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马家的分支

第一章 马家的分支

我叫马小茄,是s大的一名学生。听到这个名字,脑洞比较大,喜欢看鬼故事的朋友应该能够联想到另外一个著名人物,马小玲!

没错,听说我家祖上的确是驱魔龙族的分支,当年的名头可是响当当的。

以上是我大伯,马大金和我说的原话。

只不过对此,我嗤之以鼻,拜托,现在都是21世纪了,科学昌明,谁还信这些东西?

到了现在,我和大伯赖以生存的工作,就是职业哭丧人。

哭丧人是一门低调并且古老的职业,别看只要哭就行了,要求可不少,起码,你要能哭,眼泪说来就来。

我这个人品行质朴勤俭,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不追星不赶潮流,拥有中国人民最坚持的品格——贫穷。

如果你在s大里看到一位扎着马尾,穿着洗的发白了的牛仔背带裤的长相清纯女学生,那个人就是我,马小茄。

“喂,小茄!你上次欠我的钱,什么时候还啊?”

说话的这位女波霸,是我的死党,汤波波。

望着死党波涛汹涌的某处,我吞了吞口水,一脸讨好地笑道:“波波,再给我一点时间,这几天刚好有个朋友介绍了个角色,晚上我就去片场试镜!”

我的兼职就是跑龙套,时代在进步,我们哭丧人的工作机会比起以前来说,少了许多,一个月也接不到几次活,这不,s大附近刚好有个空山影视城,空闲时间,我就跑到影视城里找兼职。刚有个适合的角色。

汤波波抚了抚一头精致的大波浪,翻了个极其不优雅的白眼,说道:“小茄子,那些个死鬼角色,你少接点,省的自个倒霉。”

汤波波的话怎么能信呢?

“你小心点,最近s大附近,可不太平。”我看汤波波说的八成是空山市最近有名的色狼猥亵案,不过我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的,有什么好担心的。

下午没有专业课,拜别了好友,我骑着自己那辆凤凰牌自行车,慢悠悠的来到了片场。

“刚哥,今天又要麻烦您了。”谄媚的对刚哥笑着,我自发的把自己的道具服拿出来。

“诶诶诶,马小茄,你怎么又来了?!不是和你说了,没有我的通知,不准过来吗?”

说话的男人一口黄牙,国字脸,满脸横肉,戴着一顶鸭舌帽,说话粗声粗气的。他是空山影视城的地头蛇,也做专门负责给剧组送龙套演员的生意,抽成百分之七十,他七我三,真狠,黑心商人。

“刚哥,最近手头有点紧,那个,您通融通融,我保证,这次再也不乌鸦嘴了!”好嘛,上次有个剧组在这里拍戏,我看有个长相英俊的男人,头顶黑云,于是和他多说了几句,希望他最近能够小心点,以免有血光之灾。

得,转眼,这家伙就被吊灯砸到了脑袋,送到医院救治了。听刚哥说,这个男人还是啥啥影视公司的一哥。

嘿,这种一哥,平日里我怎么会遇到吗?还不是因为那天女厕所人太多了,挣扎着,我跑到了男厕所,才碰到了这位倒霉的一哥。

“刚哥,您别生气,这回我一定守口如瓶,一点废话都不说,乖乖的躺在那里装尸体,这样可以了吧?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上次的鲁莽之举,以后,我再也不会胡言论胡妖言惑众了!”我举着手发誓,刚哥终于被我的真诚之心感动了,不耐烦的扔给我一套假发,抽了一口中华烟,说道:“这次,就给老子乖乖的躺着!就算地震了,你也别起来,知道不?”

我点头如蒜,连忙接过头套,急急忙忙的套在了自己的头上,嗬,混合着汗液的臭味和体臭味的头套,就像是大伯的臭袜子,我在刚哥杀人般的视线下,走出了化妆间。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