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遇见了

2020——遇见了

2020.5.23

经过了新冠疫情的摧残,初三的学子,最终还是又要踏进校门了。

以下为第一人称

昨夜我问了好多好朋友她们会不会返校,得到的结果是会,因为中途走了好多,四十多人最后只剩三十多个,因为激动,头一夜没睡好,顶着黑眼圈,踏进了学校,戴口罩好难受,没办法,为了安全。

我进门发现来了好多同学,他们都在找自己的桌布,我也跟着找,发现我的桌布竟然在最后一排,我误以为是老师让我坐最后一排,我就坐下来了,然后我才发现,随便坐就可以,只要换桌布就好...错过了体验前排的感受,因为我一直都坐在后排,原因,当然是身高问题,后悔莫及。

还好,周围都是认识的好朋友,也免得我尴尬,大家都带着口罩,我差点认不出了,我乖巧的不敢拨弄口罩一下(现在想想当时真的乖得过分)

我不是多么记得那几天发生了什么,反正就是调位调位,因为网课,我几乎没怎么认真学,特慌,但是我都写完了,他们有的还没写完,我有点窃喜。

在当时我早就忘了班里的男生了,只顾着和女生说话了,每天必备上厕所,除此之外没啥了,当时也是愚钝。

开学三四天我才跟他说了第一句话,开头居然是:她大乔玩的忒菜了。

这一下子,打开了话匣子,从五月前说起,因为网课,和好朋友打王者,本来是小姑娘们的聚会,莫名加了一个男生,我当时很抗拒,我不想跟男生一块玩,可惜我权威不大,被迫接受三人四人玩,但是没什么交集。被迫接受的原因就是我太菜,然后随波逐流为了赢,想起来还有点小目的。

当时我特热爱大乔,但是技术不稳定,好就好,坏就坏,挨骂的时间每天都在,我清楚地记得当时我们特客气,叫姐什么的,到现在我听不到了,悔恨。

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小窗口对话了,以前都是传话,但是内容就是,王者?恩;你真菜,对不起...卑微啊,但是这爷们确实玩的不错,我没理由喷他,每天都在卑微的活着,这时候并没有发芽。

每次我们都在体育课的时候打,然后就特别害怕体育过不了,结果在我买了实心球的第二天宣布体育不考了,直接满分...心疼钱,心疼自己。

就这样,在王者中,我觉得这个爷们怪有技术,怪有礼貌,当然没喜欢呢。

再说回来,我当即就反驳了,我就反驳说我的大乔多么多么厉害,那二技能神了,一下场面就很激烈,当然没吵过我,能说,当然不败,但确实当时大乔玩的特好,只是偶尔的小失误,反正每次都创造奇迹,然后,再然后,没交集了,就那一句话,又过了好几天,调座位,我在我的左手边,分割开的过道,就离得那么近,我才知道,我第一次正眼看见他。

16.25分,他出发去上学了。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