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失踪

第一章,失踪

近几日,皇城内外,从三岁至五岁,聪颖活泼,长相秀气,四肢健全的小男孩无故失踪,有的是在外面玩耍无故丢失,有的是在书房中温书凭空消失,有的夜半就寝安然无恙早上起来不见踪影,这样的案件进至皇城内外,远至个个小县城,屡屡发生,整个净月王朝人心惶惶,凡是有孩子的家庭纷纷陷入恐慌,终日守着孩子惶恐不可终日,农民不敢劳作,商贩闭门谢客,生产每况日下。

纵使家家户户大门紧闭,密不透风,每日依然有孩子失踪,他们像无孔不入的鬼怪,眨眼的功夫将孩子神不知鬼不觉的偷走。

孩子失踪案件多日不曾破解,导致孩子的父母神经紧绷,看谁都像坏人。

他们神出鬼没,可能你身边的某个人在一下秒就可能将你的孩子带离,可能身边擦肩而过的路人,正将鹰爪伸向你的孩子,无论你怎么的小心翼翼,草木皆兵,那些孩子就在你的眼皮子地下失踪不见了。

朝堂之上,皇上锐利的双眼瞪诚惶诚恐匍匐在他脚底下的臣子,气愤的将手中的折子腾空甩出去,恨不能用折子杀了他们。

“这样的事件,竟在天子脚底下发生,难道你们就没有什么跟朕说的吗?还是朕给的份录太高,让你们忘记了脑袋是干什么用的了。”此时此刻的臣子在皇帝的眼里就像一群比狗还不如的窝囊废,看到他们如此懦弱的样子,皇帝杀气腾腾。

皇上一句话,底下的人脑袋垂的更重了,大气不敢抽,额头的汗密布而下。

气氛凝重,压抑的人透不过气,皇上旁边的太监吹着脑袋,但因为见过大场面,镇定自若的站在一边。脸色苍白。

“这样的案件已经在周边县城发生了上千起,上千个无缘无故的孩子消失,假以时日,经过组织上的特殊训练,就是一个以一敌百的强大军队,你们是嫌朕的日子太过清闲了,还是嫌你们的脑袋太过沉重,需要朕给你们摘下来吗?”一想到那些消失的上千个孩子,十年后,就是一个十分强大的黑暗组织,如果目的是皇上……皇帝越想越生气,龙颜大怒。

“皇上赎罪,皇上保重龙体。”群臣跪首呼道。

“保重龙体,恐怕该保重的是你们,朕给你们半个月的时间,半个月内,朕没有看到凶手,全部诛灭九族。”说完,气势汹汹的甩袖子离开,看着明黄的声音消失在大殿,当守的太监,一甩浮尘,吊着公鸭嗓子说道。

“退朝。”

声音响彻整个皇宫,金銮殿侍卫离去,当守太监马上小跑的跟上已经走远的皇上,等确认皇帝走远了,大臣们这才敢抬起汗流浃背的身体。

一朝天子一朝臣,伴君如伴虎。十年寒窗苦读,依照金榜题名,本以为可以光宗耀祖,光耀门楣,为朝廷效力,当进入皇宫才知道,这鲜明的表面下,是一具具尸体留下的血液。

“丞相,这可怎么办啊?”一个人焦急的问道资深的丞相,请求答案。

“怎么办?哼。“毕竟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阴险的双眼狡诈的放着光芒,像一只披着狐狸皮的狼。

“查,你没有听皇上说吗?只有半个月的时间。“

“这可从何查起啊,这些人做事干净利落,没有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也没有任何的可以行踪,无从下手啊。”

“呵呵……张大人难道只当了一天的官吗?这么简单的事情还要我来说。”丞相一副看不起人的样子,走出大殿。

张大人跟在身后,走出大殿,臣子们纷纷的走出皇宫的大门,人人自危。

静谧的午后,点点阳光斑斓的从树上洒下,点点星光,一个粉雕玉琢的小男孩,大约五六岁的光景,靠在粗大的树干上,闭着的眼睛,睫毛轻轻的颤动,黑色的衣服,将小男孩陪衬的更加的粉嫩,可爱。

“洛洛,怎么睡这儿来了。”一个衣着光鲜的夫人,头上的金步摇在阳光下打着金色的光芒,慈爱的双眼看着在树影下的小男孩,点点的阳光,斑斓的打在小男孩的脸上,显得那么的不真实。

“娘。”在听到妇人呼唤的同时,小男孩打开了眼睛,眼神清澈的看着阳光下的夫人,甜甜的唤着。

“我没有睡着,我在听风声。”洛洛跑到夫人的身边,抓着夫人衣摆撒娇的说道,夫人蹲下身,看着自己唯一的孩子。

“哦?那洛洛听到什么声音啦?”

