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穿越时空

第一章 穿越时空

澄澈的天空上飘着轻絮一般的白云。

微微的风拂过,谢然觉得整个人都清爽了。她摘下自己的太阳帽,手持单反,见到什么都大惊小怪,从各种角度抓拍。

这让过路的村民们觉得很不可思议。

城里人的爱好就是独特,那堆野草有什么好看的?那些杂七杂八的树枝有什么好拍的?这些其实都还能接受,但那姑娘兴致勃勃对着一堆新鲜的牛粪拍了半天,该不是脑子不好使吧。

其实阿朱也很鄙视谢然,不时地要跟她拉开点距离,以表示跟她不熟。

这是个位于大山中的小山村,在难得的假日里,谢然与阿朱果断放弃了人挤人的著名景点,爬了一整天的山路,来到这个小山村。

她俩在的城市只是个小城市,没有大城市该有的繁华,却有大城市必备的脾气,雾霾天气一点也不少。此时来到这样一个空气清新的地方,谢然觉得自己的肺遇到了天堂。

晚上,谢然吃了土色土香的竹筒饭,看着窗外闪亮的星星,突然萌生出了出去散散步的想法。她不怀好意地望了阿朱一眼。

阿朱被她盯得一激灵。

谢然眨巴着眼睛:“好阿朱,你陪我出去走走嘛,我想去散散步。”

阿朱打了个饱嗝,揉了揉肚子:“我晚上吃得太撑了,走不动啊。再说了,小山村又没什么夜市,没什么好看的。”

谢然说:“咱们好不容易来一趟,连夜景也没看到,太不划算。再说了,你吃那么多还不运动,小心长胖!到时候你男神见你肯定都躲着走!”

阿朱忍住一脚踹去的冲动,被谢然一路拽着出了门。

风吹着树叶,发出“沙沙”的声音。

谢然跟阿朱在街道上走着,这个小街居然还有几家在营业,近年来,过来旅游的人变多了,小山村也在与时俱进。

谢然随意走进了一家店。

店里挂着一些很精致的手工品。

一位婆婆正聚精会神地看着电视,电视样式很老,还竖着天线。

阿朱也凑上去看。

倒把婆婆吓了一跳,她抬了抬老花镜,见来了客人,招呼道:“随便看看。”

谢然在橱柜里看到一只镯子,花纹很是特别,古色古香的,挺合谢然的口味。

她就问婆婆:“婆婆,那个镯子,我可以看一下么?”

婆婆头也没回,摆摆手说:“自己拿吧。”

谢然小心地将镯子拿出来,这镯子手感很不错,像是用什么金属做的。她讲镯子戴在手上试了试,镯子居然还有些温度。

她立刻就喜欢上了。

婆婆回头看了一眼,抬了抬老花镜:“喜欢那个?”

谢然点头,只是心中略有些忐忑,这镯子看起来应该值不少钱,不知道自己的荷包能不能承受。

婆婆点头道:“那你就拿去吧,这镯子不要钱。”

谢然很惊讶:“这怎么行呢?”

婆婆说:“这个镯子是一个僧人放在这里的,说要给它找个有缘人,你既然一眼相中了它,就是它的有缘人呗。”

谢然顿觉受宠若惊,与阿朱一块走出去的时候,还不敢相信。

阿朱端详着这镯子,也试着戴了戴,说:“看起来没什么特别的啊,被婆婆讲得那么神秘。”

谢然说:“谁知道呢?我总觉得,戴上这个,就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像这个本来就是我的东西。”

阿朱哈哈大笑:“婆婆随口哄你几句你还当真了,时间也不早了,赶紧回去吧。”

等她们走了之后,婆婆的眼睛终于从电视上移开,露出一个如释重负的笑容。

谢然与阿朱躺在小旅馆窄窄的床上,很快就睡着了。

等她们睡熟后,镯子忽然发出了一束柔和的光,将谢然整个笼起来,光线闪了闪,又慢慢淡下去,床上的谢然却不见了。

谢然朦胧间,觉得自己的脑袋发涨,口渴得厉害。

等了一会儿,好像有人在喂自己喝水,动作特别温柔,谢然觉得有些奇怪。

喝完了水,她觉得好受些了,她慢慢睁开了眼睛。

她看见了一件古色古香的房间,一个穿着古装的女孩,梳着双丫髻,看起来就像是电视剧上的丫鬟。

谢然一惊,赶紧揉揉眼。

那女孩见谢然醒了,喜极而泣:“小姐,你终于醒了,你吓死奴婢了!”

谢然却被雷得外焦里嫩,这姑娘是电视剧看多了?

她没接话,环顾了这个房间,心里有些隐隐的慌乱,这里是不是哪个村民的家?可是自己不是跟阿朱挤在小旅馆睡觉呢嘛。

难道自己是被掳来的?那,阿朱去哪了?

她急忙问那女孩:“阿朱呢?”

女孩疑惑地看着谢然:“小姐,阿朱是哪位?”

谢然急得不行。

“就是跟我一块的那个女孩,你们,到底是谁,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雁回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小姐是不是睡迷糊了,这说的什么自己一点也听不懂啊。

她担忧得声音都变了:“小姐,我是雁回啊,您怎么了?”

谢然心中浮上一种猜测,她一边安慰自己,一边有些颤抖地问:“这是哪儿啊?”

雁回眼圈红了一圈:“这是谢府的庄子,老爷和夫人整日为您担心,小姐啊,你可不能做傻事啊。”

雁回的回答一点一点地印证着谢然的猜测。

据她说,这里是名为南陆国的国家,谢然是谢府的小姐,还有个哥哥和几个庶姐庶妹,而且这是以武为尊的大陆,居然可以修炼。

父亲是中书大人,母亲是一位富商之女。

照这样说,自己是穿越了?这怎么可能嘛!

谢然瞥到桌子上有一面镜子,便让雁回拿过来。

镜子是铜镜,虽然照得不清楚,但镜子里是自己本人没错啊。难道雁回其实是个妄想症患者,也许还有更多人,他们将自己掳来,骗自己是穿越了?

谢然越想越觉得有可能,她狐疑地看着雁回。

雁回被她看得一抖:“小姐……”

谢然这会儿镇定下来,紧紧盯着雁回的眼睛:“我告诉你,你别想蒙我,我可是学过心理学和法学的哦,你们这是限制他人人生自由,是犯法的!你最好尽快说实话,放我回去。”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