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第一章

中越边境

两座山的中间夹着一条曲曲折折的小路,山不高但是满山的树木花草一直绵延到小路的旁边,四周景色怡人,各种不知名的野花灿烂的开着,小鸟的叫声很动听很悦耳,可是这一片安静祥和的景象里面却蕴含着杀机。

安浩东趴在草丛中手拿着狙击枪眼睛透过瞄准器一动不动的目视着小路的方向。这是特种部队来到这里执行任务的第三天了,安浩东和他的队友们小心谨慎的在这里静静的等待目标的出现。

据可靠的消息称这条隐蔽的小路将有一伙越过我国的边境线偷运大量的毒品,上级部门对这件事情很重视,要求特种部队鹰大队和边防武警联合作战消灭这个走私毒品的团伙。

安浩东是特种部队鹰大队的一名狙击手,这是他进入特种部队第三次执行边境作战任务,前两次他的表现可用完美一词形容。

“你说他们今天有可能来吗?”安浩东旁边的观测手说。安浩东没有说话还是一动不动的注视着前方,眼神犀利发出让人胆颤的寒光。

“目标进入视线,各点做好迎战的准备。”大队长沉着的语气透过无线电传到安浩东的耳朵里。

“他妈的,终于来了。”安浩东眼睛里露出一丝欣喜。

“等他们全部越过边境线再打,E点做好收尾的准备,不能让一个敌人再返回边境线。”大队长说。

“E点收到,已经做好迎战的准备。”安浩东咬了咬嘴唇说。

很悠闲的走着,每个人都是全副武装,腰边挂着手雷手里拿着轻型机枪。这是们开辟的一条新的运输线,可是他们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这条线这么快就被盯上了。

安浩东瞪大了眼睛看着那伙完全的越过边境线进入伏击圈,随着大队长的一声令下,安浩东手指扣动扳机子弹准确的穿过一个的脑袋,然后就是大面积的枪声,还没有做好战斗的准备就已经有大半做了枪下鬼。可是们一个个也不是等闲之辈,他们从刚开始的慌乱中镇静下来,然后迅速的钻进对面的树林中寻找隐蔽的位子。

枪声停止,双方陷入了僵持。

“队长,我们应该下山从侧翼对敌人继续进行打击,不可让他们重新回过边境线了。”安浩东有些着急的说。

“他妈的,真是小看了这帮孙子了。”大队长有些气愤的说, “他们是逃不掉的,那边还有边防武警守着,我们先等等。”

时间在一点点的流逝,们开始心乱,有的想跑回国界碑但是都死在安浩东的枪口下。一共二十五个人已经死了二十个,剩下的五个人扎了白旗然后其中的一个走了出来,说要是放了他们那些毒品全部送给这些军人。

“想收买老子,他姥姥的。”队长笑着轻声说, “他们已经到了最后的崩溃阶段,敌人已经丧失了战斗力,现在我命令每四个人一组对敌人进行全面性的搜索,不可让任何一个敌人回过边境线,我们要速战速决。”

安浩东听到队长的话很是激动,他是一个酷爱战场的人,近距离的格杀更能够刺激他的兴奋神经。

当安浩东遇到那帮的时候,他们正在拼命的往国界碑的方向撤退。安浩东一个箭步跑了过去,这时候最后面的那个举枪就要朝安浩射击,安浩东没有等到他开枪身体飞在空中双腿夹着拿枪的只胳臂用力的扭动,很痛苦的摔倒在了地上,枪丢在了一旁,手臂断了。

鹰队的其他队员很快的制服了另外的三名可最前面的一个跑的最快眼看就要跑过国界碑,正在跑动中的安浩东突然停了下来,半蹲在地上,手举着狙击枪瞄准,射击。躺在了地上,可是还是往前努力的爬着,手就要触及到国界碑的时候,安浩东再次射击,子弹穿过了那个的手。满手是血的蜷缩在地上,这时候两名鹰队的队员跑了过来抓着那个的腿把他给拉了回来。

