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重生!

第一章 重生!

“杀啊!弓弩手准备!射!”

呵,梨花落尽,花瓣飘了三十余里,待浮花浪蕊俱尽,伴君幽独。

城门大开,铁骑踏尸而进,城门之外,一片萧条!喊杀之声,直冲云霄! “哈哈,哈哈哈哈!千秋功名,一世葬你,玲珑社稷,可笑却无君王命!我秦天不服!不服啊!”

三十万人,三十万大军全部葬送!这可是洛城最后的希望了啊!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怒吼之声直冲云霄,声音震荡, 宝剑撑地,这把陪伴了自己十二年之久的玄冰宝剑,如今也已经走到了尽头,天空之上,候鸟回归,秦天仰头栽倒在地,眼角湿润,洛城还是破了,父亲!母亲!大哥!小妹!败了,我还是败了!我辜负了你们的期望了啊!

“哼!洛城已破,已经无力回天!不服?那又如何?你们秦家气数已尽!给我放箭!”

高头马背之上,一名约莫六十多岁的老者冷哼一声,声音如洪钟,虽然已有六十,但却气血冲天,头顶之上有龙气盘旋!见状,后方大军欢呼,直呼天子!

“父亲,不要!不要啊!你答应过儿臣的,洛城攻破之后,您要……”

“住嘴!哼,来人!送小姐回城!放箭!”

“不~”

嗖!嗖!嗖! 弓弦声落下,箭雨倾斜而下,秦天仰头长啸,眼角之中,一滴晶莹泪珠滑落而下,眼前梨花瓣飘舞,这一刻,想起了儿时的呓语,画面模糊,瞳孔之内,箭雨倾斜而下。

“若还有来生,我秦天一定不当纨绔!倘若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做人中龙凤!若时光可以倒流,我秦天不再相信任何女人!”

这一刻,秦天悔悟了,可是这一切都太晚了,纨绔了这么多年,一直等到城池分崩离析,他才幡然醒悟,可惜早就过了修炼的最佳时机,即便他天赋不错,但依旧无法达到父亲当年的那种境界,面对着千军万马,一切都显的这么的苍白无力!

秦天死了,被万箭穿心!随着秦天的陨落,秦家血脉终于走到了尽头,四城已破其三!最后的胜利者,乃是敌军!

“不!秦郎,秦郎!为什么,为什么是这样的结局!为什么!我没有违背当初的誓言,洛城藏兵的消息真的不是我透露出去的!不是,不是啊!”

轰隆隆! 声音悲恸,天空一声炸雷,大雨倾盆,冰冷的雨水冲刷而下,打在秦天冰凉的尸体之上,随着千军万马的践踏,城破!

洛城一战!三十万士兵皆成刀下亡魂,对于那些俘虏,全部被屠杀,一个不剩,斩草不除根,吹风吹又生!洛城破灭,就连洛城的普通百姓也是没有逃出被屠杀的噩运。

风萧声声,硝烟弥漫,血流千里,冤魂不散!

……

天罗大陆,实力为尊,宗门林立,强者无数!

平都,秦府之内。

“还请夫人节哀顺便,秦少爷他……他……哎!”

疼!很疼,全身疼痛难耐,昏迷之中的秦天,直觉全身上下无一不在抽搐着,胸口之处,似被万箭穿心。

“我难道没死?不可能,洛城已破,千万雄狮破城而进,我早已被万箭穿心,怎么可能还活着?”

意识有点迷糊,但全身上下传来的疼痛又是那么的真实,眼皮子沉重,但就是无法睁开,此时的秦天,就好像被人下了定身术一般,神智虽然有点清醒,但就是无法醒来。

耳旁传来摇头叹息的声音,紧接着,便是妇女的痛哭之声,就在秦天疑惑之余,脑海之中,却突然涌出了一大串莫名的的记忆。

“天罗大陆?秦家少主,秦天?我擦,什么个情况?老子穿越了?”

脑海之中,记忆不断地翻新着,很快,秦天就无语了。

是的,秦天穿越了,最狗血的是,他竟然穿越到了一纨绔的身体之内,也不知是不是巧合,这纨绔竟然也叫秦天,最可气的是,这名叫秦天的少年,甚至比自己年轻的时候还要纨绔!

你妹的,六岁偷看丫鬟洗澡,八岁就到青楼泡妞,十二岁就结束了自己的处男生涯,这……这也太……纨绔!此乃真正的纨绔!与之相比,自己简直望尘莫及啊!

