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死给你看!

第一章、死给你看!

最初,他是盘古,开天辟地,化身为岳,化血为河。

等这世界轮回出现,他开始了无穷无尽的转世。

他为伏羲,创八卦,教渔猎,在他身后,出现了无数与他身形相似的人类。

他为轩辕,制乐器,创医学,定鼎中原。

他留下了无数文明和传承,还有一个个传说,直到最后,他的血脉记忆越来越淡薄,他彻底在自己创造的轮回里沉沦。

这个小世界经历了许许多多的文明,直到现在,它已经迈入了信息爆炸,科技飞速发展的时代。

从最初的钻木取火,结绳记事,到现如今的手机,电脑,航天飞机,这里的子民,已经开始探索那未知的浩瀚宇宙。

除此之外,在宇宙深处,一个隐藏在这方世界的神秘黑洞,当人类一点点走向辉煌的时候,它也开始从沉眠中觉醒,不断的吞噬着一切壮大自己。

以现在人类的科技无法看到,这黑洞已经吞噬了一颗又一颗的恒星,无数年的时间,让它越来越强大,很快,这黑洞将吞噬掉此处空间的一切。

无穷岁月之后,当那男子预测到的灾难真的要来临的时候,他最初的计划,还能否实现,人类在面临这劫难时,该何去何从?

然而,也许连那最初的男子也没想到,经历了无数轮回的他,在这世界中却变成了另一番模样,一个让人啼笑皆非的模样。

故事,也由此展开。

寒风卷起树上最后一片枯叶,深秋时节,天气越发寒冷。

唯一带给龙城安慰的,便是这万里无云的碧空,以及告别了雾霾,这久违的新鲜空气。

在龙城南六环,远离了市中心的喧闹,这里有一片红砖绿瓦的建筑,周围净是树林,若非树叶都掉干净,哪怕大白天阳光也照不透这里,无端给这里增添了一抹神秘和诡异。

红色围墙之内,靠近大门的地方,一个青年面墙而立,嘴里嘀嘀咕咕。

这青年蓬头垢面,一身腌臜破烂的蓝白色病号服套着瘦弱的身体,显得那么弱不禁风。

只是一双眼睛却是死死瞪大,看着空无一人的围墙,仿佛和这墙有仇。

“你什么意思?白无常,这是你的错好伐,这就是你说的补偿?”

男子指指自己上下,然后接着喋喋不休。

“你工资低那是你的事,我不管,还有我要的系统呢,发家致富的系统呢?让我卖二手货,亏你想的出来!”

这青年注意力全被眼前的围墙吸引,根本没注意到身后的几个白大褂。

“安主任,四号的病情好像有些加重了,镇静剂是不是要加加量?!”

几人中一个女护士模样的开口向为首的中年医生问道。

这医生五十岁上下,头发已经有些灰白,胸前挂着的胸牌上写着他的名字:安瑞,下边还有单位名字,赫然是龙城市国立精神病康复中心。

安医生想了想,推推眼镜开口道,“在观察一下吧,那种药有一定的副作用,还是少用的好。”

在国立医院,安医生就是权威,他一开口,身边无论医生还是护士都纷纷点头。

“神马,你不管了,老子跟你拼了!”

就在几个医生讨论病情的时候,他们口中的四号也就是眼前的青年一个没注意,竟然狂性大发,冲上去跟围墙打起了架。

安医生一看病人情绪不稳,赶紧挥挥手,身后两个年轻男医生一左一右上去拉住四号。

“你们干什么,奶奶的老子没病,你们才有病!”

四号左右看看架着自己的医生,开始破口大骂起来,骂完又挣扎着用手指着那墙壁,声嘶力竭的喊道。

“白老鬼,我告诉你,这事情没完,你要不给我处理好了,我就死给你看!我要到阎王殿去告你!我要……”

“你还是老实会儿吧你!”

