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太斗教

第一章 太斗教

晨光初生

楚国,太斗教。

一个简陋的茅草屋,雾气弥漫,而后一滴滴露水,又顺着茅草屋顶缓缓滴下。

“莫非我真的天煞孤星!”

一个十四五岁的青衫少年,惊异的盯着自己身上看,双目无神,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似才接受了这个结果,而后就是一阵的难以置信。

杨铭从未想过,自己会有这么让人无法置信的一生。

他出身在一个大家族,但是一出世就克死了母亲,六岁时霉运害死了父亲,此后什么八大姑六大姨的也相续去世。

同族的人,都认为他是天煞孤星,天生就要克死身边所有人,于是就将他赶出了家族。

而杨铭则是费尽千辛万苦,拜入了太斗教之中,在这里做了一名杂役弟子。

可是谁曾想,他自己竟然在十八岁的生日那天,被天雷劈了。

这还不算,在天雷出现之前,杨铭竟然被一个扫帚给砸晕了过去。

天煞孤星外加扫把星,连杨铭自己都觉得够呛。

“难道我真是扫把星!我自己都被自己吓哭了。”

看着自己床前的核桃粗细,黑铁扫帚,杨铭欲哭无泪。

他向来认为自己是厄难之体,天煞孤星,可没有想到竟然被这把扫帚给克到了。

然而就在下一刻,杨铭双眼睁得老大,满目的不敢置信。

刚才他看到了什么。

杨铭竟然看见这把扫帚自己在动,从黑铁色的扫帚上渗出了鲜红色的血液。

莫非里面住着一个老爷爷?

杨铭忽然想到了什么,热泪盈眶,传说中无数废物少年一生庸碌,可是一遇到戒指或者武器里面的老爷爷,就开启了天命之子的逆天主角模式,从此肉是我的,汤是我的,妹子是我的,牛逼也是我的。

凡是和我为敌的人都必须死,凡是不听我的都要厄运缠身,我是世界唯一。

杨铭痴痴地想,然而还没等他意淫完,他面前的扫帚就散发出无数凶罪之光,然后将杨铭淹没。

痛,撕裂般的痛,杨明觉得自己的灵魂好像被人撕碎了似的,而他正处在一片汹涌澎湃的黑海之上。

上空天雷阵阵,黑云压顶,一副世界末日的气息。

“我勒个去,这不是老爷爷,是绝世大妖魔啊!”

杨铭扬天长啸,有种欲哭无泪的感受,他不愧是天煞孤星,厄难之体啊,难不成,这才刚他妈的被雷劈死,又要再被劈一次?

“难不成我存在的意义,就是不断地被雷劈死。”

杨铭心中暗想,正在这时,脚下黑海翻涌,一股莫名的味道传入脑海。

“得我者,此生必死!”

杨铭吓了一跳,随一句我草,已经飘出口中。

“得我者!此生必死。”

这都他妈的什么逻辑,随后又是一股隐隐的意念传入杨铭脑海,然而还不等杨铭有所感应,一句血色大字出现在他的脑海:

‘劫布寰宇,旨降六祸七杀;灾遍古今,独宰八难九煞。万古一灾,独裁天下!’

“你牛逼,你厉害!但是这关我毛事啊!”

杨铭一阵无语,还没等他大骂几句,就发现自己已经退出了海面,重又回到了自己的小屋之中。

“这算什么?”

杨明看着自己面前的扫帚,本来以为老爷爷到了,结果啥也没有得到,特别是那句‘得我者,此生必死。’是毛东西、

不过不知道为何,杨铭总感觉自己身上,好像是多出了一些特别的东西,说不清,道不明。

不过外面,金光骤增,太阳已经出了群山,山林之中,一股迷蒙雾气缓缓散去。

窗外天色已亮,杨铭便准备拿着扫帚,走出小屋,然后开启他的逆天之路——努力扫地!

杨铭只是太斗教的一名杂役弟子,其实说的好听是弟子,说的不好听就是来当下人,为爷爷奶奶扫地的。

太斗教外门弟子数千,内门弟子近百,占地千里,雄霸四周,有吞吐方圆之心,因此也少不了人喂马,扫地,砍柴,但是不能周游世界。

因此就多了杨铭这种杂役弟子。

杨铭掂了掂自己的扫帚,这扫帚核桃粗细,闪烁着黑铁的光泽,在扫帚的最前方乃是红色的不知名软草,蓬蓬松松,足有一米见方。

怕不是要有数十斤。

竟然让杨铭感到微微有些压手感

虽然杨铭纵然只是太斗教一名杂役弟子,但是也有灵徒三重的修为,清气遍布全身,武体初生,浊气渐消,气血强大,能够赤手空拳打死三头野狼。

杨铭走出小屋,见自己小屋旁边的茅草屋中还未开门,微微一笑,也不在意,拍了拍门径直走了进去。

杨铭刚一进去,便迎来了一个少女,她对着杨铭施了一礼叫道:“少爷,今天你怎么起的这么早。我还没有为你准备早饭。”

杨铭一笑:“不用,今天少爷心情好,带你去食堂吃。”

杂役弟子在太斗教中地位很低,每月只有三斗灵米,只能够勉强维持武者体内清气不失,若是想要去食堂,就要额外给予灵石。

其实杨铭说的心情好是假,之所以想去食堂是因为相帮杨小奴多增加一点营养。

女孩名叫杨小奴,乃是杨铭父母还健在时,老仆的女儿,就算在杨铭最落魄之时,也一直把杨铭当做少主。

杨小奴都是太斗教的杂役弟子,但是每月的灵米和俸禄,却都给了杨铭修炼,以前杨铭不懂事。但是如今,一朝觉醒,自然不会再拿少女的东西,反而将她作为了这世界上最男的依靠。

“不,我不去,食堂好贵的,我们把省下来的灵米,给少爷修炼。”

杨小奴摇了摇头,说道。

“对了。”杨小奴犹豫了一会儿,好像才下定了决心说道:“少爷你等我一会儿。”

杨铭点点头,杨小奴跑回茅草庵中,不一会儿就跑了出来。

杨铭看看破烂的茅草庵,不由得双手握紧了拳头,一个男人,若是连自己的家人都不能保护,那么他还算男人吗?

