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把人变成金子的戒指

第一章 把人变成金子的戒指

第一章 把人变成金子的戒指

         深夜,这是在大楚王朝的南部,靠近和南蛮子交际的赫阁行省七个大府之一江宁府的一条山路上,一辆马车哒哒的飞驰而来。

   

拉车的骏马全身雪白足有三米高,是南蛮少有的白龙驹而赶车的人虽然坐着,可其身形高大魁梧,双肩宽阔虎背熊腰,两只手更是大如蒲扇,倒翻鼻,眉如刀,两只眼眸瞳仁却是奇异的略带一丝青色,而其头上竖起的长发也并非大楚王朝的传统黑色发色,这是一个典型的蛮人,大楚人嘴里的南蛮子。

   

马车飞驰,丝毫不在乎马车内载着的人的感受,这个人就是林修。

 

林修对马车的颠簸已经麻木了。准确的说,当他从南蛮的第六长老府邸里出来的时候,他就麻木了。

他本是一名楚人,父亲林明更是大楚王朝的一名侠士,母亲金灵同样出自名门在整个大楚王朝之中也是赫赫有名,可奈何就在他三岁的时候,父亲受到一名朋友的邀请带着他和母亲一起去相聚。

谁料到变局陡生,林修父亲林明的那位朋友竟是受到的仇家胁迫早就设好了杀局而特意引林明过去,林明奋起反击,当时一是受到朋友背叛的愤怒,又是感觉连累妻儿担忧妻儿的悲怆,种种情绪交竟然令林明实力突破一层次,反杀了仇家一个措手不及,而彼时林明无心战斗将妻儿带着就走,一路往南,一夜间竟是逃出近千里,当时他们本来就在赫阁行省边缘,这一路逃,竟是不知不觉逃到了南蛮的地盘。

当时林明虽突破,可是也已经身受重伤接着狂奔千里,这千里路程饶他是大楚王朝的顶尖强者也吃不消了。然而祸不单行的是在南蛮之地正好碰到了一队南蛮骑兵。当时林明只能带着金灵和林修一路逃,好不容易甩掉了南蛮骑兵,林明也已经遍体鳞伤待得好不容易给林修母子找到了一个安置之所后,终于气绝而亡,而林修的母亲则因为精通南蛮语言,靠着林明给他们做的安排,倒是也混在了南蛮,就这样一直把林修抚养着,一边教林修楚文,一边告诉林修世事,至于他们的仇家一事却是绝口不提。甚至于连林明的一些绝学也没有传给他。

不过,世上终究没有不透风的墙,就在两年前,也就是林修九岁的时候,他们的身份还是被南蛮土著发现了,之后的事情。。。。

颠簸的马车把林修从回忆中震了回来。马车里,就他一个人,林修努力的把身体蜷缩在一起好感到一丝温暖,正如他近来生活在第六长老那里一样,想要温暖,只能靠自己给。

也正如第六长老给他安排好的道路一样。

想到此,第六长老那种让林修恐惧到骨子里的话似乎还在他的耳边一遍遍的回响。

“回到楚国,做南蛮的内应!”

这就是他林修接下来的道路。

呼,林修突然打了一个寒颤,他想起了他的父亲来,三岁之前的记忆,他真的很淡薄了,但是从母亲的嘴里,林修还是很清晰的知道父亲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的,一个强者,一个楚人。一个。。。侠士。如果让父亲知道他马上要成为南蛮的内应到大楚卧底,那会是什么样子?

可接着,林修的眼前出现了另一道身影,那是一个美丽圣洁,温暖阳光的人。

母亲。。。

林修的手掌猛地在胸口上紧紧握住。

“母亲,我不会让你死的,绝对不会。”几乎是咬着牙低吼出了这一句话,少年的手掌,在心口上握的发白脸色也是从未有过的认真。然后林修突然想起了母亲从小让自己记得一段绕口令来,此刻正好默默的念诵起来。

“大河涌,浪滔极,紫霞天显,莲花三聚顶。。。”

念诵着这段绕口令,这绕口令仿佛有着奇异的魔力。林修的心也是渐渐的宁静了下来。

直到疾驰的马车停下。

马车停的瞬间,林修就有些本能的紧张起来,他在想自己此刻是在哪里?已经是大楚了吗?而接着外面就传来赶车的声音。

“你来的这么早?”

