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他来自九万年后

第一章 他来自九万年后

虚空中,一方神秘地域爆发冲天光华。

里面探出了漆黑的大手,绽放无边黑暗之力,隔着亿万星空,向这方天地横扫。

无数的星河在大手中破碎,亿万生灵屠戮一空。

诸天崩塌,万界崩灭。

只剩下九口斑斓的青铜古棺,由九条巨龙拉着,被无穷秩序神链萦绕,倔强的冲向漆黑大手所在的神秘地域。

每一口古棺中,都是这方天地的绝世强者。

古棺中大道真音隆隆,演绎无上法门,传到那虚空中的一个小小角落,那个在岁月长河中沉浮的小小身影上。

“高飞,我等已备好龙棺,抱必死之心狙击外域,拓宇就交给你了。”

“高飞,我等用大法力逆乱岁月长河,送你去九万年之前!”

“高飞,你承载了我们这方天地最后的希望,一定要崛起!”

……

“炎帝、荒天帝……你们不能死,一定要等着我!”

高飞怒吼一声,猛然睁开了眼睛。

他发现自己正站在小院落里的棚屋屋顶上,浑身冷汗潺潺。

“又是那个梦吗?不对,这不是做梦!”

他心念一动,低喝一声:“拓宇!”。

耳边响起了蜂鸣般“嗡”的一声,他面前出现了一本书奇异的书。

这书是一层透明的薄膜,虚空浮动。

书籍上出现了一排水波般的文字。

法宝:拓宇(一阶天宝)

宿主:高飞

种族:人族

境界:肉身一重(肉身境、神通境、道境、灵境、仙人境……)

杀戮值:2/50

威严:2

技能:柳絮刀法(黄品1级)、顺手牵羊(黄品1级)、脚底抹油(黄品1级)

物品:短刀(凡)、天鼎城城主令(封印,威严+2)

提示:您已经失去天鼎城,天鼎城城主令威严减弱至2点。

提示:您一天可以启动一次“威严+2”技能。

提示:您必须两个月内夺回天鼎城,否则将死。

……

这就是拓宇,来历神秘的天宝。

这天宝能够将高飞,以及高飞身上的物品全部属性解析成数据,有不可思议的威能。

“拓宇还在,我确实来到了九万年前!”高飞喃喃自语。

“少爷,茅草屋顶不经踩,你小心点!”

冷不丁,下方响起了担心的叮嘱声。

高飞胸腔正慢慢涌起热血,受了这一惊,脚步一乱,破旧的茅棚再也承受不住他的重量,轰隆垮塌。

跌落的瞬间,一个人影娇叱一声,腾空而起,将他一把抱住。

幽香扑鼻,脑袋陷入的两大坨雪白,让高飞有喷鼻血的冲动。

“少爷,还不起来。”抱住高飞的少女,脸上浮现一抹红晕,已将怀里的高飞推开。

少女约莫十八九岁,布衣裙钗,腰间悬了一把长剑。

衣着虽然朴实,但她五官精致,丰臀俏乳,身上有种怎么都掩饰不住的光彩。

此刻她紧抿着嘴,看向高飞的目光有些羞涩。

高飞看得有些发呆,真是大美女啊!

虽然不是第一次见她,高飞依旧有种惊艳的感觉。

“少爷,你……你怎么了?”少女贝齿轻咬,脸上红晕浮动,被高飞看得有些羞涩。

“小薇,多谢你了。”高飞发现了自己的失态,尴尬一笑。

内心里,他提醒自己已来到了九万年之前,占据了一个陌生的身体。

这个身体的原主人,刚才是想要修葺破旧的棚屋屋顶,没成想,在棚屋屋顶上他又做梦了。

这身体的原主人,也叫高飞,是附近天鼎城的城主。

在一次妖族的进攻中,他城内有内奸响应外敌,城池被攻破,不得已逃难到九柳城。

面前的少女叫上官小薇,是高飞现在唯一的保镖兼婢女。

天鼎城被攻破后,他逃亡到九柳城的路上,就是上官小薇奋不顾身的拼杀,高飞才不至于殒命荒郊野岭。

“少爷,你这两天总是怪怪的。动不动就梦魇,走着路都能睡着,嘴里叫着什么‘炎帝、荒天帝’,还整天打啊杀的……我是不是请东城的薛神医过来给你看看?”上官小薇望着高飞,担忧的道。

