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星辰戒

第一章 星辰戒

本故事纯属虚构,请勿与现实世界挂钩,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小唐,怎么今天无精打采的?刚才开会的时候,那死胖子瞪了你好几眼,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估计等会儿又要给你小鞋穿了。”

从会议室一出来,童国强就把唐承轩拉到会议室隔壁的小会客室,一脸关切的问道,在这家鑫鹏贸易公司工作了四年多的童国强,已经是职场老手了,时间久了,对这家公司的里里外外,可以说是了如指掌。

张广山那个死胖子,虽然说没什么工作能力,可他是鑫鹏贸易公司老板的小舅子,而且是业务部的经理,直接管着下面三个业务组,可以说是自己的顶头上司,俗话说得好,县官不如现管,何况那小子心眼跟针一样小,可不能让自己人吃眼前亏。

唐承轩一脸迷茫的看着童国强,似乎完全不明白他在说些什么,唐承轩进这家贸易公司才四个多月的时间,刚过试用期不久,因为同是芝城财大外贸专业的毕业生,童国强比唐承轩早五届,所以一直以来,对他都比较照顾。

童国强一看乐了,这小子还没睡醒呢,一巴掌拍在唐承轩脑门上,恨铁不成钢的说道:“我说你小子还没睡醒呀,怎么了这是,是失恋了还是昨晚玩得太疯了?要不要哥给你介绍个女朋友,我跟你说啊,我家楼上新搬来了一个妹子,那真是...”

唐承轩这下清醒了,看着童国强,问道:“强哥,你说什么呢?”

童国强挤眉弄眼看了唐承轩半响,见他完全没反应,一副刚睡醒的模样,只好撇撇嘴,说道:“算了,跟你这木头说了半天你都没反应,等会儿那死胖子估计会找你麻烦,你甭理他,站在那儿听就是了,反正他也就过过嘴巴瘾,千万别和他顶嘴,知道没?”

唐承轩一下明白过来,肯定是刚才开会时出了状态,童国强这是提醒自己来了,赶紧说道:“谢谢你,强哥,我知道怎么做了。”

童国强点点头,孺子可教也,说道:“自己兄弟,有什么好谢的,走吧,回去好好干活,别让他又挑出刺儿来。”

业务部是一个大部门,有二十多人,安排在一个大办公室里,进门是四排小格办公桌,每排六个位置,最后面有一个隔间,那是经理办公室。

整个业务部分三个业务组,童国强是第二业务组的主管,唐承轩则是第二业务组的业务员,童国强坐在第二排最后一个位置,和唐承轩中间隔着两个人,两人回到各自的座位,开始工作。

唐承轩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眼睛盯着电脑显示屏,脑子却完全不在工作上,不由自主的又想起昨天晚上那神奇的发现...

唐承轩今年二十四岁,正是本命年,他的父母是清河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医生,四年前在出差的路上,双双遭遇车祸去世,只留下唐承轩和十岁的妹妹唐文蓉,那一年他二十岁,正在芝城财经大学外贸系读大三。

好在有姑姑唐芳帮忙照顾妹妹,否则他连大学都念不完,仿佛一夜之间,唐承轩由一个懵懵懂懂的少年,一下子成熟起来,人情冷暖,世态炎凉,贪婪与背叛,唐承轩比他的同龄人更早的经历了这一切...

昨天晚上,唐承轩在家里清理旧物品的时候,突然发现一堆杂物中冒出晶莹的白光,唐承轩吃了一惊,赶紧扒开那一堆旧东西,露出一个小小的银戒指,只见戒指上闪闪发光,宛如天上的星辰一般璀璨。

唐承轩把闪光的银戒指拿在手中仔细辨认,一丝苦涩涌上心头,那是五年多以前,学校组织到黄山旅游,和小玲一起,在一个地摊上买的,据说是什么朝代的遗物,如今早已物是人非,看着这枚银戒指,唐承轩不禁有些痴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当唐承轩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刚刚拿在手上的戒指竟然不见了,这一下惊得唐承轩有些不知所措了,怎么回事?明明刚才还在的,转眼就不翼而飞了,难道不小心掉到地上了?唐承轩在地板上仔细搜寻了半天,结果一无所获,最终不得不放弃。

好不容易平静下来,唐承轩才发现这么一折腾,竟然出了一身的汗,虽然现在是三月底,正是**明媚的季节,但是早晚还是比较冷的,冲了一个凉水澡,唐承轩早早的睡下了。

在半梦半醒之间,唐承轩迷迷糊糊的觉得自己走到一个房间里,转来转去怎么也出不去,一下子清醒过来,只见四周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唐承轩往前走了几步,觉得被什么东西挡住了,伸出手去一摸,好像是一层透明的薄膜,看不见,但是摸得着。