这声音粗犷沙哑,传出来就像是一声声闷雷。但是在林修的耳朵里却是充满了粗鄙和污秽。

“我想来的早便来得早,想来的迟便来得迟,也是你能管的了的吗?

”一串略带不屑的声音传回。而听到这声音,林修的心中却是不禁一荡,只因这声音太好听太悦耳了,就像是空谷余音一般充满空灵。

甚至让林修忍不住的想要再听一遍,仿佛这声音的主人让他做什么事都可以答应一样。可接着林修的心中就一惊,额头上甚至渗出了一片汗水来,他听母亲说过,有很多奇人异士有奇异的本领,比如能够眼睛放光,能在黑夜里穿针引线,还有人说话声音很好听,让你忍不住听从他的话,甚至变得迷迷糊糊不省人事!

显然这外面传来的声音就是这样的人了。再听下去,岂不是他也要被迷糊住了?

林修心下一惊,当下不敢再听,而后下意识的默默念诵起了那段绕口令来,令的林修喜悦的是,念起这绕口令来他内心想要听这声音的欲望都压下去了。还真是有效。

接着林修继续听起外面的说话声来。

“哼,现在我是你的接头人,当然有权管你,一个贱婢而已,也敢在老子面前耍威风?”赶车的闷雷一样冷哼。

“咯咯,接头人?接头人什么时候有这样的权力了?”外面那悦耳的声音再响起,可这次哪怕他再悦耳,林修都没有半点想听的欲望了,反之,杨休还觉得这声音虽好听,但是却太过腻了一些。让他身上有些起鸡皮疙瘩。。。

          不过这声音的主人显然不想和赶车人多吵,挤兑一句后,当下接着道:“人呢?还不带出来?”

           “哼。”

          那赶车人闷哼一声。

         蓬!

       马车的木门猛地被推开,蜷缩在一角的少年略带惊恐的看着一只蒲扇一样的大手抓进来,轻而易举的提溜住他的脖子,一下子像提小鸡一样把他提了出去,然后随手一甩。

       砰。

        林修被摔在了地上,幸好现在天气暖和,这里又是一个人迹罕至的小路上,泥土松软,落地除了脖子有些不舒服,其他还不算痛。

      “ 这就是?呦,倒是个俊俏的小娃娃。”

      林修躺在地上还没起身就看到他的面前凑过来一个美貌惊人的女子,这个女子一脸的魅惑,眉毛是淡淡的朱红色,嘴唇却红的厉害,皮肤雪白白的像珍珠一样,穿着一身霓裳红衣包裹着的那凹凸身段靓丽好不诱人,而这般能令的任何男子为之痴迷疯狂的尤物,落在在林修的眼里。。。。

       “她没有母亲好看。”

      早已不被其声音诱惑的林修,看到这番女子容貌却是在心中和自己的母亲比较起来,一比较,这女子就俗的很了。

    而看到这个穿着一身单薄黑衣,面容白皙俊俏的小少年竟然丝毫不为自己的美貌魅惑所动,这位在赫阁行省,不,就算是在大楚王朝都颇有名气的炼金术师,邪娇娘霓红衣也是露出了一抹诧异。

       “ 这小子,定力倒是不凡。”霓红衣暗道,她自然能看出这个少年没有练过丝毫的武学秘技,身上也没有什么修炼的波动,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这样一个普通少年郎能有这般定力真的很是少见了。

