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哈恩-斯坦利

第二章 哈恩-斯坦利

当我再次醒来后,终于看到了约翰和琼。一对慈祥和蔼的中年夫妇,并列站着床前关心的看着我。看着那个中年人自责的表情和话语,我还真的彻底的服了,老子真的穿越到了英国的伦敦。我现在所处的地方,就是英国伦敦的一家医院。

于是我开始收拾心情,开始了解各方面的东西,也好让自己在这个世界更好的生活下去。在模糊性失忆这个医生的诊断下,约翰更是把自己那些个事情说了个没完没了。即使是尿床这样的事他也不放过,因为医生说越详细越有意思的事情,对我回复记忆有好处。

从此,我开始在这个最好的医院里养病和闲谈。而通过约翰夫妇和妮丝,我终于对自己有了个了解,对现在所处的这个世界有了一定的认识。我叫哈恩-斯坦利,23岁在伦敦剑桥读书,大四学生,是个失去双亲的贵族。我是开着自己的跑车被人撞的,而我的速度的确是快了点(废话年轻人能不快吗?尤其是哈恩这样的有钱的不良少年)。

我居然很有钱,是个二世祖还是没人能管制的那种,父母出飞机事故离开,给我这个儿子留下了大笔的遗产。我还有个妹妹叫莱莉-斯坦利,目前17岁,也在剑桥就读。大一新生,她的学习非常棒、性格乖巧,很受约翰夫妇的喜爱。而我学习很糟糕,去剑桥那是出了大笔钱的。

而我的叔叔约翰-斯坦利,目前可在建筑、农场和餐饮上有着出色的生意。琼-斯坦利,我叔叔约翰的妻子,一个在经济领域有着高深造诣的女人。而我们斯坦利家族在利兹联生活,世世代代估计都有近300年的历史了。

这已经是我的第二个大四了,而且很叛逆不听话是个刺头。尤其是在我父母1998年出事后,就很少有人能管得住我了。值得一提的是现在是2000年1月12日,而我清楚的记得自己出事的那天是2011年2月14日,我居然整整提前了11年来到了英国。

莱莉-斯坦利还是看我了,我才知道这个妹妹是真的很不错,关心的问这问那并和我开解谈天。前几天她没能来,是因为她参加的学习讨论组去了荷兰。在那边参与研讨的时候,接到我出事的消息后立马赶了回来。(约翰在我醒来后才第一时间通知她的,怕她分心担心我)。

她来后详细的问了我情况,并到医生和护士那里都去询问,最后对我目前的状态非常的了解后才稍微有点放心。还不断的说没能见早来感到很抱歉之类的,搞的我太郁闷了,感觉是这个妹妹一直在照顾着这个不良哥哥似的。而现实情况的确如此,在剑桥莱莉在学习和生活上都很照顾我,她真的是个非常棒的好女孩子。我的二世祖和她的好在剑桥那都是很出名的,当然我哈恩的名声肯定是臭的,而她莱莉的名声绝对是响亮的。

只要自已有空闲(学习上课时间除外),莱莉都到圣马丁医院陪我。不但给我带来水果鲜花之类,还给我带些学习课程的资料、笔记以及教义。后来我才知道是莱莉向老师那里去求来的,本来老师是不给的,毕竟对于我这样的浪子,他们是压根就不相信我会学习。但莱莉说我失忆了一定会学的,且住院也很耽搁学习什么的,硬是给我弄来了。我也在惭愧的同时开始一边学习一边装傻,毕竟后世的我可是在学习上非常不错的。

后世生活在天朝那个真正的我,高中学习可是非常棒的,大学虽然稍微差了点,但也比现在这个哈恩强了不止一点半点。而为了维护好哈恩这个不良少年(以前的劣迹),我也不可能做出太大的飞跃,但那种态度却是心底由衷的。女孩子的心细是天生的,虽然我有有意识的装作,但莱莉还是感觉到了,我这个哥哥在态度上的截然变化。

