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红云山上

第一章: 红云山上

江湖犹如一抹残阳,江湖也是一轮骄阳;江湖让多少誓言沦落苍白,又让多少人心为之振奋。

仗剑纷飞伤悲不过英雄泪,侠骨柔肠烟云掩盖不了红颜笑;挥洒不掉的痕迹,梦寐所求的经意在世事变迁的红尘里,也许只为留梦一场。

微微的风吹过,抚摸了多少焦虑的青丝。闻鸟啼鸣,打破了多少岁月的沉寂。这是位于湘闽之界一座闻名遐迩的奇山,名为“红山”。

这日,红山脚下的一条大道上尘土飞扬,且散发出一股浓浓的杀气,显得格外的不平常。不时,从远处奔来了上百匹坐骑,领头的是一匹白色骏马,那马上端坐的便是神月教七大堂中白虎堂的堂主-白虎。此人四十开外,眼放精光,看似十分的英明神武。

这白虎率众来至红山脚下,便勒马向四周凝望了起来,而跟在身后的上百名背负大刀,一身黑衣劲装的武士们也纷纷勒马而待。

此时,但见一名体格稍胖的黑衣武士催马来至白虎身旁,只见他在马上拱手致礼道:“堂主,那王天明就藏身在此山之中,恐怕此刻已被前去的青龙堂、朱雀堂擒获了”。这武士话音未落,只见白虎右手往腰间一探,一柄钢骨折扇已到了手中,只听“唰”的一声,折扇便瞬时打开。那白虎打开折扇,贴在胸前轻摇了几下,冷笑一声道:“王天明是何等人物,本堂主可是见识了不少,而且又有“焰火天蚕甲”护身,想要生擒他也非易事”。他说完仰头望了望上空,感叹道:“他倒是独具慧眼,藏到如此清幽之地,却让本堂主四处寻找,此仇此恨本堂主今日倒要与你好生算上一算”。说到此处,双目透出一股浓烈的杀机,接着又听他冷喝道:“走”他走字一出,整个身躯已从马背飞跃而起,落到了山涧的小道上。那马上的上百名武士见此哪敢逗留,纷纷纵身下马,紧跟在白虎身后朝山顶疾奔而去。

这白虎率众刚到半山腰。便见得一旁的丛林中闪出两名手持大刀的黑衣武士。这两名武士见了白虎齐齐行了一礼,异口同声道:“青龙堂左、右护法在此恭迎白虎堂主”。

白虎扫了二人一眼,冷冷的说道:“这么说青龙堂、朱雀堂早已到了此地”。他这话便是多此一问,也是明知故问了。那青龙堂左右护法相互一怔,回答道:“是,白虎堂主”。

“那王天明可已擒住?"白虎又漫不经心的问道。

青龙堂左右护法相视一眼,但见其中一人行了一礼,说道:“我青龙堂、朱雀堂早在昨日便已到了红山,而且已将王天明一家围在了红云洞之中”……

“这么说,你们并没有擒住王天明了?”还未等那护法说完,白虎便冷笑着说出了此话。

另一人也忙行了一礼,说道:“禀堂主,那王天明一行拼死抵抗,后又逃进了红云洞中,我等也是无可奈何,只等白虎堂主前来再行行事。”

白虎冷哼一声说道:“连一只掉了牙的病虎也奈何不了,真是有损我神教神威。”

那护法听了个此话不觉气由心生,淡淡的道:“白虎堂主早有所知,那王天明虽是只掉了牙的病虎,但终究也是一只虎,而不是一只猫,如若不是这样,那王天明又何能逃入此地。”

白虎听得此话,面色一寒,漫不经心地问道:“那右护法可否说说本堂主这只虎与王天明相比,哪个更加威猛?”

青龙右护法又行了一礼道:“这……两虎相争,属下不敢揣测”。他这话分明是在拆白虎的台。

白虎冷冷一笑地说道:“那右护法可想见识见识?”