唐承轩转过身来,往另一边走去,走了十几步,又被一层透明的薄膜挡住,忽然,唐承轩整个人一下子呆住了,我的手呢?明明伸手摸到了什么东西,为什么看不见自己的手?唐承轩把手伸到眼前,可以感觉到手的存在,看上去却什么也没有,低头看向自己的身体,也是一样,能感觉到身体,但是什么也看不见。

唐承轩莫名惊诧了,这是怎么了?难道自己已经死了?变成鬼魂了?一连串的问号浮现在唐承轩的脑海里,弄得他都快要失去思考的能力了,真的有鬼魂这种东西存在吗?鬼魂需要思考吗?鬼魂有大脑吗?又是一连串的问号。

唐承轩陷入无限纠结之中无法自拔,魂不守舍的四处乱晃,碰到东西走不了,就随便换个方向继续走,也不知走了多久,忽然碰到了一个什么东西,让他浑身一凉,一个激灵,终于从无限纠结之中清醒过来。

唐承轩伸出手往前面摸去,一股信息忽然冲进了他的大脑,好像千万根钢针同时扎一样,唐承轩瞬时间昏了过去。

窗外的月亮被一层乌云遮住,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正所谓春雨贵如油,大地上,原野上,马路边上的绿化带上,一棵棵嫩绿的小芽冒了出来,贪婪的吸收着天赐的养分,可惜好景不长,一阵风将乌云吹走,雨也就停了下来。

床上躺着的人动了一下,发出一声痛苦的**,唐承轩醒了过来,只觉得自己头痛欲裂,睁开眼睛向窗外看一眼,外面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这么说天还没亮。

过了片刻,唐承轩觉得头痛的好了一点,又觉得口干舌燥,爬起来倒了一杯凉开水,一口气喝下去才觉得好受了一些。

一杯凉开水下肚,唐承轩彻底清醒过来了,感到自己的脑海里忽然多了许多东西,唐承轩闭上眼睛,集中精神,感应脑海里的信息,原来那个发光的银戒指叫做星辰戒,是一位名为六合神君的前辈高人留下的传承宝物。

这位六合神君前辈,一生沉迷于修炼之中,无儿无女,徒弟都没有一个,在突破他自己所在的世界,前往更高层次的世界时,为免自己一身所学消失于世间,特意制作了这件传承宝物,将自己数十万年收集的各种修炼功法,法宝丹药,材料物资统统封存在这枚星辰戒中,留待有缘之人。

星辰戒实际上是一个空间宝物,里面封印着一整个星辰世界,传承者必须修练六合神君前辈传下的六合神诀,每修炼到一个层次,就会打开星辰世界的一部分封印,得到相应的法宝物资。

唐承轩呆若木鸡,完全不能相信,自己竟然会被天上掉下来的这么大一个馅饼砸到,唐承轩活了二十多年,一直以来都没什么好运气,苦难倒是经历了不少,若不是脑海中清清楚楚的六合神诀入门篇功法提醒他,唐承轩都觉得自己已经疯魔了。

好不容易静下心来,消化完这骇人听闻的信息,唐承轩走到床边,盘腿坐下,按照六合神诀入门篇功法开始修炼起来。

唐承轩的外公林远河是一个老中医,祖传有一套灵枢针诀,老爷子仗着这套灵枢针诀,在当地小有名气,开了一家杏林医馆,奈何这套针诀太难修炼,林家祖祖辈辈好几代人,没一个人将这套针诀修炼到大成的。

林远河有三子二女,除了大儿子林雪松修炼了这套针诀,其他人包括唐承轩的母亲林雪芝,都最终放弃了针诀的修炼,孙子孙女倒是有五、六个,这些年轻一辈更是夸张,竟然没一个愿意学的。

林老爷子万般无奈,为免祖传针诀失传,打破了灵枢针诀只传林家子弟的祖宗家训,将灵枢针诀先后传授给了自己的外孙唐承轩,和外孙女陈晓娴,陈晓娴是唐承轩的小姨林雪鹃的女儿。

获得传授的那一年唐承轩是九岁,陈晓娴要早一些,几年以后,在陈晓娴只有七岁的时候,林老爷子就将灵枢针诀传授给了她。

林老爷子满腹辛酸的将祖传针诀传授给二人,也许是林老爷子当时的表情,给了唐承轩太大的震撼,虽然始终没有什么进展,唐承轩却从来没有放弃过灵枢针诀的修炼。

就这样苦苦修炼了十二年,一直到大学快要毕业的时候,唐承轩终于修炼出了灵枢真气,此后又修炼了几年,算是小成,虽然没什么大作用,可是身强体健,一个人对付三、四个成年壮汉倒是没什么问题。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