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董卓专政

第一章 董卓专政

公元189年10月,大汉都城洛阳。德阳殿内的金漆雕龙宝座上,坐着一位身穿五爪赤龙服,头戴玉珠皇冠的小孩,这人正是即位不久的小皇帝刘协。只是刘协面色疲惫,态度懒散,丝毫没有帝王的威严之色。

玉阶梯之下跪坐满了文武大臣,这些大臣都耷拉着头胆战心惊连大气都不敢出。大殿之前一个年约五十多的老头吐沫横飞,大肆喧哗,一点不把上座的天子当一回事。天下人谁敢如此无礼?唯有董卓尔。这人便是令大汉王朝威严尽失的董卓。

只听到董卓大声道:“今天下大乱,州郡拥兵自重,上不尊天子,下不体恤百姓,汉室江山风雨飘絮。黄巾贼人死灰复燃,限百姓于水火之中。咱家远在西凉,心系朝廷。尊大将军命诛杀阉臣,卫护帝都,为汉室江山立下汗马功劳。咱家不求名利,只愿汉室江山稳如泰山。”

董卓义正言辞,一番话有理有据,让人听了找不到反驳的依据。董卓顿了一下话锋一转“而今反贼曹操逃出洛阳,在陈留招兵买马,不听朝廷诏书,实乃可恨!司隶校尉袁绍弃官而逃,与反贼曹操狼败为奸,行不义之举,意图推翻汉庭而自立。太傅袁隗纵侄反叛,里当灭三族,警示小人!”说完,董卓恶目横扫,漫天怒意,一股杀气笼罩整个大殿。

大殿之内,无人应语,一片寂静。小皇帝刘协耸了耸肩,打了一个颤栗,无精打采的看着下面的众位大臣,仿佛一切都和他无关一样。

良久。

“陛下,国相,袁隗一族,四世三公,门生遍布天下。杀之寒了天下士子之心啊!”司徒赵温思索良久,找不到保住袁隗的办法,但是他是大汉忠诚之士,怎能看着同僚因莫须有的罪名诛灭三族,只能尽力劝解。

“哼,正因如此,不杀何以警示天下,况且身居高位者更应严惩,灭三族已经是轻的了。” 还想说什么的赵温,看到那董卓杀人目光只好作罢。

“陛下,相国,袁隗忠心为国,一生兢兢业业,报效国家,为大汉呕心沥血不曾有过怨言,现在怎能因为袁绍小儿之错,来诛杀大汉忠良,请陛下宽恕其死罪。”尚书卢植,不卑不亢,态度从容,大儒风范一览无遗。

“哈哈哈…卢大人想必是老了,怎可说出如此之语,卢大人是当世大儒,殊不知子不教父之过乎?可笑,可笑。今日若留下袁氏一族,定为大汉留下一祸端,你们都是大汉之臣,如此袒护叛贼,难道是要效仿吗?休要多说,胆敢再为其劝解者与袁氏同罪!”

太尉杨彪惶恐说道:“国相,袁隗并无大错,罪不至死啊,就看在昔日兢兢业业为大汉出力的份上,饶他一死吧。”董卓一听又有人劝解顿时庞然大怒,呵斥道:“在其位,谋其政。功过怎可相抵。今日饶恕一人,明日就有千万人如此,太尉想让大汉颠覆吗?来人把杨彪拉出去斩首。”

“诺”殿外宿卫们齐声响应,接着宿卫便从殿外跑上两人,向着杨彪抓去。

“相国,杨大人只是就事论事,并无反叛之心,还请相国大人放过杨大人吧,杨大人身居要职,在朝堂之上阐述自身观点实属其政,相国因此而杀忠臣,天下人会怎样看朝廷?怎样看相国大人?”中郎蔡邕退而求其次,不再为袁隗辩解。“袁大人,今日状况,谁都救不了你了,希望你不要怪我。唉…” 蔡邕心中暗暗叹息。

“相国,蔡大人所言不无道理,今日朝议首要袁氏一族,莫要错杀大汉忠臣,还请相国下令诛杀袁氏一族。”李儒捋了捋嘴角的胡子,向那董卓使着眼色。

看了看李儒投来的眼神董卓摆了摆手手:“好吧,看在杨大人忠心为国的份上就暂且宽恕吧”言毕,那老头面部一冷呵斥道:“牛辅,张济听令,命你二人抓捕袁氏一族,胆敢反抗,就地格杀。”

许久,朝议才在那董卓的默许之下结束。小皇帝看着董卓嚣张…

未央宫内,小皇帝看着眼前的卫士,有些兴奋又有些着急的小声说道:“爱卿,事情办得怎么样看了,有没有联系到王允,他有没有同意你的计策,快给朕说说。”

眼前的卫士听到小皇帝的询问便恭敬的回答“陛下,王大人知道是陛下出此计策时,毅然接受陛下之诏,我回来时王大人说让陛下放心,他女儿貂蝉肯定会完成陛下之托。”

“真的!太好了这样的话我们的计策就成功一半了,来日诛杀董卓,卿当为首功!”小皇帝手舞足蹈兴奋地说道。

“陛下,虽然王大人已经开始实施计策,但是陛下身边缺少勇士保护左右?”眼前的少年卫士有些担心的说。小皇帝挠了挠头疑惑道:“卿难道不是勇士乎?”

