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无名的白龙

1 无名的白龙

白河从壳里钻了出来,看着碎了一地的蛋壳,几乎就一句妈卖批脱口而出。

之所以是‘几乎’,是因为在开口的刹那,他就发现自己的喉咙被什么东西卡住了。

蛋壳里钻出来让他非常难受,缺氧让他有种想死的感觉,

眼前出现的巨兽更是让白河陷入深深的震惊。

这是一条通体银白色的恐怖异兽,面甲光滑而带着金属质感的浅灰色,骨质支撑的双翼下带着尖刺,锐利而光滑的甲壳,纤细有力的尾巴在光滑如镜的冰面上滑动着。

它正冷冷地看着从蛋壳中爬出来的生物,目光是怪异的审视。

……

龙。

几乎没有过多思考,白河突然就认出了眼前的生物。

这不就是他在玩DNDol时候组团推的那条boss白龙吗?

白河皱了皱眉,一点灵光一现,脑海里的一团乱麻终于有了些头绪、

他晃了晃脑袋,想起来昏迷前的事情。

他当时在干什么来着?好像是dndol的副本,对了,那个坑人的队长。

白河还记得那个自诩资深滥强的队长,以当时团队平均3、4级的新手等级,偏偏要来挑平均CR(挑战等级)高达8的冰霜洞穴副本,结果看到关底一条12级的成年白龙瞬间傻眼。

还好这团长并非完全吹牛,指挥得当,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全团死得只剩一小半人才将它推倒,正相互吹比捡尸体的时候,这白龙的老婆从洞里钻了出来,一个寒气吐息就把剩下这几个残兵败将吹成了麻瓜。

怎么过关的?

白河穷思苦想,忽然想到当时几个人狗急跳墙,在死得就剩一个的时候把这母龙的HP打到了20点以下,以他仅余的机会,需要二十面骰丢出一个20以出现暴击伤害,然而正在系统丢掷那个斗大的二十面骰的时候电脑突然断电,他也就昏了过去。

……

这就穿了?

白河看到眼前这条白龙身上几处冰冻住的巨大伤痕与身下的血迹略感懵逼。

随即就是不寒而栗。

这……这是穿越到仇人嘴皮子底下了。

等等!

她为什么不直接攻击?

我从哪里钻出来的?

白河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就看到了那几片破碎的巨大蛋壳。

他有些迟缓地低头,就看到还带着粘液的鳞片和细嫩的爪子。

……

这种情况是……

我……变成龙了?

短暂的延迟之后,一种奇特的荒谬感在白河脑海中翻滚。

是因为没有丢出二十点,所以要穿越到这里给这白龙当蛋?还是丢出了二十点,被白龙所诅咒?或是说没有道理,就这样变成了龙蛋?

好吧,我真的变成龙了。

荒谬的情绪过去,白河环顾了一下四周的环境,接受了这个现实。

然而当他看到母龙的怀疑眼神时候,白河意识到了危险。

自己的表现似乎和通常的幼龙不太一样,很显然,有点过火了。

……

白龙安格达拉莫仔细地端详着破蛋而出的新生儿,态度十分之犹疑。

虽然是五色龙中智商最低的龙种,然而到了安格达拉莫这个年龄段,智商和判断力已经足够和智能一般的普通人相比了,不过距离睿智这种形容词还有些远。

安格达拉莫生出的白龙也有三四窝了,对于龙的生产这门技术也有了比较成熟的经验性总结,因此眼前这条雏龙的一些异样引起了它的疑惑。

首先是这条雏龙的体形,刚出生的白龙幼崽体形也不过与野狗仿佛,这条白龙的大小没有超出这个范围,顶多算是比较巨大的狗罢了,但却有一点极为突出——它的脑袋足有寻常雏龙的两倍那么大,安在粗壮的脖颈上面,显得这条新生雏龙上身很是强壮。

但这也可能是一种畸形,另外,这条雏龙到现在还没有喊出自己的真名。

对于龙类而言,刚出生之际喊出真名是一个很重要的仪式,这意味着它成功接收了龙类传承魔法中传递下来的知识,并找到了父母为自己取下的名字,这意味着雏龙得到了提亚玛特的承认,而没能成功接受传承的雏龙,则就会成为思维混乱的失败品,沦为退化体。

迟迟不喊出真名,又长得疑似畸形,莫非就是个退化体?

……

安格达拉莫深深地陷入犹疑,心中已有判断,却仍然下不定决心。

六个龙蛋目前只生出了一个,真龙的孵化率一向不算太高,即使蛋中仍然有生命气息,却不保证雏龙一定能够破壳而出,是不是再等一等呢?

雏龙灵动的视线也让安格拉莫达有些迟疑,她的智能已经足够分辨出灵动这种与众迥然的气质,然而这也并不足以让她彻底下定决心。

再等等看,或许只是喉咙卡住了。她没有察觉到自己无意中意识到了真相。

不过哪怕她知道了真相也没什么鸟用,传承记忆被异界灵魂覆盖的雏龙既不会喊真名,也意识不到有喊真名的必要。

下了决定的安格达拉莫决定等待,等待的期限是下一个蛋孵化。

白河有点急了,他是真急,意识到自己可能引起了母龙怀疑的他疯狂地上窜下跳着挠起了嗓子,他清晰地感觉到有东西卡在那里,不让他说出话来。

白河对白龙的智商不抱以期待,按dndol的设定,白龙是五色龙中体形最小、智力素质最低的一类,所谓脑残儿童欢乐多,如果不能尽快忽悠住她,天知道这条母龙会干出什么来?

他心急之下一时没意识到自己不懂龙语的现实。

马上他的不详预感应验了,当第二枚龙蛋的蛋壳就在这时破开,一条体形明显小一号的雏龙清亮地龙吟出自己的真名时,母龙看白河的视线陡然间不善起来,她张开大口,叼着毫无反抗之力的白河的脖子,四爪在冰窟的地面上溅起片片飞雪,在高山上的巢口处张开嘴巴,白河如同腾云驾雾一般,重重跌在山丘下的积雪上。

她看着从雪地中冒头的雏龙,发出警告的咆哮声,如同女王一般返回了巢穴深处。

……

这是……驱逐?

白河愣了几十秒,身上的疼痛稍稍褪去,有些失落之余也有些庆幸,如果母龙的选择不是驱逐而是吞吃,那这条龙生恐怕还没开始就gameover了。

可是自己这么一条二手的雏龙,又该怎么在这冰天雪地中活下去呢?

周围只有咆哮的冰雪和狂风围绕着白河,人类在这种环境中毫无疑问会冻伤乃至冻死,然而此时寒风吹过龙鳞,却没有让他感到任何不适。

他还没从雪中站起来,就感到头顶一阵风声,下意识的一抬头,便看到另一团白花花的东西啼叫着从天而降,带着一片雪花俯冲下来。白河还没反应过来,就在碰撞声中砸了个晕头转向。

片刻之后两个小龙头从雪窝里钻出来,相互对视着大眼瞪起了小眼。

……

“对于未能继承龙族智慧的退化体雏龙,大冰川的白龙会将这些可怜的子嗣驱逐出巢穴,真是一群无情的生物啊。”——《安塔斯龙类研究》阿尔塔德。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