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打小存在感就低

第一章 打小存在感就低

高三(3)班。

夏日正好,课堂上静悄悄,同学们昏昏欲睡。

啪~!

略微秃顶的中年男教师猛然拍打黑板,吓得不少神游天外同学浑身一哆嗦。

紧接着老师一脸苦口婆心说:“同学们,都打起精神认真听课,现在你们已经是高三,未来的人生,你们是成龙还是成虫就看这一年了,千万不要掉以轻心知道吗?下面我们来看这道题,往年高考必考题,我就提醒到这儿了,爱记不记,不过在我讲解之前,请问有没有哪位同学能告诉我这题该怎么做?”

话音落下,教室里瞬间落针可闻,同学们一副眼观鼻鼻观心的姿态,生怕被老师看到自己从而起来回答这个问题。

见此,老师一脸失望叹息道:“这么简单的题都没有人会吗?你们真的是我带过最差的一届了……”

同学们暗自撇嘴,这句话早就过时啦。

与同学们的不以为意不同,方宇此时一脸郁闷。

老师,我就在你眼前,我手举这么高,都快戳你眼睛上了!你看我一眼行不?哪怕一眼……

当老师提出谁来回答一下问题的时候方宇就举手了,而且他还是坐第一排的讲台前,就在老师眼皮子底下。

可面对恨不得把手都戳自己眼睛上的方宇,老师就跟瞎了一样就是没有看见!

对此方宇虽然早有预料,可心头依旧难免一阵凄凉。

不是老师对他有什么意见,也不是他太调皮老师已经放弃了他,实在是他的存在感太低了,低到让人近在咫尺也视若无睹的地步!

“真的没有人能回答这个问题吗?那算了,我来给大家讲解一下,你们一定要做好笔记……”老师对眼前方宇举手的举动视若无睹,目光巡视教室两圈一脸恨铁不成钢叹息道。

“老师……!”方宇实在忍不住了,鸦雀无声的教师里他站起来大声呼喊道。

秃顶老师愣了一下,双目焦距放在方宇身上,一脸才发现方宇的表情说:“这位同学,请问你有什么事情吗?”

“老师,我……”

没等方宇说完自己能回答黑板上的问题,老师就摆摆手打断他一脸惊奇问:“咦?同学你谁啊?怎么会跑我们班上来的?”

“赵老师我是方宇啊,从高一就在你的班上,因为我不容易让人记住,所以你才特地把我放眼皮子底下的,老师你都忘了吗?”方宇欲哭无泪道。

老师当场茫然喃喃道:“我们班有方宇这个人吗?似乎有点印象?”

“方什么?”

“什么宇?”

“方宇?好像在哪儿听过,咋没印象啊……”

同学们面面相窥,对于方宇这个名字展开了一场小小的讨论。

然而这个时候,讲台上的秃顶赵老师猛然一拍讲台怒吼道:“都别说话,像什么样子?还要不要课堂纪律了?接下来看我给你们讲解黑板上的这道题……”

被赵老师这一声怒吼打岔,同学们当场闭嘴当乖宝宝。

所以方宇就这么被华丽丽的无视了……

老师忘记了这个站起来似乎要说什么的学生,同学们也忽略了那个还站着的同学,被方宇挡住的后面的同学,他们下意识侧身看黑板似乎也没有觉得什么不对,课堂恢复了正常秩序……

方宇张了张嘴,叹息一声坐下,神游天外一脸落寞的表情。

他学习成绩名列前茅,长相阳光帅气,家庭条件也不错,按理说这样的人生未来应该算是躺赢很多很多人了,可他偏偏得了一种怪病!

存在感低!

这种怪病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科学都没法解释,可以说方宇能活着长这么大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他从小存在感就很低。

打他还在娘胎的时候,都八个月大了他老娘才意识到自己怀孕……

出生之后的日子更可谓一把辛酸泪一把泪,他家庭条件不错,整整请了三个保姆专门照顾他,也需要他哭得撕心裂肺提醒他人自己的存在,才能避免被活活饿死的下场!