青龙右护法不禁脸色顿变,刚说了句:“属下……”便见白虎手中折扇一抖,一道白光已从扇中疾射而出,直奔他胸口而来,青龙右护法没想到这白虎如此狡诈,一时躲闪不及,闷哼一声,僵死过去。

青龙左护法惊色道:“僵骨针!白虎堂主,你……”他说到此处哪里还敢再言,只得畏惧的望着一脸得意的白虎退到了一旁。

白虎扫了一眼僵死过去的青龙右护法,冷冷道:“灭神教威严,长他人志气者……死……”他说这个“死”字时,故意将音调拉长加重,使得众黑衣武士听得心惊胆寒,毛骨悚然。

那白虎说完,又是冷哼一声,身形一动,人已到了一丈之外。众黑衣武士们见此,也急忙紧随而去。只有青龙左护法脸色复杂的望了一眼早已僵死过去的青龙右护法,轻叹一声,也随后跟了上去。

当白虎率众来到山顶时,但见一山洞前,早已被上百名黑衣武士层层围了个水泄不通,那白虎一到山顶,便见得从黑衣武士中走出来两名四十开外的壮年来,这二人不是别人,正是神月教七大堂之中的青龙与朱雀。

白虎见了这二人,轻摇着手中折扇,说道:“小弟未曾想到路途中遭遇琐事,故而来迟,还望二位堂主见谅”。

青龙冷哼一声说道:“白虎堂主既然有意迟来,又何必作态”。

白虎故意一怔笑道:“教主既然将此次任务交于青龙堂指挥,本堂主早来晚到又有何妨”。

青龙随即眉头一皱淡淡的问道:“这么说,白虎堂主是对本堂主有异,或者说根本不屑听命于本堂主?”

白虎拱手致了一礼道:“青龙堂主误会小弟了,小弟之意是指此次任务是由青龙堂主亲自督阵,小弟来此也只是帮帮腔,喝喝彩,并无他意”。

青龙冷笑一声道:“真是如此吗?”

白虎面色一紧道:“难道青龙堂主怀疑小弟对神教的忠心?”

只听青龙冷哼一声道:“教主将此行重任交于本堂主指挥,本堂主自会竭心尽力,希望白虎堂主的想法也是如此”

白虎含笑道:“这是当然,这是当然。”

那青龙冷哼一声又道:“如果此次重任有丝毫闪失,不只本堂主难脱其罪,白虎堂主提前接到援令,但却率众姗姗来迟,恐怕也难辞其咎吧”。

白虎听了此话,脸色不禁微变,正欲驳言,却见黑衣武士们一阵骚乱,且有打斗惨叫之声传来,不由举目而望。

青龙、朱雀二人见此不由脸色一喜,此时已有一名黑衣武士飞奔来到了青龙面前,急急行了一礼道:“禀堂主,王天明已率众从红云洞杀出,请堂主定夺。”

但见得久未发言的朱雀含笑道:“正愁不知如何下手,这下倒是省心了。”

青龙也是一笑,随即从怀中取出一块四方小金令,托入掌中,沉声道:“朱雀白虎听令!”

这朱雀、白虎二人见了此物,急忙俯身单腿一跪,齐声应道:“属下在!”

青龙又道:“白虎堂主率门下之众立即封锁红山各个出口,不得放走一人,也不得放进一人。若有违者,杀无赦!”

白虎听了此话,心中已知是青龙故意趁机排挤自己,不由有些迟疑起来。

青龙见此一摆手中手中金令喝道:“金令在手,白虎堂主还不速速领命!”

白虎听得一颤,忙道:“属下听命”随即起身率众而去。

这下青龙望着离去的白虎冷哼一声道:“朱雀堂主,全力配合本堂主,不得有误”。

朱雀也忙道:“属下听命!”他说完起身退在了一边。

青龙也忙收了金令,朝正在打斗的黑衣人群处走去。

众黑衣武士见青龙、朱雀二人前来,急忙朝两边退让,而红云洞前打斗也随之停了下来。

此刻红云洞前的草地上已多了好几具尸体,看那一身的黑衣劲装,便知是神月教的教众了

……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