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神秘木牌

一 神秘木牌

于美兮是个宅女,固执的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与人分享,在这个世界她没了亲人不觉的孤独,却在心灵上没有了依靠.于美兮本来有个幸福的三口之家,爸爸、妈妈和她。虽然生活在农村物质上不够丰富,可是心灵上去温暖富足。

在2010年7月的夏天,于美兮请了一个星期的假回老家去给父母扫墓,父母因为车祸去世一年了,没有什么赔偿金,因为是开自家的小三轮雨天拉货出了意外滚到山下的,因为这些年供她读书家里基本花了所有积蓄,在村里的帮助下处理完父母的后事更是花光了所有的钱,只剩下一所老房子。

父母去世的时候,于美兮因为太过悲伤有很多次轻生的想法,觉得世界没了依靠,虽然自己的家不富裕,可是却是自己最大的心灵支撑。在工作上遇到什么困难,生活中沮丧的事情只要想到家,就觉的一切都可以过去,没什么大不了的,自己不是一个人在努力,就是遇到在大的困难,还有家这个港湾可以为自己遮风挡雨,可是一下子全都没了,没了父母慈爱的笑,没了家的依靠。

虽然自己很想和父母一起去了,可是那也违背了父母的心意吧?父母那么辛苦的供自己读书,就是希望自己能走出农村,有个美好的生活,不用在像他们一样辛辛苦苦的过活。于美兮就这样昏昏沉沉的度过了最悲伤的日子,虽然没有了轻生想法,可是每次想起父母心都痛的麻痹了。

人一但心灵上没有了依靠,就会觉得孤独和没有安全感。于美兮自从父母去世了更是封闭了自己的内心,虽然生活在人群里,可是心却越来越冷谈了,因为没有了在乎的人和事。

父母走的时候于美兮从一个三流大学毕业二年的时间,工作在一个私人的小企业,一个月2000多块钱,去了房租和各种生活上的开销所剩无几。

清早天空还是刚透亮,于美兮拿着纸钱和水果来到坟前,一年没回来坟前的草长高了很多,父母的坟就是在自己家房子后面的山里,需要走上10几分钟。

到了墓前于美兮把水果摆好,纸钱也烧给了父母,就开始用手拔周围的草,因为没带任何的工具,只能用手整理起来,一不小心就因为太用力,手被草叶边上的小刺划了一道血口,于美兮没有管它,还是把草都整理干净了,于美兮抬头看看天空是阴沉的,可能过会要下雨吧,山上没有一个人,走到父母坟旁边不远处一个老树旁座下休息。

靠着树干,老树可能因为年龄有点老了树根都露在了外面,于美兮手有一下没下的摸着老树露在外面的根,看着上面斑驳的上了年纪的树皮想着心事。无意间看到俩个露在外面的树根夹缝处好像有一个什么东西,扒开覆盖住那个东西,只能露出点点头儿的土层。看到是一个像木质的牌的东西,拿起看,木牌上面有着繁复的花纹像个古物,可能是前几天下雨才会把土层冲开,露出点点的头儿让于美兮无意中看到。

于美兮拿着木牌到山下的溪水去洗手,把手里的木牌也洗了干净,刚刚凝血的伤口被溪水这么一冲又裂了开来,把木牌拿在手里又返回到那棵老树旁座下,没有在意手上伤口流的血流到了木牌上,可是本来不大的伤口在血流到木牌上时,没有停的趋势。