万幸的是她没有怀疑,还不断鼓励我好好的走下去。小丫头一定将这种可喜的变化归结于这次车祸,因为她嘴里感慨的一句话是--看来车祸也不是完全的祸事。谁会怀疑我,只有我这个神经病,毕竟一个大家都很讨厌的家伙,变成一个有为青年。这是谁都愿意看到的,而莱莉作为关心我的亲人那更是如此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2个多月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这期间莱莉对我的照顾让我越发的感动不已。哈恩啊哈恩,你可真是个混蛋啊,还好你遇到了咋,后现代有志青年(有为就不扯了毕竟咋在那个社会真的没搞出什么来)。那么从今以后,我们就展示一个不一样的哈恩好了,在心底我对自己说道。

约翰-斯坦利目前打理着斯坦利家族所有的生意,琼很能帮助到他,我父母去世后我们的那份也是他们在打理的。我妹妹莱莉有继承斯坦利家族的希望,毕竟她学习很好。虽然我知道她很热衷于搞研究,但在约翰的请求和我的不学无术情况下,也选择了经济管理这个作为双修。而约翰和琼只有一个10岁儿子大卫,目前在利兹联就读小学。

我不可能像莱莉那样去搞科研,毕竟以前我就没有这方面的爱好,而现在的哈恩就更是不用提了。也不可能去经营家族的生意,毕竟无论是那个我,都知道自己不是能经营家族生意那块料,顶多就是小一点的超市餐馆之类的。但问题是,我也不想去搞超市餐馆之类的活计。

那我到底要去干什么呢?我居然下定决心放弃家族生意经营,难道真的去搞点超市餐馆之类的,也许搞个中餐说不定会火。说不定也能成为餐饮界的佼佼者,但那不是我向往的。我真的很苦恼,把想法告诉莱莉,没想到妹妹居然很开心很高兴。说我真的变了,开始规划自己的人生了,巨郁闷太那个啥了……

身体完全康复,记忆这个还是有点难,主要是为我以后的事情做好个理由。而妹妹莱莉是最为赞同我不用继续治疗的,毕竟现在的我比之以前那是个好啊。而医院方面是出去对我负责的考虑,特意将约翰再次请了过来处理,毕竟我那个模糊性失忆还在。但我一再坚持不愿意继续治疗,且莱莉和我一同和约翰畅谈一番后,也取得了约翰的认可,于是很快我就出院了。

而在医院期间,我终于找到了自己想干的事情--足球教练。这完全是一次偶然,在医院一个病人带病看自己喜欢的托特纳姆热刺VS阿森纳的北伦敦德比时,我突然意识到的。我以前很喜欢足球的,高中的时候和大学都在踢,而且踢得也很不错(业余中的好手)。并且我发觉自己对足球知识的掌握,和用人布阵方面有独到见解。

而我曾经还有个指教英超球队的梦想,幻想这一天成为暴发户后,买下一支英超球队去自己经营,打造属于自己的足球帝国时代。那时候的梦想自然是不可实现,但现在我完全有了实现它的可能。加之我提前11年来到英国,对以后的世界足坛那可是有着无比的了解,这些都为现实我的梦想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于是我终于定下了自己今后的目标,立志成为一名优秀的足球教练。

当我把做想做教练的事情告诉莱莉时,她非常的高兴和赞成并给予我鼓励。而莱莉也惊奇的发现,在我开始认真的准备考个教练资格证而发奋学习相关知识的同时,自己的大学学习也没怎么拉下。约翰从莱莉那知道我今后2年很有可能会顺利毕业的时候,他还高兴的和我通话了次电话,大肆赞同我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并给予鼓励。

而我也开始学习起经济管理学,这让约翰琼莱莉都很费解。在得知我想成为像温格那样出色的教练时候,他们都很高兴。并且非常的支持我,而我在下定决心后的行动和态度让他们惊喜。约翰和琼不停的电话关心我,莱莉也不断的帮助我,毕竟咋现在是三线作战(自己的学业、双修的课程,以及足球教练资格证的学习)啊。

