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我是阴阳人?

第一章 我是阴阳人?

我叫姬雏儿。雏在我们这里就是小鸡仔的意思。

听我娘说,我出生的那一天差点没把整个阴阳村的人吓掉魂。

我们家当时有个老大的鸡圈,我娘挺个肚子好死不死的把我生在鸡圈里。这也就罢了,偏偏我一出生就是个阴阳人,半男半女。

村里看热闹的人都吓了给个半死,以为我娘生了个怪物。

结果我老爹和我娘为性别问题争的面红耳赤。更棘手的是,两蛋上硬是没鸡鸡。

我爹憋半天得出个惊天动地的结论:驹子是男娃,只是鸡鸡还没长出来。

当晚,我爹不顾寒冬腊月漫天飞雪,硬是把我裹个棉包朝他怀里一踹,带上百来只杀好的鸡和几根香蜡烛,大半夜跑到阴雪山下,给村里共认的雪仙跪拜,期盼我早点变成个男娃子。

当晚还发生了件惊天动地的事:雪山上没来由的出现了座雪庙。

我爹赶到时,阴雪山顶的雪庙里一束金光正好打在我的棉裹上。

这事在我们村也轰动一时。

第二天村里就唱出:“姬雏儿阴阳人,生鸡圈没鸡鸡……”

就这样,二十二年来,我不断的被爹逼着每年要去山下拜祭雪仙把那“命根子”长出来,好延续姬家香火。

也有村人在我成年后拿我玩笑,问我喜欢男人还是女人。我只是一笑而过。

深究曾经,河里一块洗澡时,看到邻居阿花那胸前鼓起的小笼包,我那个心痒难耐。青春期之前我对女人感兴趣。

现在我可以告诉大家,我的爱好:男人。

问我为什么?原因很简单。在这些年里,我早已经蜕变为一个女孩。

我爹一心想要雪仙把我变成男的。事与愿违,我却被那雪仙低调而奢华变成了个女的,无法再延续什么香火。

当然这事我爹后来知道了一开始很失落,渐渐的,也就习惯了,还是一样的疼我。

这终于熬到毕业了,回到家正是盛夏,可到了村里却漫天大雪。

一路上都没来得及喝口水。屁股还没坐热,就被我爹催着要去阴雪山下给仙爷烧纸钱。

以前烧纸我爹要是陪我去,就会逼我说什么成绩的事。

要是我娘陪去,就会逼我说些女孩的私密事,比如什么时候来的大姨妈。我就纳闷,您老要对仙爷说大姨妈?他老人家能懂吗?

没法子,这会我再不情愿还是得去。起码人家黄大仙把我从性别模糊的行列里拽了出来是真的。我家人说光这点就得感谢。

满篮子的纸钱,山连山,路弯弯,走了一段路终于来到阴雪山下。

这里一般不会有人来,相传这山上阴气极重,村里头全年下雪也是跟这山有关联,这在其他地方是不曾有的。

我跪下开始许愿,许的什么愿?自然是找个金龟婿早点嫁出这鸟不生蛋的阴阳村了,顺带着叫我爹娘也过上好日子。

我把纸钱烧掉之后,听山顶的雪庙里好象有动静。这雪庙被村人当作神灵祭拜之处,早年有人去上香,但是都近不了庙身,还没到山顶就被滑下山了。

时间一久,自然没人再敢上去,怕触怒雪仙。

一时好奇我爬到了半山腰。这会雪下的更大,一步一个老深的雪印子。我一个脚步不稳,一踉跄不想摔进了庙门前的一雪坑子中。

彻骨的冰冷爬遍全身,我被冻的连打哆嗦的力气都没了。接着,意识就开始昏昏沉沉,上眼皮与下眼皮快要接吻了。

醒来的时候发现这雪坑之下也别有洞天。这里是个水世界,而且不断的有雪花飘至水中,非常美。

那石床看起来挺眼熟?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