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有可无的序

可有可无的序

2011年9月年,蓟县九龙山,两个20多岁的年轻人行走在登山道山上,一人剑眉星目,高挺的鼻梁强化着他的自信神采,此时他神态悠闲,嘴角微微上钩,脸上似乎永远带着办公室主任式的微笑,另一人此时却满脸不服,眉头紧蹙,似乎窦娥冤是发生在他身上一般。

窦娥冤口中道:“老潘这个项目我不接,我是来做技术的,不是做裱糊匠!”

“公司要赚钱不是,老夏身上每年背着多少销售指标你不是不知道,真按你说的做,这个季度一完,董事会就得叫老夏下课。”神态悠闲者劝慰着,“你坐到老夏那个位置上,也只有这样做。”

‘屁股决定脑袋?’

‘这说明屁股下面那玩意比脑袋稀缺,兄弟,我们这样的公司,理想主义是没有前途的’

‘那以后就用这样的产品和市场竞争?’

‘董事会都是些什么人你也清楚,产品不是最重要的”

‘那什么最重要’

神态悠闲者微一停顿,脸上仍然带着“办公室主任式”的微笑,看了一眼对面一脸官司的脸道:“是政治?”

满脸委屈的人不再说话,他名叫刘民有,28岁,与眼前这个神态悠然的陈新是大学同学,毕业后他考上研究生,陈新直接就业在这个垄断企业的下属公司,2009年刘民有毕业时,陈新已由技术改行做管理,找了最大董事的女儿当老婆,他老婆相貌比陈新差了几个台阶,刘民有称之为政治婚姻,陈新在几位老总及董事会之间游刃有余,成为总经理助理兼办公室主任,上下关系都处得极好,并且今年有希望提升为副总,成天把讲政治挂在嘴边。

而刘民有是从农村来的,研究生毕业后经陈新介绍到现在公司,目前担任项目负责人,是公司技术骨干,到现在连房子都还买不起,女朋友尹琬秋的父母由此强烈反对他们的婚事,尹琬秋三天两头的催他买房,最近一直焦头烂额,就发展前景来看,他自己也知道无法与陈新相比,或许就是他不懂这个所谓政治。

此时两人在山路上绕过几个圈,已来到九龙山最高峰黄花峪,放眼四周,群山环绕,层峦叠翠,残余的淡淡雾气缭绕山谷之中,恍若仙境,两人都不觉心胸一开,似乎空气也清新了不少。

观看一会后,刘民有自顾自找个树干坐下,打开手机准备看看新闻,陈新带着笑到他对面坐下,打开包,递过来一瓶可乐,劝道“兄弟,公司的问题很多,如果想要改造它,就要先融入它,没有力量,一切理想只是空谈,有空了你可以看一些人物传记和历史书籍,就会明白了”

“你以为我还忧虑公司的事情?”

“哦,那是什么事,终身大事?“

“也差不多,尹琬秋家要我买个大房子,105的,首付都还差6万,你借我点如何“

“没问题,那老潘那破项目你得接下来。”

刘民有两眼一白“你小子乘火打劫,是不是他答应在你当副总的事情上帮忙了?我的项目组可不是你们领导交易的工具。”

陈新陈新眼珠转了一转,夏总经理因为在更高领导层面的失误,被替换已经是确定无疑,他已打算改投潘总,一旦潘总成为下一任总经理,他也将进入副总行列。这些现在当然不能对刘民有说明。

“呵呵,这哪是打劫,是从公司大局出发么,公司发展了个人才会有发展么,我当上副总,可以提高员工地位,帮你实现技术理想,如何?”

刘民有的眉头皱了又皱,显然经过了一番心理挣扎才答应下来,“那,好吧,到时候你可要记得你今天的话。”

陈新一拍手:“兄弟爽快,加班费你们自己找票据,我来处理,但下个月15号之前我要东西。现在我们就下山。“

陈新说着抬头看看天空,眼前的情景却突然让他的标准笑容凝固在在皮肤上,刘民有顺着陈新的目光看过去,一个巨大的金字塔形飞行物已经无声无息的停靠在斜上方的天空中,闪闪发亮的充满金属质感的躯体在空中缓缓转动,旁边一个尺寸小很多的外形相同的缩小版飞行物正环绕着大金字塔飞行,陈新头脑中一片空白,指着天空,不待两人做出任何反应,大金字塔上方出现了一道白色的螺旋光体,慢慢转动着,两人所在位置也包围起来,陈新忽然感觉到时间似乎消失了,再过了一瞬间,四周一片白光,两人都失去了知觉。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