就这样我开始剧烈的转变,无论是老师,还是同学以及室友都对我另眼相看,毕竟这个前后的反差实在是巨大了点。而我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的同时,也和周围的人们保持一定的友谊。尤其是我住那个豪华宿舍的舍友,毕竟足球是项烧钱的游戏。这巨头的变化让我的叔叔约翰-斯坦利,这个现在斯坦利家族的现任管理者非常的开心,经常打电话来和我谈心。我现在的转变和投入,远超出他的意料和认识,不得不对我再次有个了解认识以及关心鼓励的过程。

那个曾经的公子哥二世祖哈恩-斯坦利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全新的哈恩-斯坦利,一个和以前有这180度大转变的人。所有人都意识到一件事情,这次的车祸事故必将成为了哈恩人生史上一个伟大的转折点。这也是为什么莱莉、约翰和琼以及那些曾经无比熟悉我的人,居然不怀疑现在的我压根就不是什么那个所谓的哈恩-斯坦利的根本原因。

就这样我开始了人生的巨大转折和改变,拉开了新的哈恩-斯坦利人生的篇章。而我在接受了哈恩身份同时,也为自己的将来树立了明确的目标,为此我开始在追逐梦想的道路上坚定前行。就让我这个有梦想追寻的灵魂,在你这个有很好基础平台的人身上一展抱负吧,让未来的人们知道和记住我们的存在。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样貌,我内心深处给自己下定了决心的誓言。

2002年我和莱莉都顺利在剑桥毕业,我拥有三个专业:成就策划(那个哈恩学的主专业)、经济管理学和教练资格B级,而莱莉是生物工程和经济管理学。毕业后的首要问题自然是找工作,这个无论是中国还是英国都是一样的。莱莉还是回来帮助约翰和琼打理家族生意,而我也回到了利兹市。

只不过我的就业问题实在是有点难度。作为我这种高学历两个专业的B级教练,很多俱乐部,包括目前的英超队伍利兹联队,和其他的英冠英甲队伍,对我这个菜鸟都不是很感冒。

毕竟B级证书只能指教英冠英甲,而英超的就只能是青年队了。但人家都不要我,谁会用这个菜鸟来做主帅呢?职业联赛的怕我没能力,去了不是毁了俱乐部么?我是如此的年轻,英超的青年队在我手里能出人才么?所以我真的很郁闷,为自己工作的问题而苦恼不已。

就业不是没有,比如好多高中都希望我能去,这个倒是让约翰和莱莉他们开心不小,但志在英超欧洲的我怎么可能去做高中的体育老师呢。为了将来和顺利考取A级证书我都必须得在职业队伍里做教练,于是就业问题就这么耽搁了下来。

最后约翰来找我好好的谈论了下,才知道我心志可不小,他一时也不知道怎么才好。几次被人家拒绝(上门去推销自己成为青年教教)和拒绝人家(同意我做青年教教但不是高级别的权利也受制的)后,我决定好好的找约翰去谈谈,毕竟我知道的办法不知一个两个。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谈论,我终于说服了约翰、琼和莱莉,毕竟他们都被我的言论所震撼和无可反驳。约翰决定出高价赞助一个西约克郡的英甲队伍哈德斯菲尔德,条件正是我成为那家英甲队伍的助理教练和青年总教头。

在巨大的资金面前这家俱乐部也只有低头,虽然让一个25岁的年轻人主管青训实在是有点问题。但高额的资金回报对于球队在联赛来说才是至关重要的,况且俱乐部的青训主管也不动摇这种小俱乐部的根本。再者他们可以搞定了原来负责青训的主管,毕竟在为球队的利益考虑让人家也会屈膝来个我做副手的,这样就能最大限度的保留了球队青训的希望。

就这样,那个曾经无比讨厌开后门和找关系的我居然利用后门和关系开始了自己的人生旅程,想想都觉得太过讽刺和世事的无常。就算自己是那么的喜欢和痴迷以足球,也不能为所欲为在这个领域绽放自己的风采。既然社会都是如此的看重背景和资历,那么像我这样的追梦年轻人自然得走一条不寻常的路径了。于是哈恩告诫自己,这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梦想而努力,不是在混日子。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