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远别九州

第一章 远别九州

吴晨曦第一次坐飞机,就是离开生养自己的土地,透过狭窄的舷窗,底下那座熟悉到血脉中的城市越来越小,直到消失无踪。

“昀姨,我还能回来么?”他漫无目的的轻声问道,但眼睛却依然透过舷窗凝视着脚下的大地。

“公子,未来还很长远?”在他身旁,一名身着黑色风衣的长发中年女子缓缓说到,声音中透着丝丝怜惜。

晨曦有些不舍的收回目光,疲惫的闭上双眼,倚在柔软的椅背上,却无法安眠。

江浙吴氏,上可追溯到西周时期文王姬昌的两个兄长,血脉可谓华夏正统。但伴随着神州大陆几千年动荡,信仰也好、血脉也好不知在战争的硝烟中还剩几何。与之一同湮没的,还有华夏无数上古时代的秘密,而有些秘密却被一些源自上古的家族一代代艰难的保存下来。

四千年过去了,神秘的传承在黑夜中延续,但为了保存传承,千年的家族却在时间的流逝中慢慢畸形,逐渐进化出了独特而残酷的生存法则。

两天前,晨曦还以江浙吴氏下代继承人的身份享受着无以复加的尊荣。但随着他的父亲,也就是现任吴氏家主吴莫雷的意外失踪。只一夜之间,他便不得不远离九州,避难他乡。身边仅剩一名忠仆,再无其他。

“未来么?呵呵,也不知‘保嫡令’的约束对他们而言还剩几分?”半晌,晨曦喃喃自语道。保嫡令,源自宋元交汇时期,特别是崖山一役后,随着汉族势力的急速缩小,几个古老的家族为了保存香火制定这样一条内部相争不得斩尽杀绝的规定。但实际上,它的约束力自产生之初便不过只是面子文章而已。

“就算没有‘保嫡令’,只要大爷的情况一天不得核实,他们便不敢把事儿做绝!”被晨曦称为昀姨的女子悄声说道。

“不敢?哼,只是父亲的底子还没被他们完全占据罢了。族老会那帮人本就不可信任,也不知到底给父亲安排了什么任务,希望他平安才好!”想到那个一直为自己遮风挡雨的强壮背影,晨曦心里隐隐作痛。在那个充斥着阴谋算计的老宅里,那是他心中唯一的阳光,父亲失踪了,让一向睿智的晨曦充斥着慌乱与紧张。“老爹,不管你在哪儿,我都会找到你,到时候,咱们再也不回那个阴冷的家……”

连日的劳累下,年方十六的晨曦再也抵不住袭来的倦意,沉沉睡去,似乎还能在梦里重温和父亲在一起的日子。

王昀终于长长的嘘出一口气,看着那张稚嫩的年轻脸庞舒展开来,她心中一块大石终于落地。“大爷,希望你的做法都是对的吧!”她小心的摸了摸缝在衣服里的文件,自言自语的轻声叹道。

格拉斯顿,位于岛国英格兰的西南部德文郡,作为英伦岛国最古老的城市之一,亚瑟王的传说为这里渲染上一份神异的色彩。受托尔金和罗琳作品的影响,晨曦一直觉得,英国的广袤原野总像是一片处于神话中的世界。脚踏实地之后,他便更是确认,这样的环境天生就应该是巫师纵横、巨龙飞舞的世界。

他有些好奇的看着眼前这一大片有些衰落的庄园,破败的屋舍,长满杂乱荆棘植物的庭院。目光越过那不知是何年月修筑的四层楼宇建筑,后方一片粼粼的光影。他知道,那应该是水面的折光,看这规模,水域的面积似乎还不小。

“父亲还有英国的私产?”晨曦奇怪的问道,在他心里,那个严肃的男人眼里可揉不下半点儿沙子,对置办私产之类的事情一向是深恶痛绝的。

“这是清军入关时置办的产业,听说当年很多人都害怕元朝的事情重演,便在海外置办了一些产业做后路。这应该就是您这一支的先祖购置的。只是这些年来一直荒废着!”王昀把衣服里的文件取了出来,那是一份羊皮纸契约,纸张已经有些斑驳,看起来保养的很是不好,不过字迹倒还清晰,尤其是下方的印章。一枚方印很明显是自己祖先的手笔,另一枚刻画着圣杯的纹章应该是英国贵族的家徽了。文件看来很不受重视,也不知父亲是从哪里翻找出来的。

晨曦接过这份古老的契约,“这东西还有效力么?”他疑惑的问。

“当然,潘德拉贡家族在这里的地位是无可动摇的。”

他低头又打量了一下那枚圣杯家徽,“又是一个隐世的家族么,不会真和亚瑟王有什么联系吧?”

