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初梦

第一章 初梦

夏日的午后总是充肆着炎炎烈日的味道,路边的青草味道,残余的晨露气息在空气中弥漫,夏日的记忆大概也是由这些味道沉淀所留下的吧。

卓家的别墅外,身形瘦弱的女人紧紧地牵着一个小女孩的手,静静地站在巨大的铁门之外等候着,等候着那道门的开启。

第一次看到这么漂亮的房子,小女孩很是好奇,仰着小小的脑袋,她细细的打量着那耸立在丛林之中的城堡。

那是只有在童话里她才能看到的城堡:宏伟,美丽,壮观,她好戏喜欢这座城堡,多希望她也能成为城堡里的公主。

铁门终是打开了,缓缓的开门声,沉闷而严肃。

从城堡里走出来的是一位身穿粉色正装的中年女人。女人看见她出来,急忙拉着小女孩的手向她迎去。

女子在跟中年女人说些什么吧,声音很低,女孩听不太清楚,她只是看见牵着她的女人脸上谦卑而焦急,而那名穿着粉装的女人却是一脸冷漠。

不知她与那中年女人说了些什么,中年女人的注意力转向了小女孩。

小女孩被她盯得很是害怕,躲在女人的身边,低低地唤着:“妈妈……”

女人搂着女孩,诚恳地对着眼前的女人说着话,脸色苍白得如一张白纸,她的手将女孩揽过,将她交到了那个中年女人的手上。

女孩不明白为什么母亲要把她交给别人,当她抬起头再看她的母亲的时候,那瘦弱得只剩下一层皮肉的女人已是泪流满面。

中年女人拉着她小小的手向铁门里走去,她一步一个回头,看着那呆立在原地流泪的女人,她的鼻子酸酸的。

眼泪在眼眶中打了好几个转,她强自忍住,她答应过母亲的,今天她会听话,不会哭。

铁门再次关起,她站在铁门之内,看着母亲的身影一点一点的消失,终是忍不住心里的害怕,甩开中年女人的手,她飞奔着向门口跑去,但那道铁门已经关上,她被阻隔在门里,无法触摸到她的母亲,她只能伸长了手妄图能够抓住母亲即将离开的身子。

“妈妈!……”

女人捂着嘴,不忍心却不得不舍下,转身朝着来时的方向奔跑着离开,留下小女孩在门口哭得声嘶力竭。

“妈!……”

从梦中醒来,卓梦的身子早已被冷汗浸湿,无力地捂着自己疼痛欲裂的额头,她埋首在自己的被窝中......又梦见母亲将她送入卓家的情景,她的心一阵一阵的揪疼,抚上自己胸前的项链,她摸着项链上母亲与她合照的相片她才渐渐恢复平静。

起身,下了床,她奔进了洗手间。

冰冷的水打在脸上,即使在已要入夏的清晨,依旧是冷得刺骨。卓梦从手掌中抬起头来,看着化妆镜中挂满水珠的脸,看得发神。

她和母亲是长得像的吧,所以那个人才那么讨厌她。

打开水龙头,她再次将冰凉的水敷在脸上,她不能再胡思乱想了,上课时间就要到了,她还什么都没有准备。

......

卓梦就读的这一所商务学院是隶属于卓氏集团的一所以培育社会精英为目的的商务学校,从小学到大学,其学科专业囊括了时下三大产业中各行的热门专业。学院每年只招收两类学生,一是上流社会各家族集团的继承者子女,二是各地才能拔尖有野心与欲望的非凡孩童。学院一向以因材施教为教育基本,专门专点培育专业人才与精英,对于学生,学院不接受阶级之分,但绝对要求学生的品质等级。

学院学生虽没有贵贱划分的现象,但学生之间相处却难免蒙上利益的色彩,无形之间逐渐也形成为商务学院独有的风气。为免除学生的过于娇气,学院内从不允许学生使用代步工具以及能产生惰性的商业产品,所以在这里的学生一直遵守“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原则生活。

然而,在这样规矩严谨的地方,到处都充肆着无聊与乏味,这样的生活也只有八卦新闻才能让学生们的枯燥生活有些乐趣。

卓梦从校门进来,每走过一个地方总是要被路过的学生指指点点,而她总是保持着她一贯地从容,对那些指指点点,她已经习以为常,习惯得甚至能做到视而不见。在这所学校里,习惯,也是一种生存之道。

“她就是卓梦吗?”

“她就是卓梦啊,人倒是长得挺漂亮的,可惜啊她不是卓雨,没了母亲,父亲又对她爱理不理,将来的卓氏她怕是沾不上多少份的。”

“那她岂不是很惨。”

“惨什么啊,听说,她不是卓世文的女儿,她妈妈跟别人跑了,在外面实在是养活不了她才把她送回卓家的。”

“真的吗,这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和卓家有点关系的人都知道这事。”

“怪不得学校里都没人敢跟她来往,那种女人的孩子也好不到哪里去,我们还是少招惹为好。”

“就是,就是……”

……

卓梦听着他们自以为很小声的谈话,心里暗暗的自嘲......那种女人的孩子,她都不记得母亲是哪种女人了,可是那是她的母亲啊,母亲对她永远都是疼爱呵护的,她的记忆只有母亲的好,那些话伤不了她。

“卓梦!”

