪着衣领紧了紧白衣,由于还未聚灵,寒气给他带来的寒冷,是他暂时无法抵抗的。

看着摇摇晃晃跟在身后的瘦狗,土黄色的毛发之上也布满了散落的雪花,在他的后背之上几个金币袋子,随着它每走一步都会铛铛的响,这声音让慵懒的瘦狗两眼放着精光。

“这瘦狗又去打劫了!不知道有没有爬过女孩洗澡堂的窗口?”听着从金币袋子中传出来的铛铛的响,胖哥不以为然的说道。

“也许只有金钱才能让‘土匪’兴奋吧!至于偷窥这事,它应该没有干过!”听到胖哥的话,盐小白微微一怔,旋即一笑,至今只是发现土匪有爱财的喜好,暂时未发现有好色的喜好。

土匪,是盐小白几年前,从魔兽市场买回来的,也许看着他在笼中可怜,所以就花光了所有积蓄把他买了回来。不管如何喂它,就是吃不胖,自始自终就是一副皮包骨头慵懒的样子,只有见到金币才会两眼放精光。

“呜!”

土匪高昂着那狗头冲着胖哥叫了一声,一声之中竟然有些得意,他心中得意道:“本尊爱财取之有道,艺术欣赏,咱有渠道!”想起盐家丫环洗澡时候,自己能够自由进入澡堂,那才是值得骄傲的地方,想着每个丫环那玲珑丰满的身姿,土匪的哈喇子都流了一地。

“好恶心的土狗!钩立哥哥!”一道娇嗲的声音突然传入盐小白二中,顺着声音寻去,眉头微微一拧。

只见,女子穿着惊艳,两条黑蛇印记攀沿双臂延至手上,双手挽着一个少年胳膊,雪白的傲人的胸前,两团使劲的挤压着少年的胳膊。

顺着胳膊望去,看到少年的脸庞,看起来有些俊俏的脸庞,一道疤痕从眼角横跨鼻梁延伸到对边的嘴角,给人一种阴狠的感觉。看到那延伸到嘴角的疤痕,盐小白已经知道此人是谁,心中一沉,冷声道:“夏钩立,管好你的人!”

“呦!以为是谁呢,原本是盐家小少爷带着土狗在找美女吗?哈哈!”感受着手臂传来的两团柔韧,夏钩立双眼**瞅着雪白的傲人的胸前,心中说不出的舒畅,转头看到盐小白,大声的说道。

“哈哈!盐家小少爷出来寻找美女,来来谁愿意!”

“我就是有女儿也不会嫁给他!哈哈,废物一个!”

“我看,他也就能跟他的土狗过一辈子喽!”

……

跟在夏钩立身后的奴仆,肆无忌惮朝着盐小白讽刺的说道,丝毫不畏惧盐家的威望,眼角一动,盐小白发现土匪已经不知去向。

“柳枝,把你昨晚如何舒服的告诉盐家小少爷!”把手从肉团之中抽了出来,在那挺翘圆润的臀部狠狠的抽了一下,淫笑的说道。

“你好坏,钩立哥哥!”娇嗲的声音,让夏钩立全身一阵发酥,搂着那细柳蛮腰,脸庞之上满是陶醉之色。

急匆匆的众人,看到两大家族少爷,都纷纷停了下来,当看向夏家少爷时候,众人眼中充满了厌恶之色,但视线转到盐小白身上时候,可以从大家眼中看出一丝惋惜之色。

盐家历代都是英勇的诛魔师,在历代族长的带领下,盐家的诛魔队一次次的保护着边境小城的安全,每次魔族入侵边境小城时,盐家都是第一个冲在前面。

夏家一群贪生怕死之辈,在防御魔族时,竟然有魔族人带领魔兽冲入小城之中,最后还是盐家出手灭掉。

“好臭!”眉头一簇,俏丽的秀鼻抽了抽,夏柳枝厌恶的说道,这股臭气让极爱干净的她有种呕吐的感觉。

低头放眼望去,在她的面前,土匪正在留着哈喇子,伸着长长的舌头,两只眼睛又精光变成了色迷迷的样子。众人都在注意着盐小白和夏钩立,谁也没有看到土匪什么时候跑到那里的。