随着长大,他的存在感成正比的越来越低。

十岁之前,他父母至少报警八百次就是专门为了找他,其中百分之九十还是他就在父母眼皮子底下的情况下,有很多次还是他母亲背着他打电话报警说自己儿子丢了……

慢慢长大,方宇渐渐的也发现了自己情况不对劲,特别容易被人忽略,比如和小伙伴们玩捉迷藏,别人开开心心的回家了,他藏着愣是没有人去找他,仿佛压根就没有他这个人一起玩似得。

有几次他作业没交老师也没有找他麻烦,借了同学的钱他若是不提同学压根就忘记了,更过分的是,有几次人贩子明明已经把他拐走了,结果对方买包烟的功夫就把他给忘了,还是他自己找警察叔叔才得以回家的,回家之后父母才想起,哦~我还有个儿子来着……

随着年龄的增长自己存在感越来越低,方宇从一开始的孤独,恐慌,害怕,到后面的渐渐麻木,最后直至习以为常坦然面对,其中心酸历程不足外人倒也。

虽然自己貌似被全世界抛弃了,似乎这样也不错,安安静静的乐得清闲,他只能一次又一次的这样开导自己。

不过时间长了他也曾试图去融入集体,努力表现自己,然而却是徒劳,不管他成绩多么突出,长得多么帅气,在老师同学家长眼中他的存在感却是越来越低……

三天前,方宇十八岁的生日后,他发誓自己的存在感绝对跌到最低值:零!

也就是说这个时候的他哪怕站在一个人面前,如果不主动引起对方注意的话,对方会完全下意识将其忽略当他不存在,根本不会出现你瞅啥瞅你咋地这种事情,而且哪怕引起对方的注意了,稍微有点风吹草动打岔对方都会重新忽略自己……

自己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活生生的人啊,不是透明的,你们怎么就注意不到我呢?

这到底是哪个地方出了问题?

方宇意识到自己出问题了就一直在想这个问题,想十多年了也没整明白。

当三天前意识到自己的存在感跌到零的时候,方宇大胆的去大餐厅点了一大桌子菜,吃完直接拍屁股走人,他还大摇大摆进入黑赌场趁人不注意抓走了一把筹码……

霸王餐,黑吃黑,第一天方宇干了类似这两件刺激的事情,本来他还想去偷个银行之类的,想了想还是没有那个勇气……

然而第二天麻烦并没有找上门来。

第三天他去了那家餐厅把账结了,毕竟只是为了实验一下,并不差那么点钱,不过他结账的时候还反而搞得餐厅还莫名其妙呢,黑赌场抓的筹码方宇给扔河里了,这不是什么好东西……

所以,眼前老师同学‘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事情压根就不是事儿啊。

我特么直接成透明的了我!

这可咋整啊?

都说生命有重于泰山有轻于鸿毛,我这连存在感都没有了,轻于鸿毛都算不上!

话说我的生命算什么?尘埃?空气?

自己哪天要是挂了,全世界没有人会记得自己,甚至全世界都没有自己存在过的痕迹……每当想到这里,年仅十八岁的方宇内心就是一阵恐惧。

然而他却不知道要如何去改变自己的状况。

实在不行的话,难道要利用自己没有存在感的怪病搞点轰轰烈烈的事情出来?这样也总好过无声无息的当一辈子透明人?

十八岁的方宇已经在给自己未来人生做各种规划了。

要不然还能怎么样?自己现在都特么没存在感了,还谈什么未来?做什么事情都索然无味啊。

自己这存在感低是一视同仁的,父母都不例外,十六岁开始,父母就需要每天铃声提示,看手机备忘录才会想起自己还有个儿子这么回事了……

下课铃声响起,口干舌燥的老师停下讲课,同学们一窝蜂的冲出教师,中午放学了。

方宇是最后一个走的,没有人和他打招呼,没有人在意他,对于所有人来说,他和透明的没有什么两样,完全没存在感。

之所以最后一个走,是因为别人都当自己不存在,方宇怕被毛毛躁躁的同学撞倒在地,这是无数次的教训得来的经验。

孤零零的一个人离开学校,小心翼翼躲避人群,提心吊胆过马路,直到踏足距离学校三百米外的一套公寓方宇才算松了口气。

自己存在感为零,路上的行人车辆可不会顾忌自己,稍不注意被撞死在某个角落尸体长草估计都不会被人注意到!

这日子过得,如履薄冰啊……

站在门口,方宇琢磨了一下,房东是三个月还是五个月忘了找自己要房租来着?

算了,先吃点东西,改天给他亲自送去,人家也不容易。

值得一提的是,十六岁开始方宇就没有和父母住一起了,实在是每次回家父母看自己都跟陌生人一样的眼神让人伤心。

随便吃了点东西躺床上午休,方宇伸出一根手指头点在前方的虚空,紧接着,虚空如水面一样荡漾出一圈圈涟漪。

“那边,会是什么呢?”方宇看着扭曲的虚空喃喃道。

此时此刻,他有一个迫切的冲动,想要去‘那边’看看……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