记忆融合之后,昏迷之中的秦天,也是渐渐的熟悉起了这座大陆,这天罗大陆乃是一座奇异大陆,大陆之上,没有所谓的王权君主制,大陆浩淼,不知道比自己原先的世界要庞大多少倍,大陆之上,以实力为尊,拳头便是硬道理。

“呵呵,没想到穿越之后,竟然还是一名纨绔。”

秦天笑了,一动不动的仰躺在奢华的金丝木床之上,床头前,有着一名衣衫华丽的妇人,神情悲恸,貌似刚哭过。

房门不远处,还有着一名约摸四十左右的中年男子,男子五指紧握,若是仔细看的话,便能惊讶的发现,这中年男子周身的空气,竟然被一股莫名的威压,而压爆成了真空之状!

“老爷,天儿他……”

“哼!好一个林家,果真当我秦家没人了不成?这次天儿若是真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我秦雄发誓,一定会让他们林家的小辈死绝!”

砰!

声音如洪钟,带有一股森然般的冷意!不断地回荡在这房间之中,话音落下之后,手掌之中的空气,竟然生生的被这中年男子给捏爆了开来,下一刻,一股恐怖的威压,瞬间弥漫整个房间。

“嘶~”

感受着这股气势,床榻之上仰躺的秦天也是心中大骇,吓的差点没从这金丝木床之上蹦起来。

“可怖!这……这就是武将强者的气势吗?这……呼~若是当初我也有如此实力的话,洛城也不会这么轻易的就被攻破,武者,这就是这个世界的武者吗?果然很强!”

秦天被震撼到了,实力!这就是实力!洛城被攻破之时,血泊之中的秦天,最渴望的便是实力,如今重活一世,秦天发誓,这一世,一定要好好地修炼!绝对不会再让当初的悲剧重现!

脑海记忆之中的秦天,天赋异禀,但却厌武,在他看来,枯燥的修炼,哪有享受来的逍遥快活?

也正因为如此,这个秦天修为才一直徘徊不前,始终未能突破到武士境,这在同龄人之中,已经不能用普通来形容了,简直就是一个废物!

天罗大陆,武者的境界由低到高分别为:武徒、武士、武师、大武师、武将、武帅、武王、武皇、武尊、武圣、武帝十一大级别!

说是十一大级别,但严格意义上来说,武徒这个境界,并不算真正的境界,唯有突破到武士境,才能算是一名合格的武者。

如今重生之后的秦天,修为最多也就只能算是武徒巅峰,虽然看似马上就能突破到武士境,但这其中的难度,绝非三言两语就能说的清的,武徒破人武士,乃是武者境界之中的一个小瓶颈,可并非那么好突破的,一些天赋较差的武者,究其一生,也不能打破这一瓶颈!

以秦家在平都之内的地位,为了能够让秦天突破到武士境,自然也请了不少的药师,不过由于秦天实在是太过的厌恶了,先前秦家花费大量的金钱购买而来的丹药,都被秦天给秘密的处理了。

这也是为什么,秦天修为一直未能突破到武士境的主要原因了。

“老爷你……”

“夫人请放心,这一次,我不会再忍让了,既然这林家自己找死,那这一次,我便……”

“咳咳……”

就在这紧张的气氛弥漫之余,原本躺在金丝木床之上,被认定为已死的秦天,却突然咳嗽了起来,之后,便在一屋子不可置信的目光之下,就这么的坐了起来。

“嘶~头好痛!”

秦天疼的呲牙咧嘴,或许是受之前秦雄气场压迫的缘故,在这股压迫之下,也是彻底的令他的灵魂与这具身体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

“我这是怎么了。”

故作迷惑的摇了摇头,秦天虚弱道,这倒不是装的,虽然此时重生,但身体之上的伤势却并没有完全的好转,再加上他的修为也不过才武徒境界而已,尽管在此之前被灌入了不少灵丹妙药,但伤势也不可能好的这么的快。

不过秦天的苏醒,也让暴怒之中的秦雄脸色好看了不少,虽然这个儿子有点纨绔,但毕竟也是自己的儿子啊。

秦母大喜,抱着秦天痛哭不已,秦天面色尴尬,别看他现在只有十五六岁,实则灵魂已然三十了。

尴尬只是那么一瞬间,很快,这股尴尬便化作了暖流。

“这就是母亲的怀抱吗?真的好温暖。”

秦天眼角湿润了,心中对实力的渴望更加的强烈了! 洛城事件之后,让重生之后的秦天,彻底的明白了一个道理,唯有自己拥有碾压敌人一切的实力,才能保证自己的亲人不受伤害!过多的信任,只能成为自己武者一路之上的绊脚石,越是美丽的女人,便越不可信!

若不是那个女人的话,当初洛城也不会败的这么的彻底!

上一世,就是由于自己太过的相信女人了,才导致了洛城悲剧的发生,这一世,他要以自己为主,不再被那花言巧语所迷惑!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