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青春无敌 (一)

第一章 青春无敌 (一)

英国的夏天阴雨绵绵,没有一丝燥热。危薇半躺在沙发上,左手支着脑袋右手叼着根烟。青色的烟雾冉冉上升,弥漫到她的脸上,她微微地眯起眼,似有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半晌,她坐了起来,掐灭烟头,抹了下脸颊上的泪水。

半年来,她一直呆在这座位于剑桥的大房子中,平日里,除了偶尔上超级市场购买点食物之外从不出门,不与任何人来往。在这漫长的时间里,她除了回忆,还是回忆,似乎还要一直回忆下去。时而哭,时而笑,她的前半生仿佛应了那句“得不到的充满了骚动,受偏爱的有恃无恐”。只是,是是非非,对对错错,对于今日的她来讲,就如同过雨烟云。许多往事她已经不堪回首,但是记忆如同决堤的洪水般像她袭来,挥也挥不去。

二零零三年,七年前年前。

夏天的南都闷热又潮湿,危薇与莫雯雯坐在新街口的花坛边,边啃着鸡腿边看着来来往往的红男绿女,不时窃窃私语,评价这个、那个人。正当两人贼兮兮地笑着的时候,一位胖子同一位妙龄女子相依偎的景象映入她们的眼帘。两人对视了下,连忙背过身子,装作没有看见。

莫雯雯拧着眉头对危薇说道:“周洁果然和胖子有一腿!”

危薇说:“胖子是总监,周洁和他有一腿也不难想象。”

莫雯雯看着危薇道:“你觉得这很正常?胖子的女儿都和周洁差不多大了!真是世风日下。”

危薇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

第二天上班,胖子走到危薇身边,笑道:“昨天见到我们也不打招呼,作为一个投资顾问,没有半点礼貌。”

危薇顿时涨红了脸,支支吾吾不知如何应答。待胖子走后,莫雯雯坐到危薇身边,轻声道:“还真不要脸。”

下午开例会,胖子给部门布置月度任务,任务分解下来,危薇与莫雯雯被派了各十万的任务,就是说,在七月份,她们必须每人拉到客户十万块的投资。

半年来,危薇和雯雯的业绩都不好,直到上月,实在撑不下去了,便各自央求了自己的亲人拿钱出来。危薇的姑姑拿出来了五万,雯雯的妈妈拿了三万。

她们公司从事的是期货投资,具有很大的风险和不确定性,但是当她们各自游说家人的时候确说得仿佛只有赚没有赔,当然,这一套说法也是胖子教的。但是一个月下来,账面资金不断减少,新的投资又不见进来,两人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雯雯已经在心里盘算,这样的工作不能再继续下去,但是危薇,仿佛依旧很有信心,总是说:“赔掉的总会赚回来的,我们有的是技术。”

任务下来后的第二天,雯雯找危薇说起心中的顾虑,危薇说:“再试试看,一个月,我们总能找到客户的,我QQ上正聊着呢,那人说对期货投资很有兴趣,不妨我们努力下,把那人约出来谈谈。”雯雯半信半疑地道:“真的?”危薇扬着眉毛道:“我现在就来约约看。”

危薇纤长的手指在键盘上飞舞,约莫过了二十分钟,危薇走到雯雯身边,满眼透着兴奋的光芒,道:“那人答应出来了,约了晚上一起吃晚饭。”

下班后,危薇打了个电话给她的男朋友姚文龙,说晚上不回家吃了。姚文龙正忙着做材料,便道:“我今天也要加班。”两人说了些体己的话后才挂了电话。

危薇同雯雯略有不安地到了约定的西餐厅,危薇掏出电话,给客户打了电话,问到了没有。直至此刻,她才想起她还不知道客户姓啥名啥。客户接了电话,笑道:“我们就在餐厅最里面。”危薇挂了电话,拽着雯雯向里走去。

幽暗的灯光下奏着钢琴曲《致爱丽丝》,最里面的沙发上两个二十五六岁的男子悠闲地坐着,见到危薇她们,外间那个抬了抬手示意了下,危薇和雯雯便坐了过去。危薇朝他们抱歉地看了下,道:“晚上车堵得厉害,迟到了。”外间的男子刚要说话,坐在里面的男子道:“我们也是刚到。”危薇瞄了眼透明的茶壶与茶杯里的茶水已见了底,红着脸傻乎乎地笑了。

雯雯道:“不知两位如何称呼?”外间的男子道:“危薇没告诉你吗?”危薇尴尬地一笑,道:“我也不知道。”外间的男子笑道:“我姓刘,叫刘德明。”说罢,指着旁边的男子道:“他姓李,叫李志,我们都是农民工兄弟。”李志笑着说:“你这个丫头把自己的名字告诉了人家却不晓得问人家叫什么,还要发展客户,真是少见了。”

