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少年君羽 天道有殇

第一章 少年君羽 天道有殇

传说上古时期,人类为追寻长生,创造了一系列修炼功|法,发明了无数种丹药,开创了无数门派。

为了打开仙界之门,飞仙长生,人间修道之人开始了一场大屠杀。那一战不知死了多少人,鲜血汇成了海洋,枯骨堆积便成了山脉… …为了结束这场屠杀,正道和魔道联手倾注所有底蕴终于培养出两个绝世天才,他二人联手,天下无敌,在他们长达十多年的征战终于统一了天下,后世称为荒古世界,他二人世称荒古大帝。

人类的野心总是得不到满足,在群臣的不断请求和两位大帝日益增长的野心,两位大帝联手打破了仙界之门,从此仙界之门大开,世人得以飞升,得享长生。

不过随着各界天才的不断飞升,仙界也显得有些拥挤,仙灵之气外泄,导致仙界实力大跌。为防止魔界,鬼界,妖界的入侵,四大仙帝联手关闭了仙界之门,又让天资卓绝的荒古大帝祭出法宝——六道,开启六道轮回。

于是仙,人永隔。

那是一片群山起伏的山脉,郁郁葱葱的树木遮盖了大地,偶尔还可看见天空飞翔的鸟儿,也许你也会听到上古妖兽的嚎叫。这一片世外桃源也难以掩饰这是一个饮血茹毛的世界,这便是荒古世界。

荒古世界,一个最接近仙界的地方。荒古世界,上古四大家族君家古地。

这是一片绵延不绝的山脉,夕阳西下,总会有人伤感近黄昏。群山连绵,位于中央高耸如云山峰的半山腰。一袭白衣的少年,怔怔望着远方如血的夕阳。

山风拂来有些凉意,少年打了个寒颤,弯下头抱住了双脚。

“啾… …”

一只洁白如雪的飞鹰从远方盘旋飞行掠过少年的头顶,少年抬起头,看了看飞鹰,露出难得一见的笑容缓缓说道:“小白… …”然后,名叫小白的飞鹰飞到少年的肩头停下。

少年抬头看着远方 ,这时才发现少年面若冠玉,那对浓粗的剑眉,还有那双乌黑的大眼睛,加上那高挺的鼻梁和那张长得恰到好处的嘴,在他稚嫩的脸上也可看见将来帅气的模样。

小白不会给他回答,而是眼神犀利的瞅着远方。

一年前,君羽上山采药,无意遇见刚出世的小白,小白出世的窝旁有着大片的血迹,还有一堆白色的羽毛,一只金毛鹰杀了小白的母亲,正要对张着嘴嘶叫的小白下嘴。

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像小白这样的低级妖兽当然只有被捕食的下场。君羽赶走了金毛鹰,将小白救了下来。

山间是归来的飞鸟盘旋,少年咧开嘴笑了。

山风吹拂,掠过少年瘦弱的身躯,小白在的时候他不会感到冷。

这座山位于群山的最中央,是上古世家君家的圣地。平日里只居住着君家老祖宗,还有白衣少年。山脚炊烟袅袅的村寨正是君家的寨子,寨子中央是偌大的演武场。

少年低头看了看村子中央的演武场,原来鸟兽归家的时候,君家练武的孩儿也都回家了。这个时候,村寨变得冷清,少年伸手从口袋里拿出一把不知名的种子喂给肩头的白鹰,少年起身摸了摸肩头的白鹰笑着说道:“小白,我们也回家了,只是不知道父亲什么时候回家。”。

小白没有回答,当然它也不会说话,少年便向着山峰走去,绕过弯弯曲曲的山路盘旋,沿途盛开着不知名的鲜花,云雾在半山腰翻涌如龙似虎咆哮着。

别看少年身子骨柔弱,可走起路半点都不费劲,只是额头隐约有丝丝汗珠渗出。约莫半个时辰过后,少年终于走到山巅洞府。

一个如梦似幻的洞中美景呈现在眼前,洞顶是一片璀璨耀眼的星海,地面是绿色海洋世界,洞的中央是一个白色的湖,湖内荡漾着白色雾气。

“羽儿,回来了?”一个温和的声音传了出来。

原来这少年名叫君羽,是君家的嫡长孙,因为特殊的原因跟老祖宗住在洞府里,平日跟着老祖宗学习医道,闲着的时候也会去老祖宗书房里看书,听到这声音君羽赶忙低头行礼说道:“老祖宗… …”。

一个身着道服的老者从洞中深处走了出来,白须飘飘,左臂肩上搭一拂尘。

老者脸上挂着一丝淡淡的微笑,是那么的和谐,似乎已然和天地融合在一起。

“又去山间等你父亲了吧?”老者摸了摸君羽的头,笑着问道。

“老祖宗,我父亲都离开一年多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我想他了。”君羽抬头看着老祖宗,君羽肩头的小白飞走了,大概是飞去君羽的房间休息去了。

