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传家宝

第一章 传家宝

李想从黑暗中醒了过来,不过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才发现似乎有点不对劲!这里不再是央视寻宝走进盐都的节目现场,没有鉴宝大师,也没有众多的持宝人,更没有主持人和摄像机。

这里很安静,似乎是一间古色古香的卧室,李想还只在电视里面和影视旅游区看到过这种房子,屋内的家具似乎并不是仿品,而是真正的名贵木材所制。

李想再往自己身上一看,差点没吓一大跳,因为他身上穿着的,竟然是古人的衣服!李想有点弄不明白了!这到底是什么地方?该不会是某个古装电视剧的拍摄现场?或者说是寻宝节目搞的吧?

李想开始回忆起来,他记得自己好像是从家里面抱了一个南宋官窑的青釉弦纹盖瓶去寻宝节目找专家鉴定一下,那是他家传的唯一一件古董,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正好遇到央视寻宝节目来到盐都,李想便抱着这东西去上节目了。

一方面他是想弄清楚这件东西到底是不是真的,又能值多少钱。再一个就是他还从来没有上过电视,做为一个在混凝土公司打工的吊丝青年,李想既买不起房,也买不起车,家里世世代代都是贫苦农民,所以他二十八了也没有找到对象,现在还是单身汪一只。

李想在网上专门查过,宋朝的瓷器近年来行情很不错,特别是宋代的官窑瓷器,在艺术成就方面并不下元代的青花瓷,价格也同样高得吓人,2015年,中国嘉德春季拍卖会上,一件南宋官釉贯耳尊以1000万港元的价格成交。而在即将到来的北京中拍国际2016年春季拍卖会,还将上拍两件海外回流的官窑瓷器精品,均为南宋官窑典型作品,据称价格可能会更高。

所以一听到央视寻宝节目走进盐都,李想就迫不急待地说服了他老爸老妈,要是家里那件据说是宋朝的古董,是真的传家宝,那就真的发了!按照行情来估计,他们家的传家宝少说得值五百万吧!

因为宋朝的官窑瓷器,是宋朝五大名窑之一,官窑是专为皇家烧造高档瓷器的场所,在瓷器中只占极少数,一般来说都是精品,由于高超的烧造技艺和艺术水平,所以价值惊人。可以说在南宋官窑的瓷器真品极少,而且大部分真品都是被收藏在故宫和海外博物馆,私人手里的真家伙可不多见,能够确认“宋官”的完整器物,也是凤毛麟角,极其珍罕。

当然,李想也没抱太大的希望,毕竟自己家里可是世代的农民,那件东西估计是爷爷辈的买的仿制品吧,可能年限比较久远一点,搞不清楚罢了。

虽然李想的父母有些不太高兴,毕竟那件东西是祖上传下来的,要是拿去卖了不是败家吗?但他们也知道,自己的儿子,因为家庭条件差,都28了还没找到对象,老两口也是挺着急的,现在说亲,人家都要问在城里买房了没?只要听说没房,那多半连见面都不愿意。

老两口一直在家刨那点地,根本挣不了多少钱,更不用说给儿子买几十万一套的房了,李想虽然工作几年了,但在盐都市工资普遍较低,三千多算是较高了,但要想存钱买房,也是不可以想象的。

李想的爸妈同意了,毕竟他们心里也一直很愧疚,很多人都给儿女买了房,可他们既没有做生意的头脑,也没有出去打工,买房的事情根本想都不敢想,眼看儿子都快奔三了还没找到对象,老两口怎能不急?如果家里那东西真能像儿子说的那样,不说卖几百万吧,就是卖个几十万,用来买套房,儿子找对象的事情就要好办得多了。

李想小心翼翼地带着传家宝,就走进了海选现场。这次“走进四川?盐都”大型民间收藏鉴宝活动藏品海选首日,有近千名收藏爱好者带着自己的宝贝来到海选现场,上午八点已在指定区域排起了长龙。

李想还记得,海选现场人声鼎沸,人流涌动。很多人都带着自家宝贝,或肩挑,或手捧,或拖着行李箱,来到现场与专家们近距离接触,进行鉴宝交流。当然,更多的人是想借此机会,免费让专家鉴宝,但是多数人的宝贝都是仿品,毕竟古玩市场上淘来的东西,真的能有几件?捡漏毕竟是极少数。

海选分为瓷器组、书画组、珠宝组、杂项组、青铜组等5个组别,经过筛选将会选取精品藏品进入一周后的复选环节并可参加节目的正式录制,而且还会从众多藏品中评选出1件作为盐都市“最具历史文化价值的藏品”。

李想抱着传家宝,来到瓷器组,排了好久的队,才终于轮到他上场。没想到,他的传家宝竟然被现场的专家鉴定为真品,当时的轰动了,毕竟这是南宋官窑瓷器呀!举世罕见!

李想并不懂古玩,但他相信专家不会看走眼。所以接下来的几天,他都是小心翼翼地看守着传家宝,他的父母也震惊了,专家估价不低于二百万,当然最终还是要到节目正式录制的时候,由全国著名的瓷器鉴定专家来确认。

李想很清楚的记得,节目录制的现场,观众并不多,也就是一两百人,然后有四位专家,轮到李想的时候,他小心翼翼地抱着传家宝,来到专家面前,结果专家一鉴定,是真家伙!

“南宋官窑,釉极厚,故便有厚釉薄胎之说法,你这件藏品,更是一种冰裂鳝血纹,是南宋官窑的绝佳之作呀!所谓冰裂纹,如同冰糖云母一般,大家看这件藏品,釉面出现的纹片其实是一种缺陷,它是制作过程中工艺处理不当,胎釉膨胀系数相差过大,使釉面发生裂纹,但我们的祖先巧妙地利用这种缺陷美,作为装饰瓷釉的特殊手段,使这种釉面纹路通过工艺的调整,控制裂纹的大小和疏密,形成纹片碎路,纵横交错,极不规则又在规则之中。所以这件藏品,可以说极为罕见,根据市场上的行情,最少也得值五百万!”专家的话似乎还清晰地回响在李响的耳边。

李想记得,当时自己太过激动,抱着传家宝离开的时候,一不小心就踢到了台阶,接下来就发生了诡异的一幕,传家宝摔在李想的脚下,化为无数碎片,李想的意识也陷入了一片黑暗!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