独自己坐下树下想事情的她,完全不知道自己手上的血被这个调皮的木牌喝了。

木牌就像个调皮的孩子,一边饥渴的喝着血,却又温柔的放轻的动作,好像很怕被这个坐下树下思考的女孩发现。

思绪的放空的美兮,看着家乡山上的一切,这里曾经有着童年的美好回忆,小时候父母在山上做农活,她就是和农村的小伙伴们山上山下的疯跑。

本来眼前的一切还是山上景色,只是眨眼的功夫,美兮眼前的景色就换了地方,一个比家乡的后山美丽太多的地方。

自己的进来的姿势还是坐着,虽然同样是坐在山上,可是这座山的风景却美的如仙镜。

在自己的身边薄雾缭绕,仿佛坐在云里。

农村的空气本来就比城市里清新,山上的空气更是比别处清新,可是和这个美如仙镜的地方比起来,山上的空气却显的混浊了。

突然换了景色,也只是让淡定的美兮错楞了下,并没有大惊失色。这种表现除了是性格天生淡定,要不然就是已经对生活失去了希望,恰巧这俩样,于美兮全占了。

既来之则安之吧,如若心安好,身在何处对她来说都无所谓。

站起身,看着四周的景色,远处隐隐约约一棵大树,矗立在那里,顶着天踏着地,仿佛支撑着整个天地。

在山的另一边,眺目望去,是繁茂的树林,这里的景色美丽的就像个从来没有人闯入过的世界桃源,也可以说,像个人间仙镜,那么不可思议却感觉那么的真实。

视钱从远处离开,看着眼前山下的一切,山下是一片平原,平原上嫩草满地,微风吹过,花草摇曳。

平原上同样是薄雾缭绕,的草原的一端还是一座山,原来这个草原是被三座山环保在一起的,在靠近中间那座山的下面,有一栋精致的L形的竹楼,静静的矗立在那里。山上落下瀑布,形成一潭清澈的湖水。在竹楼的左边是一个池塘,池塘开满荷花,随风摇曳。离竹楼不远的右边靠近山下的地方,一块块规整的农田,一条路边种满竹子的青石小路从竹楼通向农田。

整个天地仿佛都是安静的,美兮这时才发现,自己的眼前所见的一切没有一个活的生物。

这个莫名的地方静的诡异,却并不让人害怕,反倒是让人觉得心安。

围绕竹楼的是一片竹林,竹楼边上还有株盛开的桃花树,抬脚向竹楼走去,也许那里能找到自己为什么莫名来到这里的答案吧。

美兮站的地方,离竹楼并不远,恰巧是俩山之间的交接处,通向竹楼的青石小路两边是翠绿的嫩竹。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

没有用多长的时间,就来到了竹楼的面前。

竹楼的样式和傣家的吊脚楼差不多,但却更精致。都是建在向个粗壮的木桩上,离地一米的距离是竹楼的平台,有木梯供人出入。

竹楼的前面,被精致的竹篱笆围成一个小院,篱笆上爬满了藤蔓,篱笆下面,开满了各色鲜艳、漂亮的野光。院落一边放着一个石桌,几个石凳。

轻轻的推开到自己腰身高度的篱笆门,美兮抬脚走进了这个精致的小院。

踏上木梯,敲响竹楼的门,里面并没有人回应。伸手轻轻的推了一下竹楼的门,木门应声而开,美兮抬脚走进了这个陌生却让人心安的房子。

“有人吗?”

美兮轻声的对着房间里喊道,但却并没有得到回应。

竹楼有两层,一楼看上去是一个客厅,木制的地板,摆设着古朴、精致的家具,竹楼里的面积很大,在客厅的俩端还有木门,一个木门在L形竹楼的拐角处,美兮推开拐角处的木门,入眼的是一个空旷的房间,房间内贴着墙壁的四周,是一排排的陈列架,但上面并没放置任何的东西。

离开这个空旷的房间,美兮推开了客厅另一边的木门,木门的后边是一个厨房,古式的灶台,木制的橱柜,还有碗筷摆在里面。

在厨房里的一面墙上同样开着俩道门,俩道门的后边,是俩个小屋,里面并没有任何的东西,应该是个储藏室。

在一层转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的美兮,抬脚走上了竹楼的二层。

“有人在吗?”

依然没有人回应她。

竹楼的二层有三个房间,其中的两间房门都是敞开着着的,这俩间都是卧室,一个卧室的面积要大一些,应该是主卧。在主卧里面,还有一扇大大的落地窗,推开落地窗与之相连的是竹楼二楼的阳台。

站在阳台上,能看到草原上的美丽景色,让人心旷神怡。

阳台的面积很大,放着一把木制的摇椅,在摇椅的旁边还摆放着一个圆形的木制茶桌,茶桌的上面摆放着紫砂茶壶和茶碗。

走出这两间没发现任何身影的卧室,美兮来到了那扇关着的房门前,伸手敲了敲,里面同样没有任何人回应。

伸手推了一下,紧闭的房门就这样轻轻的被找开,露出了它神秘的景象。

“主人,欢迎来到混沌空间。”

稚嫩悦耳的童声响起,一个体形圆润肥胖,有五十公分高,全身长着雪白绒毛的,体态憨厚,长的很像龙猫的,可爱小东西,就这样俏生生的出现在了美兮的面前。

这个一眼就让喜爱上的小东西,就这样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看着自己,理所当然的叫着自己主人。

美兮没有并没有被中诡异会说人话的小东西吓到,反倒是在看到它的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个可爱的小动物。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