一切还算是很顺利的结束,安浩东站起来脸上挂着笑容。

在返回营地的途中,那个扎白旗投降的眼睛一直盯着安浩东看,然后哈哈大笑,说: “你以后不得好死。”

“妈的,你说谁呢。”安浩东站起来狠狠的踢了那个一脚。安浩东是一个急脾气的人,只有手里拿着狙击枪作战的时候他的心才能够平稳下来。

那个看着安浩东还是不停的笑,可他的笑容在一刹那小时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阴云,眼睛好像要射出毒光一样,看着安浩东狠狠的说, “你不得好死,你会比那些人死的更惨。”他所指的那些人就是和他一起运毒品的那些人。

安浩东听到这句话正想动手,他身边的队友拉住了他,现在这个人是俘虏,不能对他动粗,这是纪律。

“你是安浩东,特种部队鹰队的狙击手,身体素质很好,去年你们集团军比武大赛第一名,擅长丛林作战,跑动速度奇快。你这是第三次和我们作战,前两次你就杀了我们将近二十个兄弟,我们的老大对你是恨之入骨,他一定会杀了你。”那个恶狠狠的说。

“对了,还有你们这帮人的家人也要死。”说完他朝安浩东的身上吐了一口痰。

安浩东听到这些话再也无法忍受了,他从身上掏出一把匕首,然后放到了那个人的耳朵边。

“你要干什么,你真想陪他坐牢啊。”他身边的战友拉着安浩东说。

“你放开我,要不我捅死他。我心里有数,你少管。”安浩东厉声的说。

“放开他,我很了解他,他真的会捅进去。”安浩东的观察手说。

安浩东看着那个说: “一遇到气流的颠簸你这只耳朵就没了,你信吗?”

“你想违反你们的纪律吗?”那个看着安浩东心里有些胆怯的说。

“你有种,我看得出来你不拍死,我把你的耳朵慢慢的一片片的削下来,让你好好的知道凌迟的滋味。”安浩东眼睛毒辣的看着那个说。

“痛快点,你杀了我吧。”那个的声音明显的充满了胆怯。

“杀了你,杀了你我要坐牢,说不定我还要上刑场,我没那么傻你明白,我只是想要你的耳朵,因为他是我的战利品。你给我仔仔细细的听清楚,如果你想让你的那帮杂碎来杀我,尽管来好了,只要你杀不死我,我会把你们一个一个都杀了,把你们的耳朵拿去喂狗。”安浩东咬着牙狠狠的说。

“听见了,我听见了。”颤颤巍巍的说。

“听见了,就把我刚才说的话一个字一个字的刻在心里,这一路上给我老实呆着,你要是有一句废话。”说到这里安浩东狠狠的在那个身上打了一拳。

安浩东坐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就这样狠狠的看着那个那是一个久战沙场的军人眼里特有的寒光。看着这双眼睛,心在颤抖。一路上很安稳的没有再说话。

回到营地的时候,大队长知道了这件事情,很生气。把安浩东叫到身边大声的说:“你还知不知道自己是一个军人啊,你这样的行为和过去的土匪有什么两样,你心中还有没有纪律啊,不知道不可以虐待俘虏嘛,你小子什么时候能让我省点心,只要是离开了战场你小子就犯浑。你这个臭脾气什么时候能改改啊。”

安浩东不敢说话也不敢看队长的眼睛,他心里知道队长很爱护他。安浩东是这个队伍里面唯一一个犯错误和得到嘉奖次数一样多的人。

“好了,回去写份检查,好好思过。”说完这句话队长转身走开了。安浩东心情有些不快的回到宿舍里趴在桌子上开始抓耳挠腮的想该怎么去写检查,这是让他最头疼的一件事。

军营里的生活规律而统一,每天早起跑五公里的越野,然后开始做各样的训练。安浩东是一个在战场上脑子灵活反应很迅速的一个人,所以他的每次训练考核都是全队里最好的。队长对于他这样的一个人也是又爱又恨。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