高飞笑着摇摇头,他当然不会告诉上官小薇,她嘴里面的那个少爷,其实两天前就已经死了。

现在的高飞,是一个脑海里承载了九万年历史的沧桑灵魂。

九万年后,外域神秘势力闯入,败无数强者,将这方天地打碎,诸天万界的生灵几乎都被屠灭。

看到身边的亲人死去,家园破碎,高飞曾渴望上战场杀敌,偏偏他实力低微,有心无力。

作为灾变中侥幸存活人族,高飞只是一间书库管理员,阅读过海量的封神九万年历史。

因为这一点,他在末世浩劫中被九大帝尊看中,让他带着天宝——拓宇,回到九万年前。

曾深恨毫无力量的他,这一世,一定要崛起!

一定要赶上那九龙拉棺!

“小薇,放心吧,以后我再也不会发梦了。”高飞眼神逐渐清明,坚毅。

他整整花费了两天时间,融合了原本身体里那个怯弱的灵魂。

时不时陷入梦魇,就是融合不稳定的征兆。

但刚才那一刻,他彻底消融了那个灵魂。

只是为了融合那个灵魂,他不得不做了一些交易。

比如说,拓宇下面多出的那一行提示——两个月内夺回天鼎城。

这是那个灵魂唯一的执念,如果两个月内完不成,融合的灵魂就会反噬。

他高飞就会死。

但是他身上寄托了九大帝尊的希望,寄托了一方天地的执念,他怎能轻易死去!