       “能让那个老家伙看中,看来你也有些斤两。”霓红衣称赞了一声,甜得发腻的声音更加清晰了。林修此刻只觉得这个女人身上无处不散发着让他讨厌的感觉,因为这是一个和他母亲截然相反的女人,这样的女人让他感到厌恶。

      而赶车人却冷笑一声。

     “这个小鬼就交给你调教了,六长老交代的事情你也知晓,我再通知你一声,族内让你炼制的东西,你最好快一些,这都十三年了吧,以你的手段再加上这十三年耗费的那么多代价也该成了。最迟下个月,下个月我就要看到成果,不然,你知道后果。”

      赶车人阴测测得道,说完,还表情极其猥亵得扫了一眼面前这尤物的身段似乎在脑海中已经出现后者在他身下婉转低吟的场面了。

     林修不知道这赶车人说的是什么东西,但是林修躺在地上,从下往上,却是清晰地看到了霓红衣那眼角迸发出的一抹冷意,这抹冷意让林修打了一个冷颤。

      “我的事自有打算,你快走吧。”霓红衣冷声道。

      “哼。”赶车人收回了目光,瞥了地上的林修一眼,那充满威胁性的眼神扫了林修一下。“记住别太信这个女人了,她可比蛇蝎还毒。”

       话落,赶车人就要坐上马车。

      可就在他转身的刹那,本来静静站着的霓红衣突然动了,她那身红色霓裳下的右手臂猛地抬起,玉手竟然紧握着一柄匕首直直朝着赶车人后心刺去,这一刺宛如一条灵蛇捕食,迅若奔雷又悄无声息!

      这一幕完全落在林修的眼中,可这一幕发生的太突兀太快,他都来不及惊呼或是做出什么其他动作,那匕首已经直直刺在了那赶车人的后心上!

    砰!

     匕首刺下去还不够,霓红衣右手成掌,玉掌一拍直接拍在那匕首上,噗的一声,匕首直接带着一块血肉和内脏从赶车人后背穿过,前胸穿出,哆的一声扎在了马车的车厢上!

     “我苦心多年的成果,你们想要就能拿去吗!?”霓红衣冷哼一声。

     林修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跳出胸膛来了,霓红衣出手的那狠辣,赶车人背后飞溅的血水,这一切是多么诡异!这个女人,当真如蛇蝎一样说出手就出手!

        而且,最让杨休恐惧的是,这个女人一转身,那双洁白如玉的手掌对向了他!

       “小鬼,要怪就怪你命不好,反正你受制于他们也一生尽毁了,不如我送你一程!”霓红衣狞笑着,脸上的妆容都变得扭曲。

      林修此刻惊慌不已,他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这样死去,他想到了母亲,想到了自己还有很多事情,很多希望,是的,只要活着就有希望,所以他一直努力活着啊。。怎么,怎么就这样死了?

就在林修心神震动的瞬间,那只就要落下的玉手却是猛地一转,又抬起去了!不管怎么样,林修的心中松了一口气,然后他看着面前。

霓红衣没来得及落下她的玉手,因为她更大的敌人在背后!

一只蒲扇大的手掌轮了过来,带着一蓬诡异的青光,从上到下,狠狠地朝着她抡了下来!

这只手的力量太大了,单单是声势就让霓红衣不敢硬碰,身形一转腰肢扭动红裙转动间竟是直接跳转开,然后惊诧的看着那只蒲扇大手的主人。

“你还没死?”

“贱婢!拿命来!”赶车人没死,可他的状况绝对不好,胸口有了一个洞,心脏甚至都少了一半,不过奇特的是那颗少了一半的心脏犹自在跳动!

