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楔子

御书房

“弟妹,你来啦!”皇上东方辰逸急忙跑过去,拉住南宫舞的手。

南宫舞眼里闪过一丝厌恶。不着痕迹的把手抽了出来。“皇上,召见臣妇有什么事?”南宫舞特意把臣妇说的很重。

东方辰逸眼里闪过一丝不快,不过马上恢复说:“舞儿,这里没人,以后私下没人的时候你可以不用叫皇上,叫我逸就可以了”东方辰逸充满柔情的看着南宫舞。

这一声舞儿叫的南宫舞一身疙瘩,心里暗骂道:这个该死的皇上,真恶心,看我不好好整整你。“皇上,这不好吧,我是你的弟妹,这样有为常理的”南宫舞纠结的说。

“舞儿,没事的,我是天子,天下的女人都是我的,舞儿只要你跟了我,我保证你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比你和那个草包王爷好多了,他虽然好看,但是只是个没有权利的王爷,什么也满足不了你,更不能像朕一样夜夜宠幸你”东方辰逸说着已经向南宫舞的手摸去。

南宫舞勾起一抹嘲笑,东方辰逸只当是高兴的笑,以为南宫舞同意了。伸手要保住南宫舞南宫舞巧妙的躲了过去,“皇上,不可以这样,我是你弟妹,古人有云出嫁从夫,一女不侍二夫”南宫舞焦急的哭了起来,其实心里在想:死猪头,来吧,一会就让你知道野花不可采。

东方辰逸看到南宫舞哭了,焦急不已,连忙安慰道:“舞儿,别哭!跟我在一起有什么不好,比草包王爷好多了,我许你皇后之位”东方辰逸心道:哼,在不识相别怪我用强的。

南宫舞心中十分不耐地忍受着东方宸逸的自夸。突然,她感受到一丝熟悉的气息渐渐近了,她眉头一皱:“皇上,您就让臣妇离开吧。”。不能暴露自己会武功,哼!东方辰逸算你幸运,姑奶奶我今天饶了你,下次再敢吃姑***豆腐,小心我让你不举。

东方辰逸没有耐心了上前一把抓住南宫舞:“舞儿,你逃不掉了,你没发现这屋子很香吗?我放了烈火青春,如果你不和男人行夫妻之事,就会肠穿肚烂。你就从了我吧”说着便把南宫舞抱进屋里。

南宫舞欲哭无泪,早知道不那么贪玩了,弄得既要失身又要暴露武功。

你大爷的如果本姑奶奶今天有幸逃出去,我定要你终生不举。

东方宸浩刚从幽冥宫回来看到南宫舞进皇宫,不知道为什么就跟了进来,在房顶上偷看屋里的一切,眉头顿时紧缩,听到衣服的撕裂声,南宫舞呜呜的哭声,东方宸浩一阵烦躁,不知该不该救,如果救了了幽冥宫从此就和皇家结上了仇恨,对自己没一点好处。

东方辰逸口吐鲜血大吼道“你是何人,这里是皇宫,你敢打伤朕,朕要诛你九族。来人抓刺客!”

东方宸浩看都没看东方辰逸一眼,就用轻功飞出宫外。本来南宫舞想等东方辰逸最脆弱的时候打昏他,如今看来不用自己出手了,看着东方宸浩的双唇好想吻上去,说着就把双唇凑了上去。南宫舞在东方宸浩的怀里不安分的动着,“烈火青春”发作了。

一室旖旎风光,月儿娇羞的躲到云层里。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