“谁知道呢,都过去这么久了,反正他们自己认为是也就是了!”王昀有些无所谓的回答道,她拿着一串锈迹斑斑的钥匙,想要把那破旧的大门打开。这种庄园式的豪宅往往远离城市,英国人口分布不太密集,除了时间,倒也没什么对这庄园进行过破坏。

晨曦有些无奈的从一旁断裂的院墙绕到院子里,制止王昀的无用功。“看来我们需要雇佣一些人手?”他说。

王昀有些失落,房契是晨曦父亲在失踪前交给她的。没想到事发如此突然,一心想要带着晨曦尽快逃离国内的她甚至还没来得及提前过来看看。她是晨曦母亲的侍女,在女主人去世后便像母亲一样把晨曦带大,两人的感情无疑很是深厚。想到把这个还没成年的孩子带到这样一个破落的地方,心中便满是自责。

“昀姨无须感伤,想来父亲把我们安排到这里也是有目的的,至少安全不是么!”相处经年,晨曦对王昀了解甚深,这个行事果决的女人一旦遇到关于自己的事情就会变得关心则乱。他心里敬重她,不想让她有一丝的为难。但至少现在看来,自己那位没什么细节观念的父亲还是给两人留了一份大大的难题。

要知道,他们可是在逃亡期间,为了掩藏踪迹,不光出国的身份什么的一应是假的,有迹可循的资产也一分未取,所以,两人面对的最大的困难就是,他们没钱了。

两人艰难的穿过荒芜的庭院,可谓饥寒交迫,不过晨曦还是很开心。比起江浙那个阴森森的家,这里虽然荒芜,但却拥有希望,至于物质上的困难,比起精神上的磨难总要好多了。

王昀也边走边打量,希望可以找到点有用的东西。两人如此平安顺利的来到这里,有些出乎她的意料,看来莫雷一早便做出了安排,至少两人的安全应该没什么问题了。说不得还有接下来的惊喜也不定,不过想到那个粗线条男人一向的处事方式,她又有些自嘲的笑了笑,把这个想法抹去。

所谓望山跑死马,一眼可见的大宅看似近在咫尺,但两人气喘吁吁的站在大门处的时候,终于切身体会到这所庄园的面积。太阳早已沉下,破败的大门在月光下显得有些阴森,但看起来却异常结实。

王昀继续低下头来翻找手中的钥匙,晨曦则是好奇的四下转转。寒月初升,整个庭院被渲染上一层魔幻的色彩。一点寒光在他眼前闪过。晨曦不由好奇的走向大厅侧门的位置,那里是闪光的来源,拂去蔓延的荆棘藤蔓,一个同四周格格不入的崭新金属门出现在他的面前。

“昀姨,快来看……”晨曦喊了两嗓子,声音在庭院里回响,显得尤为空旷。王昀来不及收拾手上散漫的钥匙便一路小跑的跟了过来,待她看到眼前的新门的时候,不由得想到了什么。她从钥匙串里找出一枚崭新的钥匙,利落的开门,门后的景象让两人有些惊喜。

不同于门外的荒芜,门内虽说也有些破落但还是看出来被收拾过。两人迈步进入,虽然空间中有一股腐败之气,但总归是温暖了许多。晨曦摸索着按下电灯开关,昏黄的灯光点亮开来,房舍的风貌也出现在两人面前。

传统的巴洛克风格建筑,搭配着简陋的电灯,看来房子本体建筑的时候是没有考虑电路这些东西的,而晨曦的父亲显然也没有花费心思去摆弄。陈旧的装饰和家具带足了岁月的气息。但多少有些整齐的摆设还是证明这里在前不久有人生活过。穿过昏沉的走廊,迎面才是联通正门的门厅。不过这里显然才是房子本来的样子。破烂的家具胡乱的堆叠在角落里,密布的蜘蛛网从高高的穹顶上垂下。看来,他父亲只打扫出了几间侧门边的区域以作居住而已。

身心具疲的两人没有继续探索的意思。反身又重新回到侧门入口处,在那里找到几间勉强可以住人的屋子。虽然看起来简陋,可日常所需的卧室、厨房等等却也一应俱全。

“这应该是当时仆役们的生活区域,不过你父亲采购了足够的生活材料,也够我们暂时先安置下来了!”王昀走了一圈缓缓说道。

晨曦嗯了一声。有些随意的走进面前的卧室,破旧的房屋地板发出吱呀的声响,陈设简单,只有一床、一桌、一椅。但床上却放着一些被褥和衣物,晨曦走上前解开表层的透明隔尘膜,看着这些自己熟悉的衣物有些发呆。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