“陛下,小人只是陛下身边的卫士,不能左右军中士兵,陛下请想,待董卓伏法后,陛下何以主掌朝局?”

小皇帝想了想说:“朝中有百官执事,军中有都亭侯坐镇,当可无事。”

“陛下所言极是,但陛下只说出一二,陛下请想,董卓败亡,其部将会逃亡,都亭侯一人所掌兵马又能留住几人,但凡董卓一党逃出长安,毕竟是陛下的一大隐患,若贼众背水反扑洛阳,以陛下所有兵力是否能挡得住十万大军的进攻。况且郭淮,李榷,张济,樊稠都是当世悍将,怎会甘心就此败亡,即便陛下能杀退贼人,独坐洛阳,可会不会又有一个董卓出来把持朝政,左右大局呢,陛下再请想,倘若如此草率只杀董卓一人而不能聚齐其兵马的话 ,陛下怎能得到安全之地,若无安全之所,怎有立足之地,如无立足之地怎可号令天下?”少年卫士仿佛知道未来的动向一样,把历史发生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小皇帝要听的一愣一愣的懵懵懂懂的问道:“卿以为该如何?”

“陛下放心,只要陛下身边文武群臣皆握在手,陛下便可安心,文官一心为国,有三公在便可笼络群臣,迅速稳定朝局。陛下,问题的关键在于如何兵不血刃的掌控西凉军。如何尽可能的减少动乱,只有这样才能减少大汉振兴的时间。”

“卿说的这些,朕都不懂,具体该怎么办?”刘协期待着看着眼前这卫士。

少年卫士无奈的叹了口气“陛下,我只知道除去董卓的大概方法,至于细节部分我都不清楚,至于如何振兴大汉,我就更没办法了。”

“恳请陛下,赐我无字诏书,赐我便宜之权,我定当为陛下笼络世间大才。”少年卫士跪地请旨。刘协此时非常相信年前的卫士,没有多想便把这无字诏书给了这卫士。

拿到无字诏书的少年卫士没有丝毫的兴奋之色,只是看了看手中诏书,便拜别刘协离开了未央宫。

刘协看到少年卫士离开之后,嘟囔了一句“父皇,儿臣不知道该怎么办,儿臣只能相信他,希望父皇在天之灵能够保佑儿臣,诛杀董卓。”九岁的刘协两眼喊着泪花,说着与他年纪不符的话语。

小皇帝眼前的卫士名叫苏勇,本是西汉右将军苏建的后人,现在的苏勇只是一个平民,15岁因家中缺粮,难以为此生计,其父母不得已把他送到军营。没想到苏勇天分异常、力大无比,很快就成为了新兵营的佼佼者,因此被上官送到宿卫中,(宿卫:守护皇宫宫殿,保卫内宫)又因为苏勇年轻勇武且相当憨厚,便被宿卫最高掌管者卫尉大人调配到未央宫轮值,说也奇怪第一次轮值回来苏勇便不知何因直接晕倒在地,醒来之后的苏勇满嘴胡话,竟然不认识昔日的兄弟。众人都以为苏勇得了失魂病,并没有太放在心上,毕竟一个士兵生病而已,不会有人关注。慢慢的苏勇逐渐恢复了正常,因此也就没人在问起那天的事情。只是谁都不知道此时的苏勇,已经不再是原来的那个了…

此时的苏勇是一个灵魂穿越者,前世的苏勇命运多舛,生活尽是不如意。寒窗苦读十数年,本应风光无限一展所学,然现实却是,几近一年,四处求职四处碰壁。脚下路虽有千千万,唯独没有他的。未来路在何方,他不知道。幸运的是他有一个鼓励他,帮助他一直走下去的女友。因为有她,苏勇才知道生活虽然不如意,但至少不应放弃。因为有她,苏勇才有对未来的憧憬。然而苍天不怜惜,病魔的爪牙伸向了那个陪伴他、鼓励他的女友…他们的甜蜜、他们的未来就这样消失,消失的无踪无迹。

她就这样离开了他。没有了她的相伴,苏勇的世界顿时黯淡,了无生机。以酒消愁。以醉相忘,每当清醒关于她的回忆却如潮流般涌来。他就这样痛苦着活着,没有了她,陪伴苏勇的是他们定情信物,那半片青龙玉佩。二人各执半片,随身携带。原本代表二人坚贞不渝的爱情,如今却成了二人生死离别的相思…

福不双至,祸不单行。在一个电闪雷鸣、风雨交加的晚上。苏勇因为酒醉横走于马路之上被一辆来不及刹车的货车撞飞了出去…

落地之时,大量的鲜血从他的口中流出。在雨水的混合下,血水四散,流到了他的胸脯,渗透衬衫于那半块玉佩相接,那玉佩受到血的浸染,慢慢的发出淡淡的荧光,随着血水的增加这玉佩越来越亮,很快便把苏勇整个身体包围起来。苏勇只感觉到眼前有耀眼的光芒,在这光芒之中,有她笑着看着他。

就在此时胸前的玉佩发出万丈光芒,直上云霄,整个夜空都被照亮了。四周的人更是被被刺的睁不开眼睛,等到光芒消失,只剩一具尸体安详地躺在地上,没人知道苏勇胸前的半块玉佩神秘的消失了。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