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雨一直下

第一章 雨一直下

时间:某年某月某日的某个下午。

地点:百慕大某海域。

气候:阴雨。

人物:休假旅游的非著名外科医生袁方及龙套甲乙丙丁。

事件的起因:袁方往海里吐了口痰,海盗出现。(两者之间有没有什么关联还需考证)。

事件的经过:海盗洗劫游轮,有目的的绑架少数富贵游客,并遭受安保自杀性武力反抗。袁方为求自保,迫不得已挺身而出,救治手臂中枪的妖艳美女海盗头子。

事件的结果:美女海盗安然无恙,袁方面临兔死狗烹非人道主义活体海葬,因他没有任何经济价值。

甲板上,迎着并不猛烈的风雨,袁方双腿微颤,用家乡英语再次强调:“我是医生,你们会用得上我的,你们不能这样对我。”美女海盗阴阴一笑,指着不远处靠近的快船,表明他们自己的医生就在那里,缓缓走向甲板边缘的袁方。

袁方的心沉到脚底板,他想反抗,但他不认为自己能快过海盗手里的枪,现在他有两个选择,一是被海盗轰成筛子再丢进海里,二是直接被丢到海里,这个就像是死后被鞭尸和直接去死的选择差不多,袁方很明智的选择了后者。

几近绝望中,袁方用汉语对海盗柔声说:“小娘们儿,算你狠。”说完,往船舷方向挪了挪。袁方是这么想的,就算被踹下海也得找个相对合适的角度,不然刚掉进海里就被游轮撞死那就太悲剧了,而且那种死法也不够帅气,不是他的风格。

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几乎压在海面的乌云突然剧烈翻滚起来,其中电光闪动,紫焰翻腾,所谓云中雷火,流焰虚空,差不多就是这个样子了。

与此同时,前方不远处的海面出现一个巨大的漩涡,非常之突兀,就好像它早就存在一般,但之前却没有任何人发觉。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所有人惊骇不已,袁方眨巴眨巴眼睛,满心震撼的同时也看到了一丝希望,因为正在赶来汇合的海盗船被漩涡吸扯,撕裂,眨眼间消失无踪。

游轮紧急转向马力全开,袁方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咧嘴对美女海盗勉强一笑:“现在,你们的医生不见了,我是不是......”还没等袁方说完,美女海盗气急败坏又毫不留情的一脚将其踹下游轮,身体下降的瞬间,惊恐万分的袁方耳中全是风声雨声和海盗们歇斯底里的咆哮与惊恐不安的祈祷。

海水冰冷,海浪汹涌,号称比裤衩游得还快的袁方手炮脚蹬压力倍增,身体不由自主的随着急流涌向巨大漩涡,袁方以各种花样游泳动作勉强保持身体没有下沉,但那股巨大的吸引力根本无法挣脱,最少袁方做不到,他彻底绝望了。

人生就快走到尽头,袁方舍不得就此结束他并不精彩的一生,可他却摆脱不了命运的安排,现在只能听天由命。

深秋的海水冰冷刺骨,袁方的身体僵硬无法动弹,随着漩涡在海面起伏旋转,不断接近漩涡中心。

就在袁方感觉身体就快被撕裂的时候,异变再生,漩涡中心突然出现一个黑球,并以难以想象的速度急速扩张,不断变大、扩散。

黑球的食欲无与伦比,瞬间吞噬了海水,吞噬了空气,吞噬了光明,吞噬了雷雨,吞噬了整个世界,也包括比蛤蟆还要渺小的袁方。

凉爽的海风吹过海面,带走酷夏的炎热,裹挟着丝丝细雨轻轻拂过海面,远处的沙滩一片金黄,此时,原本祥和平静的海面却发生着并不平静的一幕。

距离沙滩不远的海面突然沸腾般翻涌,就好像有怪兽就要浮现一般,接着,碧蓝的海水变得漆黑,随即再次恢复本来的颜色,海水恢复平静,唯一不同的就是海面多了一具赤A裸的身体。

袁方以狗刨式泳姿浮在海面,此时的他还在蒙圈之中,刚才还阴云密布,一眨眼就风平浪静了,茫然四顾,漩涡呢?游轮呢?海盗呢?沙滩,为什么会有沙滩?难道刚才是做梦?还是被漩涡卷到了岸边?袁方满脑袋都是问号。