院落外,忽然响起了一阵脚步声。

“你们干什么?这是我们城主住的地方,就算你洪喜是洪府的公子,也不能随便闯入!”一个身强力壮的疤脸大汉,大步流星上前,身上带了股劲风,试图拦住洪喜等人。

为首的洪喜身穿金缕衣,腰缠玉佩,一身的贵气。

他身材修长,猿臂蜂腰,已是肉身六重的武者,早达内壮的境界。五脏六腑凝练如钢铁,举手投足间有千斤巨力,能敌百人。

面对疤脸大汉的阻拦,洪喜伸出一指,弹出,便将那疤脸壮汉惨叫着弹飞出三丈开外。

“天大地大,我洪喜哪里去不得?你一条狗敢拦路?找死!”洪喜冷冷的睨了那骨折的疤脸汉子一眼。

院落里,还有一些高飞从天鼎城带来的其他仆人,见到这一幕,无不噤若寒蝉。

“洪喜,不得放肆!”上官小薇像炸毛的小猫,警惕的护在高飞面前,冲洪喜厉声呵斥。

看到洪喜,高飞眉头微皱,心里面升起一股愤懑。

这愤懑的情绪,来自于他原来身体的那个灵魂。

九柳城有三大家族,王、洪、李。

洪家是三大家族之首,在九柳城有五六百年历史,根深蒂固。

现任族长洪无极,实力更是深不可测。

传闻某天晚上有更夫路经洪府,发现洪府上空有一双神目如星辰高悬,窥探四方,仔细看去,竟是城主洪无极的双眼。

几个月前,高飞逃难到九柳城时,受到了洪府的盛情款待,还给他安排了洪家的别院居住。

结果高飞没几天发现,洪府家主洪无极,暗示他交出天鼎城的城主令牌。

高飞虽然怯弱,却将天鼎城的城主令牌视为命根子,一直假意推脱。

洪府对高飞的态度一下子冷下来了。

而城主令牌,在大夏国朝有非凡的意义,只要高飞不开口,洪无极暂时也不敢明面上抢夺。

但各种羞辱接踵而至,平日假装跟他相好的洪府四公子洪喜,直接撕破脸,对高飞各种辱骂。

本来高飞等天鼎城的人,是被洪府安排在别院住宿,后来被赶到了这破旧的小院里。

两天前更在一次宴席上,洪喜当着其他九柳城公子哥的面,让高飞交出上官小薇,送他做妾。

高飞一下气晕。

神魂不守的情况下,被九万年后的高飞,神魂夺舍重生。

“小妞好辣,我就喜欢你这种味。”洪喜眼睛里闪过急色之意,在上官小薇翘臀丰乳上打晃。

“洪喜,收起你的狗眼!”高飞眉毛一挑,抢先一步,有意无意挡在上官小薇面前。

“你……你这丧家之犬,好大胆子。你敢辱我?”洪喜有些目瞪口呆看向高飞。

平时性格怯弱,跟一团烂泥似的渣渣,竟敢骂他是狗?

“狗杂碎、狗杂种。”站在院落中的高飞,远远睨着洪喜,嘴角卷起一丝微笑,口中又蹦出两个词。

洪喜阴骘的脸,瞬间涨成猪肝色。

狗杂种?岂不是连他爹洪无极都骂了?!

院落里忽然一片沉寂,所有人都惊呆了。

这高飞是转性了吗?一下从丧家之犬变成了丧心病狂之人?

洪喜在洪府出了名的暴虐,激怒他,岂不是找死?

上官小薇也愣住了,她看向护在自己面前的少爷,能够感觉到高飞的拳拳爱护之心,感动之余,银牙一咬。

她暗自打定注意,如果洪喜真要杀少爷,她一定拼死保护。

“你可知道,你的任性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狂怒中的洪喜,眼神像是要吃了高飞,一字一顿。

他全身骨骼骤然爆豆般的响动,身上杀气凛然。

一步一步,向高飞走来。

每迈出一步,脚下青石碾成粉末。

“你敢杀我不成?”高飞瞳孔一缩,突然手中拿出了一物,冲洪喜高高举起。

那是一个令牌,色泽温润,上面烙印了密密麻麻的符文,有莫名的神光在其中流转。

“此乃城主令牌,是大夏国朝立国之时铸造,三百六十城皆有一块,乃共尊之物!凭此物,三百六十城城主见我都平辈相待。你算什么东西?敢忤逆犯上?难道不怕天下震怒,起兵血洗你洪府?”

高飞这番话声色俱厉,句句诛心。

看着面前令牌,洪喜不知道怎么的,竟一阵心惊肉跳。

面前的高飞,瞬间像是跟父亲洪无极一样,脸上有一股莫名威严,让他心生惧怕。

洪喜蹬蹬蹬的一连后退了几步,差点撞到背后的石狮上。

他这一退,气势就沮了,看着高举城主令牌的高飞,再也升不起杀念。

“高飞,你……你别以为这城主令牌有多大用处。这东西,虽能暂时保你,也是你的催命符!我马上回府启禀我父亲,说你侮辱我洪府之事,让他赶你出门。没我洪府庇护,你一天之内必死无葬身之地!”

洪喜脸色青一阵白一阵,指着高飞,色厉内荏的丢下一句话,也不管带来的一帮恶奴,头也不回的向外面奔去。

一出大门,洪喜脸色刹时铁青。

“怎么可能,我刚才那一瞬间,怎么会惧怕那小子?那小子怎么有跟我父亲一样的威严?可恶!”

院落内,高飞看着洪喜狼狈奔出去的背影,眼神闪过一丝笑意。

这就是天宝拓宇的可怕!

原本城主令牌,本身就能让世人尊崇。

可拓宇将这种世人的尊崇,直接具象化,变成了“威严”技能。

看了看手中的城主令牌,上面显示的数据里,那“威严+2”的数据栏已黯淡。

刚才,他就使用了一次城主令牌的“威严”技能,让洪喜心神顿时遭到威压压制,狼狈而逃。

旁边的上官小薇,看向高飞的目光,异常闪亮,里面有兴奋,有宽慰。

难道是我日夜向神佛祈祷,起作用了吗?竟然吓跑了洪喜!

好威风!

少爷,真是变了!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