“疯子,你竟然给那老家伙改造成了这样的东西。。”霓红衣脸色大变,更是升起了一丝畏惧,不过此刻已经是死局,今日他们必须要死一方了。想到此,霓红衣的贝齿一咬,玉手层层朝着前方拍出,一层层红色的光华大现如一个个红色的日轮一样,这神通实实在在得让林修开了眼界了。

而赶车人此刻却是已然癫狂,不管不顾直接冲进那掌力中,狠狠的轮着青光双手拍过去,把那掌力层层拍碎,这般不要命的打法让的霓红衣吓了一跳,就这么一会儿,竟是让的赶车人到了她面前,眼看赶车人就要得手,霓红衣右手之中食指上却是露出了一枚造型怪异的戒指。

那戒指上弯弯曲曲得雕刻着奇特的经文,经文间还有一丝血迹,霓红衣将戒指对准赶车人,赶车人此刻哪里顾得霓红衣施展什么手段,他只想要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杀死这个女人。

霓红衣的戒指上闪动出了一丝红光,而赶车人的手上带着青光也落下。两人的速度都不慢,都是电光火石一般!

扑哧!一道赤红色光线从那枚戒指上射了出去,这时正好赶车人的手掌青光落下了。

噗!

霓红衣的那个带着戒指的手掌直接被青光切了下去。而被赤红色光线击中的赶车人更加离谱,竟是在一瞬间,猛得全身赤光笼罩,然后在林修难以置信的眼神中,噗的一声消失不见,而其所在的空间却是突然凭空多出了十几枚金币!那十几枚金币甚至还跳动着散落一地!

林修骇然不已,这是什么手段?母亲也没有说过这样的手段啊,能把人变成金币?

而就在这时,那数丈远外的地方,霓红衣一步步走过来,举着的断掌处血水流淌,可其却是不管不顾朝着自己断掉的那只手掌走去。双目里满是焦急和恐慌,迫切的看着地上的手掌,准确得说是看着那手掌上的诡异戒指,霓红衣的身上出现了一层层黑烟,黑烟下是一簇簇黑色的火焰!这一幕别提多么诡异了。

“那是?”林修本来想怎么逃出一命的。可他突然看到霓红衣的身上突然燃烧起了一层黑色火焰,那黑色火焰自内而外熊熊燃烧起来,霓红衣也痛苦的身形扭曲,不过还是在坚持着朝着那戒指走,眼看就要走到那戒指处了。林修的心中一动,看向了那带着戒指的断手。。。

“拼了。”

林修不知道哪里来的劲儿,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迅速跑到了霓红衣的身前,然后一把抓起了霓红衣就要碰到的断手。。。

“不!”

霓红衣看着戒指瞬间远去,顿时目呲欲裂恨不得把林修啃吃掉,只是在她的眼神下,林修却一把从她的断手上把那枚戒指,这枚能把赶车人变成金币的戒指狠狠的摘了下来,他刚摘下来,那只断手上就冒出了一道黑色火焰,吓得林修顿时扔掉了。

不过,这也让林修越发确信此刻霓红衣的模样全是因这戒指而起。

“还给我,还给我!”

霓红衣疯了一般的嘶喊,声音尖利如刀,吓得林修赶紧把这枚神奇的戒指往自己的右手食指上一戴,想要把霓红衣也变成金币,对这个蛇蝎般的女人林修是没有一丝心软的念头。

但是,就在林修把戒指戴在手上的刹那,这戒指竟然像活的一条蛇一样紧紧的箍住了林修的手指,那戒指上的经文也如同蝌蚪一般脱离下来钻进了他的指头里,一股清凉感顺着他的指头直直地钻到了他的心口处,接着一股恶心眩晕感传来,林修只觉得一时间天旋地转继而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在昏过去的刹那,林修在想。。。

“我就这样死了吗?”

噗。

远处的霓红衣身上黑色火焰爆发,在一声凄厉无比的嘶吼声中,这个女人就在黑色火焰下烧成了虚无!连点渣都没有剩下!而这一切林修是没机会看到了,夜空下,除了十几枚金币外,唯独林修手指上的那枚戒指散发着点点红光,而在那红光映照下,林修的身影似乎也邪气起来。。。

            (求收藏!求推荐!)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