“臭狗!滚开!”看到自己面前的土狗,夏柳枝眉头簇的更紧,然后厌恶的说道。抬起长长的秀腿,朝着面前土匪斜踢了过去,看着飞来的秀长腿,被土匪一跳躲开了。

在斜踢向土狗的秀长腿的脚面之上,一团热腾腾的****还在冒着热气,当她发现时候,已经晚了,脚面上的****已经朝着夏钩立的脸庞之上盖了上去。

“啪!”一声轻响,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只见,一团热气腾腾的****正好盖在夏钩立的脸庞之上。

“要不要我把夏柳枝给你玩……。”得意看着盐小白,夏钩立哈哈大笑的说道。但是他的话说了一半,在也说不下去了。

“呕……!”闻着从自己脸庞之上传来的恶臭,夏钩立顿时弯腰干呕起来。

“撕拉!”抓住夏柳枝的外衣,夏钩立狠狠的给扯了下来,狠狠的擦掉脸上的****。

俏美的脸庞之上一阵青一阵红,上半身由于夏钩立撕扯去的外衣,夏柳枝整个上面暴露的已经差不多,让众人过足了眼瘾!

“钩立哥哥,不是我!是,是盐小白他们!”怯怯的看着擦脸的夏钩立,夏柳枝颤颤的说道。

“滚!你算什么货色,盐小白的事情,我自然会找他算!”厌恶的看了一眼夏柳枝,夏钩立狠狠朝着她踹了一脚,恶狠狠的说道。这一脚夏钩立动用了灵力,直接把夏柳枝踹出了几米远,不停的咯着血。

怨毒的看了夏钩立一眼,夏柳枝忍着身体上面的疼痛,玉手擦了一下嘴角的鲜血,转身朝着城外走去,只有狠狠的声音留了下来:“夏钩立,你给本姑娘记着,我会回来的!”

“哼!一个只会在床上叫,回来又如何!来人,给我废了那条狗和盐小白!”冷冷的看着盐小白,夏钩立阴冷的道。

顿时,在夏钩立身后的奴仆向盐小白飞奔过去,他们不敢有丝毫怠慢,如今自己的主子受到这么大的羞辱,在看到自己偷奸耍滑的话,恐怕自己的小命不久矣~

闻言,胖哥身体一晃,出现在盐小白面前,灵力瞬间凝集在肥胖的小拳头之上,一条缝的眼睛冷冷看着朝着自己飞奔而来的奴仆们。

飞奔而来的奴仆们看着突然出现的犹如小山般的胖哥,微微一愣,再次朝着他飞奔而去,越来越近,突兀间,众人看到了胖哥胸前镌刻的紫色‘诛’字,都停了下来,猛地一惊,心中暗暗咂舌:“不起眼的胖小子竟然是诛魔师!”

“少爷,那胖小子是诛……。”有人跑到夏钩立身边,心中打颤的低声的说道。

“猪!什么猪,那么胖就是猪,你们就不打了?废物!”听到奴仆的话,夏钩立一巴掌扇了出去,怒气冲冲的道。

感受到脸庞之上传来的火辣,看着夏钩立忍不住的咒骂道:“马丹,对方是诛魔师,让我们自己送死,等老子翻身了,老子弄死你!”奴仆一横心,转身朝着其他人怒气的喊道:“给我打!”

“我来吧!对方都是聚灵实力!”扫了一眼,所有的奴仆,发现都是聚灵实力,盐小白站到胖哥面前说道。

“嗯!好!”听到盐小白的话,胖哥一怔,然后缓缓的回答道。既然盐小白说自己能够打,他胖哥就相信,即使不行,他还能在出手。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