从远处传来好友的声音,她抬头看向她,笑得温柔。施洛洛是她在学校里唯一的朋友,也是最好的朋友,只有她不会在乎她的身份,只因为她是卓梦,愿意和她一起玩。

“你怎么这么晚才来啊,我都等你半天了。”

施洛洛没心没肺地向她抱怨着,卓梦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不自觉地就挠起了头发。

“昨晚睡沉了,今早起得晚就迟到了,你不会怪我吧。”

“怪你有用吗,你个没良心的,骂你两分钟下一秒你保证忘得干干净净,我懒得费口舌。”

她傻傻地一笑,惹来施洛洛一个白眼。

“走啦,如果教授先进了教室,我们就惨了。”

施洛洛拉上她,不等她反应,施洛洛已经拉上她直接向教学楼跑去。卓梦跟在施洛洛身后奔跑着,看着风风火火的施洛洛,她十分羡慕。施洛洛永远都是生机勃勃活力四射的,而这也是她最缺少的。

……

一晃眼,都已经是放学的时间。

放学的铃声一响起,施洛洛第一个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舒服地伸了个懒腰,施洛洛转过身就朝着在整理书本的卓梦提着建议。

“卓梦,放学我们去逛街吧,听说街角的名品店又有新货了。”

卓梦收拾好最后几本书,不是很感兴趣地说道:“逛街啊,可能不行,一会儿我还要去练琴,可能陪不了你。”

施洛洛泄气地撅着嘴,对于卓梦的拒约表现得相当的不满。

“你怎么这么闷啊,除了读书就是练琴,都没有其他的消遣,哪有女孩子像你这样的。”

她附和地笑笑,不予置评。施洛洛也不逼她,她知道她逼卓梦也没用,她就是个死脑子,一根筋,这方面她根本不会转弯。

“好吧,你去练琴,名品店我就自己去,看到了好东西我也不会带给你!”

她赌气地向她炫耀,卓梦无可奈何也觉得好笑。

“好,随你,只要你高兴。”

“哼!”

施洛洛拿起两本教科书,向卓梦皱了下鼻,对她说道:“走了。”

“好。”

看着施洛洛,她就像个大姐姐看着不懂事的妹妹般那样无奈,见她已经冲出了教学楼,她才继续收拾着自己的东西。

......

纤细的指在黑白分明的键盘上流畅地游走着,每一个音符都如罗曼谛克式的醉人芳香从她的指尖溜出,悠扬,美妙,神秘飘香。

结束了最后一个音符,卓梦收回了双手,她总觉得自己弹得有哪里不足,她的琴技应该是要更好的。想不出来,看着窗外的天色,已经开始泛浑了,她也到了该回家的时间。

路过另一间教室的时候,卓梦听到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额……不要,被人看到了怎么办……”

卓梦停下脚步,看向身侧发出声响的教室。透过门口露出的细缝,她小心翼翼地向着里面望去......高挑身材的男人纠缠着一个女人不放,他整个身体紧贴在女人身上,饥渴地吻着她的唇,这种场景在学院里并不少见。

男人太过高大,卓梦根本看不到那女人的脸,本着勿多管闲事的原则,她只想悄悄的离开。

“……讨厌……”

女人一推男人,男人滑向她的颈间,她的脸巧笑连连,好不开心。卓梦猛地捂住嘴,看着那张熟悉的脸,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看到了那人,她更不应该再在这儿多呆,忙转过身子,她没注意身边就有一张长桌子,她的膝盖生生地就撞了上去。

“啊!”

一声低喊,里面的人也发现了她。

“谁?!”

她回头瞥见屋子里的人就要追出来,顾不得腿上的伤她推开挡在身前的桌子便逃离了现场。

卓雨拉开教室的门,跑出来的时候她已经看不到人影。

突然觉得脚下有什么东西搁着她,移开脚,一条钟表样式的项链就躺在她刚才踩的地方。她捡起地上的链子,高高地举起,她仔细地审视着这条链子。

“是谁在外面?”

凌澈整理好了凌乱的衣衫出来,同她一起看着链子。卓雨将链子拿到他面前一扬,漫不经心地说道:“就是这条链子的主人。”

凌澈听得一头雾水,他当然知道这条链子的主人就是在外面的人,可他不知道她是谁。卓雨才不管他听不听得明白,她再次看向那条链子,眼里漾着一层轻蔑。

卓梦,今晚再来找你算账!

她心里暗暗想着。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