“娘,洛洛听到了好多的声音啊,风吹起了洛洛的头发,扫荡着洛洛的脸颊,好痒啊。”洛洛咯咯的笑了,仿佛那阵风此时正调皮的跟洛洛躲猫猫。

“那风真调皮,挠洛洛的痒痒啊。”

“是啊,娘,风吹动树叶发出沙沙的响声,还有啊,风还会唱歌呢,吹动窗台上的风铃,会发出清脆的音乐,吹在空洞的洞穴,会发出嗡嗡的声音,还有好多好多啊,洛洛喜欢跟风玩。”

漂亮的小人儿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睛,一双桃花眼似乎能勾去人的魂魄,这个午后,夫人看傻了,好像被小人儿摄了魂魄。

“娘,娘,娘……”看着出神的夫人没有回应他的话,小小的手挥动在夫人的眼前,看着自己的手在夫人的眼睛里挥动,小人儿像是找到了新的玩具,在夫人的眼睛里照着鬼脸。

“洛洛,这是在干什么?”夫人看着在自己面前摆鬼脸的小人儿,又好气又好笑。

“娘,娘,你看,娘的眼睛里有洛洛……”小人儿挥舞着手,兴奋的叫道。

“呵呵……当然咯,只有瞎子的眼睛里才不会有洛洛。”夫人抱起小人儿,转过身走在细碎的石路上。

“娘,为什么瞎子的眼睛里没有洛洛呀。”洛洛好奇的问道,水灵灵的眼睛里满是天真的问号。

“因为瞎子什么都看不见啊,所以瞎子就看不见娘最宝贝,最美丽的洛洛呀。”夫人想到刚才被洛洛给迷住了,自己都受不了自己的花痴的笑了,都怪洛洛长得太好看了,明明是是男孩,却长得比女孩子还要美上几分,如果是个小女孩,长大后肯定是个红颜祸水,是个男孩也是件好事情。

“啊?那瞎子岂不是很可怜。”洛洛感伤是皱着小脸蛋,为那些不能看见东西的人难过。

“他们看不见美丽的小鸟,看不见绿绿的草地,看不见红艳的花朵,看不见飞舞的雪花……娘,他们是不是很可怜啊。”

“这个……”夫人没有想到一个三岁的小孩子心思这么的细腻,有些后悔跟小孩子说这些。

“可是他们能听见常人听不见的声音啊?”

“真的吗?”洛洛的眼睛立刻变得雪亮,清澈。

“嗯。所以啊,如果洛洛不听话,说了他们的坏话,他们可是会把洛洛抓走的哦。”夫人故意吓唬的说道。

洛洛赶紧用双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很害怕的抱着夫人的脖子。

“洛洛很听话的。”

“呵呵……”夫人被洛洛的可爱表情给逗笑了,但是想到最近发生的小孩子离奇失踪案件,夫人发愁了,心里更是害怕,这个小孩来之不易,是他们一家的命根子,自从案件发生到现在,夫人寸步不敢离开洛洛的身边,连眨眼睛都不敢。

夫人抚摸着洛洛的后脑,想着最近发生的事情,疲惫的脸上满是担忧。一个月来她没有一天睡过好觉,每天夜里和丈夫抱着小孩子,丈夫睡一会儿,然后醒过来顶替妻子的位置,但是两个人都会不约而同的被梦吓醒,再也无法入睡。

“爹。”抱着夫人脖子的洛洛高兴的张着双手,朝着向他们走过来的男人喊道。

“洛洛。”男子充满父爱的看着洛洛,夫人抱着孩子转身,放下兴奋的洛洛,洛洛小跑到男人的身边,男人伸手将洛洛抱过头顶。

“洛洛,呵呵……爹的乖儿子,今天有没有听话啊。”

“夫君。”夫人走到男人身边,深情的唤道,看着两个嬉闹的父子。

“夫人,辛苦你了。”男人将洛洛放到怀里,一只手抱着洛洛,另一只手拉着爱妻,深情的对望。

“爹,洛洛今天有听话哦,还背了一首诗,娘夸洛洛很聪明呢。”洛洛自豪的说道。

“哦?是吗?那洛洛被给爹爹听。”将洛洛放到草坪上,坐在洛洛的身边,夫人在小孩子的另一边坐下,一家人坐在青幽幽的草坪上,阳光静静的打在一家人的身上,温馨的小草坪上只有小男孩,张着嘴巴背诵诗文。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夫君,那件事情解决了吗?”夫人担忧的问道。