“他呀,会回来的,他那么优秀。还有你是他唯一的亲人,他怎么会不回来呢?”老人看了看君羽,大概是看到了君羽父亲的模样,咧开嘴笑了。

君羽的父亲名叫君战天,是君家现任族长,同样也是享誉万千世界的至尊强者。

传说,仙界之门还没有关闭的时候,曾和仙人有一战,结果硬是将那仙人撕成碎片。

“不要想了,只有你好好修道,才能走出一条属于你的强者之路,才能保护好你挚爱的人,不过可惜的是你体质特殊,哎… …不过也没什么不好的,以后你就会懂普通人的生活才是我们这些老家伙所渴求的!”说完老祖宗拉着君羽的手,走进了洞内。

君羽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眼神坚毅的看了远方一眼。老祖宗没有看君羽,不过君羽的动作似乎又逃不过他的法眼,他欣慰的笑了。

一张古木做的桌子,一套茶具,一张寒玉床,还有一个采药的背篓,这便是君羽的屋子。

“道之始,混沌也;仙之道,乾坤也。是道亦无为,仙亦无为,吸纳万物灵气,修得大道… …”君羽盘膝坐在寒玉床上吐纳,按照《道经》进行修炼。

寒玉床上弥漫的寒气开始从君羽周身穴道缓缓流入到丹田,忽然丹田之内冒出一个黑色的丹珠,一下子爆发出一团黑色的火焰,围住了那些寒玉真气。

撕裂的疼痛感传来,君羽的额头冒出了汗珠,不过君羽硬是没有哼出声。随着时间的推移,寒玉真气越来越多,君羽的额头的汗珠渐渐冻结了,衣服的周围也出现了霜渍。

碧玉色的真气开始凝结成一个拳头大小,那一个黑色的珠子也似乎不耐烦了爆发出一团巨大的火焰,瞬间充斥在君羽整个丹田,熊熊的烈火在燃烧,瞬间君羽的周身燃起了黑色的火焰。

“啊… …”

君羽痛苦的嘶吼,那团碧玉颜色的真气也渐渐燃烧起来。

房间内空间波动,老祖宗的身影显现出来,老祖宗伸出左手,一股强大的真气徐徐输向君羽体内,黑色的丹珠震颤一下似乎有些不甘,白色的真气渐渐压制住了黑色火焰,黑色丹珠不甘的倒飞回君羽体内渐渐消失不见。

君羽颤抖一下,悠悠醒来,睁开眼睛便看见眼前的老祖宗,欲要起身行礼,不料身体剧痛站不起来。

“老祖宗… …”君羽低着头,不敢看眼前有些焦急的老人。

“哎,你这孩子跟你父亲一样就是太要强了。你的身体特殊,还是不要修炼真气,不然那黑色珠子会要了你的命。我带你去灵乳池内泡一泡,明早身体应该会恢复了。”,说完便用真元托起君羽向着洞外走去。

“老祖宗,我… …我想要修炼,我要变强,我要去找我的父亲。”赤着上身泡在乳白色湖内的君羽低头弱弱的说道。

“罢了罢了,你要修炼就修炼吧,不过不能修炼真气了。”老祖宗叹息一声缓缓说道。

“不能修炼真气,那还怎么能变强呢?”君羽看了看老祖宗怯弱的问道。

老祖宗摇了摇头,笑着说道:“你这孩子,我还没说完呢。这修炼啊,分为后天内功和后天外功。内功以真法口诀为主,修炼真气进入先天境界;外功则是以锤炼肉体为主,让肉体超凡脱俗进入先天境界。只是……只是这后天外功太难了,几乎没有可能进入先天境界。”。

君羽瞪大了眼睛,老祖宗接着说道:“你出生得时候降下血海雷劫,你父亲和长老们拼了命才让你渡过劫难。你出生后就是筑基期,长老们都认为你是仙人转世。不过你体内的黑色丹珠却一直困扰着你,以真气修炼是万万不能了。可是以外功修炼却是千难万难,要忍受外人不能忍受的痛苦。你还愿意修炼吗?”。

君羽慢慢将身子靠在了湖边,似乎有些泄气了。

老祖宗也叹气摇了摇头,不过对君羽的反应,似乎在意料之内。这外家功|法修炼似乎很痛苦,君羽也是在万般纠结中。

如果自己不强大,怎么保护自己的家人?父亲还在外奔波,他为的是什么?还不是想要保护好自己的骨肉。男人可以为了自己心中的理想抛开一切,却放不下自己的亲人,那应该叫做执念吧。

君羽的眼睛渐渐明亮起来,然后迸发出了光彩,为什么要修仙?只为心中还有活下去的执念,还有守护自己的家人。

君羽的变化老祖宗都看在眼里,说实在的看到君羽眼中迸发的光彩,他很欣慰,似乎又看到了年轻时候的自己。

君羽扬起脑袋对着老祖宗收到:“老祖宗,我要修炼后天外功。我要变强!”。

老祖宗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小羽啊,那接下来你可要做好吃苦的准备了。我会亲自教你修炼,因为我是千年来少数几个以后天外功进入先天境界修炼仙道的人。”,老祖宗嘴角洋溢着自豪的笑容。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