刚才开口的那个女护士得意的拔出插在四号胳膊上的针管,这一针安定下去,院子里顿时消停下来,只剩下远处几个拿着玩具枪收复台岛的疯子。

“诶,你们看到了吧,精神性的疾病通常具有反复性,即便一段时间情况好转也不能确认为治疗有效……”

安医生给几个你年轻医生讲解着,身边不时传出认同的赞叹声。

谁也没注意,刚才那男子站立的地方,刮起了一阵阴风,大门口绑着的那条大狼狗平常总是威风凛凛,此刻也缩成一团,好像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刚刚经过……

其实说起这四号的故事,还真有些曲折。

四天前的一个晚上,龙城市一家超市门口,一身长袍的贾三儿正撕着脸上的胡子,胳肢窝下夹着马扎儿,挎着的布包敞开着,能看见笔墨砚台什么的。

当然,肩膀还挂了个布招牌,写着贾半仙算命啥的……

撕下了胡子,这在龙城小有名气的老江湖瞬间变得年轻起来,仔细看竟然是个二十四、五岁的年轻人。

这家伙收好家伙事儿,边走边美滋滋的数着今天收获的钞票。

数钱自然是越数越高兴,贾三儿就这么边数边乐得朝着自己的出租房走。

经过人行横道,也是丝毫没有注意,只是跟着前边的人在走。

龙国就是这样,人多胆子大,刀山火海也敢下,更别说闯红灯了。

贾三儿不知道,他跟着前边那个男子带着他已经越众而出,前边男子感觉有人跟着,闯红灯心不慌,后边贾三儿以为是绿灯呢,低着头傻笑着数钱,跟着带头大哥就往前走。

“咯吱~”

那带头大哥看着一辆公交车要起步,赶紧往前一窜,谁知右手车道一辆小轿车被大公交挡住视线,没看见他,直到撞上才赶紧踩刹车……

贾三儿被那近在咫尺的碰撞声惊醒,猛地抬头,时间仿佛定格,瞳孔中带头大哥在和小轿车碰撞的一瞬间竟拔地而起,撞上挡风玻璃的脑袋不可思议的回转一百八十度,两只惊愕的眼睛看向贾三儿。

目光交汇那一刻,贾三儿知道,这哥们儿完了!

然而下一刻,贾三儿手中的钞票漫天飞舞,带着不可思议的目光,整个人仰面倒下。

“走吧,时辰到了!”

一道冷冰冰的声音传来,贾三儿身边一个一身黑袍,脸色却惨白得毫无人色的身影出现。

随后,那身影伸出枯瘦的手一把抓住到底的贾三儿,一股冷到灵魂的感觉传来,随着枯瘦的手抓着自己往外拉,贾三儿感觉自己身体变得越来越轻,直到最后竟然变得毫无重量。

贾三儿赶紧回过头,看到的景象惊出他一身冷汗!

只见自己仍然倒在地上,周围人越聚越多,带头大哥倒在自己前边近十米的位置,交通顿时堵塞,几个行人正打着电话。

“黑,黑无常!”

惊叫出生的贾三儿赶紧捂住嘴,这不正是自己师父说的无常索命吗?!

各行各业都有前辈,他们江湖术士这行自然也是如此,早年间他就拜了个老骗子,不对老神仙为师,开始行走江湖,直到那师父驾鹤西去为止。

还抓着贾三儿胳膊的黑影听见贾三儿喊了句黑无常,脚步一顿,回过头来。

几缕长发下,一双冒着绿光的眼睛死死盯着贾三儿,随后嘴角一歪,露出一口尖的吓人的白牙,竟然嘿嘿笑了起来。

“小娃娃,记住,老子是白无常,黑无常穿的是一身白!”

话说完,转过身去迈步接着走。

难道老子这辈子就这么完了吗?梦想着靠刚刚学了几分模样的相术多挣钱,挣大钱,然后赢取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的自己,就这么死了?

关键,自己到底是怎么死的?!

又看了看自己的肉身,回想刚才的瞬间,贾三儿十分确定自己根本就没有被车撞倒!

再回想自己,也没啥突发性的疾病,怎么可能就这么死了呢???

白无常越走越快,耳边竟有风声,贾三儿大着胆子冲白无常喊道,“白,白大神,白上仙,你是不是勾错魂了?”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