“少爷,你看这是先主留给你的,爷爷说等你年满十八岁再给你。”

杨小奴口中的先主自然是杨铭已经死去的父亲,杨铭点了点头,随意将信封收到怀里,拉着杨小奴去食堂吃饭,但是对方却害怕浪费,不敢去。

杨铭只好作罢,拿着信封,杨铭缓缓走出茅草屋,走在路上,拿着信封不由得好奇,他将信封撕开,看了一会儿,但随即像是遇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事情一样,将信封扔了出去。

等了好长时间,杨铭才又拿出了这张信封。

只是双腿发颤,后背一阵发麻,满目的不敢置信。

他看了看,初生的太阳,擦了擦自己额头的汗,才缓缓向前走去。

.......

杨明今天的任务是清扫会客峰,会客峰形似笔头,接纳天地,常有白鹤长鸣,生活着青木白猿,一片祥瑞,乃是太斗教招待宾客之所,因此楼阁遍布,占地极广。

整个峰头怕不是要有方圆六七里,是杨铭一天要清扫的任务。

但是今天有点不一样,杨铭不过刚扫了几下,竟然感觉自己好像扫了一辈子地一样,异常熟悉,脑子一动,他脑海中竟然出现了一门功法。

《扫地功》

扫地功以扫地锻炼气血,强化武者武体,通过揉、捏、折、弯、敲、扭等扫地的十几种方式,来刺激武体,提升修为。

当中更记载了无数扫尘的方法,让地面更清洁,更光滑。

杨铭看着《扫地功》满眶泪水,难不成他这一辈子都要背着,一个会流血大扫帚,去扫地吗?

谁要说,嘿!前面那背着扫帚的好汉,报上名来。

自己难不成要说一句,在下太斗扫帚王——杨铭。

想到此,杨铭欲哭无泪,不过在《扫地功》的自动运转之下,杨铭发现自己扫地的效率明显提了上来,太斗教乃是仙家宗派,灰尘虽少但是极不好清扫,更有不少灵家树叶掉落,难以清理的很。

平常杨铭往往打扫一个时辰,就要休息一会儿,但今天扫了两三个小时,却觉得身上力气充足,全身发热,一股莫名气息流动,浑身舒坦。

“靠杨铭,你这个废物扫地扫了三年,竟然还扫出感觉来了。”

“妈蛋,不可能啊,没势力,没背景,这杂役弟子的俸禄竟然都没把你饿死。”

“果然是他妈的祸害遗千年啊!”

.........

杨铭正在仔细扫地,三四个身穿白衣,留着发髻的十七八岁少年,将杨铭围成一个圈。

“草,刚才是哪位大兄弟赞美我,给我增寿。”

杨铭的口才又岂是这些家伙能比的,话已出口,就将对方弄得一片狼藉。

“废物,你扫地难道还扫出优越感来了。”

这是一名高大的少年,身穿白衣,满脸刀疤,身躯高大,在腰间挂着一把金光闪闪的扇子,看上去好像是纯金所制。

一句话说完,他将金扇拿出,打向杨铭脖子。招大力沉,空气中都隐隐出现了风声,若是杨铭被打中,就算不死也要身受重伤。

杨铭认得对方,这货同样是一个杂役弟子,名叫钱霸理,乃是杂役弟子一霸,平常也最爱欺负杨铭,乃是灵徒三重巅峰的修为。

这家伙自以为自己天下无双,以前天天找杨铭麻烦,但是少年懦弱,也不敢坏手。

但是这时候的杨铭,已经不是之前的杨铭了,铁扫帚一扫,一股风声响起,《扫地功》自动运转,一股凶猛劲道自掌心而出,铁扫帚不知何时已运至杨铭手中,狠狠向钱霸理打去。

钱霸理没想到杨铭竟然敢还手,想要给对方一点颜色看看。

没想到下一刻,竟然如遭重击般,被杨铭的铁扫帚打出了五六丈远,口吐鲜血,满脸灰尘,嘴里面还有一篇刚扫下的树叶。

“这,好大威力!”

杨铭也没想到,自己随手一击威力就这么大,他看向剩余的那几个人,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扫把一扫,那几人就倒在地上,哼哼呀呀的叫了起来。

漫天灰尘落地,正是阳光炙热,身上被扫把打出来的伤口,传来一阵阵的痛。

“你这混蛋,竟然敢打我。”

钱霸理盯着杨铭,双目中满是不敢置信,这家伙以前被他欺负的怕了,每次见他都是躲着走,今天竟然敢还手!

不够不知为何,杨铭在揍了钱霸理一顿后,却感觉浑身舒坦,就连灵徒三重的瓶颈也是蠢蠢欲动,想要突破到灵徒四重。

灵徒四重气血如虎,敏捷若豹,一蝇不加,一叶不落身,可以说到达了这个境界,就已经基本脱离了普通人的世界。

至于后面的聚气,凝元,蜕凡,王侯,杨铭根本就没有想过能够突破。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