危薇捧着水杯,嘿嘿地笑了两下。刘德明喊来服务员,征询了下危薇与雯雯的意见,便点了餐。刘德明对危薇说:“给我说说你们的期货投资,刚好我这兄弟也有点兴趣,今天也就把他叫来了,如果合适的话我们也试试看。”危薇把茶杯放下,脑子中紧张得一片糊涂,有很多话要说,却不知从何说起。此刻,雯雯倒是落落大方地滔滔不绝起来,说得眉飞色舞。

说完期货,餐也上来了,刘德林招呼她们享用晚餐。危薇吃着份五成熟的牛排,津津有味,似乎忘了这次来的目的,倒是雯雯,发挥着她的职业精神,依旧说得眉飞色舞。当刘德明说道:“我听说期货风险是很大的,你们能如何保证我们的收益?”雯雯道:“我们有专业的技术,有一手的消息。”刘德明笑着点点头。危薇吃了会牛排,抬起头来,问道:“你们是做什么行业的?”刘德明和李志对视一笑,道:“我们是农民工,攒了这么些的积蓄拿出来,指望着做点投资赚点钱娶老婆。”危薇放下刀叉,看了他们两眼,道:“做投资是有风险的,你们不要把积蓄都拿出来。”雯雯连忙在桌子底下踢了下危薇,危薇吓了跳,看了下雯雯,不再多话。

吃罢晚饭,刘德明又叫来服务员,道:“泡一壶碧螺春。”李志道:“不如来壶花茶,姑娘家爱喝。”

四个人又继续聊了半小时,雯雯像打开了话匣子,从行情到政策,恨不得把知道的都从肚子里倒出来;危薇倒反而成了陪客,慢慢地喝了茶,只有当问到她的时候,她才红着脸说上两句。

危薇从包里掏出手机,按了下键盘,已是七点半,不觉有点不安,不知道姚文龙下班没有,吃饭没有。手机屏幕的灯光映着危薇的略微红着的脸,长长地睫毛忽闪忽闪。李志道:“家里可有人等着你回家?”危薇一迟疑,把手机塞进包包,抬头道:“我男朋友加班。”刘德明一笑,道:“这会恐怕也下班了,我们今天不如到此为止,下次再叙。”

危薇站起来,示意服务员买单,李志道:“账刚已经结过了。”危薇看着他,一愣,道:“怎么可以。”李志笑道:“有何不可。好了,我们也要回家了,要不要我们送你们?”危薇连忙摆手,道:“不用,不用,我们自己回去就可以。”

危薇与雯雯同他们在餐厅外分手,雯雯拉着危薇道:“我有直觉,这两个肯定会投资!”危薇道:“这可是他们全部的积蓄,怎么可以。”雯雯笑道:“你呀,人家说什么都信,你看看他们,哪里像农民工。”危薇道:“可是这终归有风险的。”雯雯道:“平时你可是说亏的终归能赚回来的,今天可是怎么了?”危薇道:“这终究是人家的钱,万一赔了不好交待。”雯雯道:“那你同你自己怎么交待?想积蓄过着这种入不敷出的日子?再说,他们要是拿钱出来肯定是要和我们签合同的,投资这事,谁都说不准的。”危薇一时语塞,也就没有再说什么。

回到租住的家,只见姚文龙正在昏黄的灯光下看着电视,见危薇回来,便道:“回来了,客户怎么说,搞定没有?”危薇换了鞋子,坐到他旁边,道:“哪能那么容易的,再说吧。”姚文龙道:“看你这么辛苦,我心里难受的。”危薇把头埋在他的胸前,道:“日子总会好的,我们还年轻呢。”姚文龙道:“下周要交房租了,你身边有多少钱?”危薇神色一紧,道:“六百多块。”姚文龙道:“你不吃中饭的?怎么还有这么多?”危薇道:“我和雯雯中午就吃个包子就够了。”姚文龙把头支在危薇头上,定定地看着电视画面。

昏黄的灯光下依偎这一对贫贱夫妻。自危薇和姚文龙来到南都后,一直都是生活拮据,姚文龙一个月的工资就一千多块,危薇不稳定,算下来也就几百块,这里扣着那里省着,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幸好,他们还有爱情,靠着这唯一的爱情,他们相信,明天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

第二天上班,雯雯兴奋地拉着危薇说着昨天的那两个人,仿佛希望就在眼前,雯雯说:“小薇,你再加把劲,今天上QQ好好和那个刘德明说说,我们的业绩可都靠你呢。”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