大海是危险的,除了海盗还有鲨鱼,袁方不敢久留,一边游向海滩一边暗暗庆幸自己没做过太多亏心事。

越接近海滩袁方心里的疑惑越重,这如画般的美景,为什么一个游人都没有,远处也没见到度假村的身影。

借助海浪的推力,几乎筋疲力尽的袁方终于被拍在沙滩上,软趴趴的望着雨后天边的彩虹感慨不已。

半晌,恢复了些许体力的袁方起身四顾,想找个人询问此地何地,顺便要件衣服遮羞,他现在可是一丝不挂,总不能光着屁股到处跑不是。

等了半晌也不见有人过来,一咬牙,袁方走向海岸深处的沙丘,打算居高临下一览众山小。

路上,袁方找到一块红领巾形状的海藻,犹豫半晌,不知道是应该用来蒙面还是当做兜裆布遮羞,还好,沙滩上有不少贝壳,找了块合适的扣在裆部,解决了底线的燃眉之急。

介绍一下,袁方,今年二十六岁,一米七五的身高,身材消瘦甚至有些孱弱,五官方面除了浓眉大眼、鼻直口方之外实在没什么好说的了,说白了就是大众脸,更谈不上帅气,二十一岁时他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某医学高校,之后在某家医院急救中心就职,经过这些年的磨练和经验积累,如今已经是一名出色的创伤外科医生。

沙丘上,袁方张大嘴巴满眼的茫然和惊骇,沙丘的另一边完全就是另一个世界。近处是一片不算茂密的椰树林,稍远的地方绿草茵茵,一望无际,更远的地方青山林立,满山苍翠,山下碧波荡漾,满池碧水,水中有鱼,也许没有,总之一句话,山青水绿,景色迷人,就好像画中仙境一般。

手搭凉棚极目远眺,小路的尽头隐约几缕青烟袅袅,袁方大喜,快步冲下沙丘。到了陌生的环境,警惕之心必不可少,经过椰树林时,袁方先是给自己弄了一身绿色环保的装束,用树叶做了个裤头,又像原始人一样找了根棒子防身,有了装备心里踏实了不少,就是脚有点受不了粗糙的地面,每走一会就得停下揉揉。

小路崎岖,袁方走走停停,出了树林没多久,岔路方向有身影晃动。袁方警惕之心大起,用手里的棍子驱赶草丛中可能存在的蛇虫鼠蚁,潜伏在荒草中遥遥观望。

不是袁方胆小,这人生地不熟的谁知道会遇到什么人,万一这里是海盗的老巢,他要是这么直不楞登的过去那不是自投罗网?

来人越来越近,身影越发清晰,袁方偷偷打量,来者是个六十来岁的老头,头戴尖顶草帽,鸠形鹄面,一身青色长袍,脚上一双厚底布鞋,身后背着竹篓。

看样貌,尨眉皓发,眉梢一缕长丝垂下,双眼深邃有神,鼻子中正挺拔,嘴唇微厚,胡须整理的一丝不苟,面容淳朴祥和,让人生不出半点恶感。

老者来到袁方藏身处不远停下脚步,轻蔑一笑:“出来吧,早就看到你鬼鬼祟祟的,你是什么人?”袁方的大脑陷入一片混乱,这老头怎么会是这样的打扮,而且还一口流利的汉语,难道不知不觉间已经飘洋回国了?没有省下机票钱的喜悦,袁方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老者见袁方死赖在草颗里不出来,冷笑一声,从背后竹篓里摸出明晃晃的柴刀指着袁方:“你是打算自己出来还是让我动手逼你出来?”

既然藏不住了,袁方索性站起身,丢掉手里的木棍高举双手,满脸赔笑:“老人家,别误会,我就是想打听一下这里是什么地方。”

老者撇嘴说:“问路?问路有躲在草颗里问的吗?还拿着棒子,我看你是劫道的吧?”说话间,老者上上下下打量袁方,最后被袁方另类的打扮给逗笑了:“小子,你是哪来的?”

袁方觉得老者不像是坏人,老老实实的回答:“我从海上来,姓袁名方字墨渊,事情是这样的。”接着,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并希望老者帮忙联系当地政府和自己的朋友,他现在身无分文,想要回去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老者能看得出来袁方没有说谎,看向他的眼神却充满了同情:“小子,把你身上那些乱七八糟的丢了。”袁方愕然,下意思捂住裤裆,眼神瞟了地上的木棍一眼,警惕的看向老者,心中暗暗衡量双方的战斗力,不管怎么说,想要劫色他绝对誓死不从,就算打不过也要拼死一搏。

老者撇了袁方一眼,放下竹篓翻出一件同款长袍和一双草鞋丢给袁方:“听你的语气应该是个读书人,穿上吧,这个比你那些乱七八糟的强多了。”袁方翻了个白眼心想:‘读书人有穿成我这样的吗?’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