“没有,那些失踪的孩子不但没有找回来,而且已经越来越大,周大人的两个儿子昨夜失踪了,恐怕再也找不回来了。”

“那夫君,我们的洛洛怎么办……”夫人担忧的流下泪来,已经蔓延到了周家,不久就是……夫人不敢往下想。

“夫人,不用担心。”

“我怎么不担心,我就洛洛这么一个孩子啊,如果……夫君,想想办法啊。“

“夫人,办法不是没有,只是……夫人。”男人将头瞥向一边,不忍心说出口。

“夫君,现在都什么时候了,有什么你就说吧。”

“他们只要灵活,聪明,没有任何残缺的人。”最后男人闭上眼睛沉声的说道。

“什么?老爷你是说……”夫人睁大眼睛,看着阳光下正聚精会神背诵诗文的洛洛,眼前一片晕眩,脸色惨白,嘴巴张了又张,说不出一句话来。

“老爷……”夫人擦擦泪水,沉痛的喊了一声,男人不忍心的站起身,太过突然的动作,吸引了洛洛的目光。

“爹,怎么了?洛洛背的不好吗?”

“没有。洛洛背的太好了,爹激动的站起来了。”男人重复坐下,将洛洛抱到大腿上。

“真的吗?娘……咦?娘你怎么哭啦?谁欺负你了吗?”

“没有。”夫人赶紧擦掉泪水,睁着刚哭过的眼睛微笑的看着洛洛。

“娘是太感动了,我们家的洛洛真聪明。”

“啊?那洛洛以后都不背诗文了,娘就不会哭了。”洛洛天真的说道,笑容灿烂的跑到夫人的身边,抱着夫人。

夫人的眼泪掉的更凶了,眼神无助的看着男人,男人于心何忍,那是自己的孩子,不想失去,也就只有这个办法了。

晚上,洛洛沉沉的在夫人的怀里睡过去,看着睡在外面的丈夫,女人默默地擦掉不断流出眼眶的泪水。

“夫君,一定要这样吗?”夫人红肿的双眼看着坐在床上,靠着床被正在沉思的夫君。

“夫人,这是唯一的方法,也是唯一的出路。”男人忍着痛苦沉声的说道,被窝里的拳头,不断的缩紧,指甲刺破粗糙的皮肤流出点点血迹。

“可是,我们的洛洛这么的聪明,活泼,我怎么忍心。”女人控制不住泪水,用手帕捂住嘴巴,将头转向一边,怕自己的哭声,吓醒了孩子。

“夫人,目前三个选择,第一,打断洛洛的腿,第二,打折洛洛的手,第三,喂洛洛喝下散魂汤,让他一辈子痴呆。”男人狠心硬生生的说道,说完走下床,打开门,将爱妻的呜咽关在房间里。

夫人绝望的看着紧闭的大门,看看正睡的的香甜的孩子,真的要这样做才行吗?一定要洛洛受苦受难才能呆在自己的身边吗?

洛洛才三岁,还有更美好的未来等着他,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打断了腿,对于活泼爱动的洛洛,比杀了他还残忍,打折双手,夫人无法想象以后面对他那条断手该怎么面对。

夫人抱着熟睡的洛洛痛哭流涕,这是外面响起了嘈杂的声音,灯火嘹亮的从窗外照进来,以为是有人来抢洛洛了,夫人抱起熟睡中的落落,来不及穿衣服从床上跳了下来,从窗户缝中看外面的情形。

外面聚了一大批的人,个个穿着军服,手上拿着火把,她的丈夫被人反绑住手,跪在地上,嘴巴淤青,额角流血,身上的衣服不仅脏了而且破了几道划痕。

为首的正是周大人,还有她的大伯,她丈夫的大哥。

“娘,怎么了?”洛洛揉着迷蒙的双眼,看着脸色苍白的母亲,不明白的问道。

“嘘。”夫人紧张的捂住洛洛的嘴巴,看了看空旷的房间,眼睛慌张的乱飘,没有一个能藏身的地方。

他们家几代经商,没有任何的武功底子,手无缚鸡之力,肯定不是他们的对手,可是孩子是无辜的,他们来势汹汹肯定不简单,得把孩子先藏好。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