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楔子

什么是邪?

非正非恶就是邪。

如果问一百个人,会有一百个答案。

不同的人站在不同的角度,看待同一个事物,有不同的答案,这个问题也是这样。

但是,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认识,那就是黑就是黑,白就是白,绝不会说是灰色。

又正又恶也是邪。

但绝不是又是黑又是白。没有什么事物会是这种。

无论有多少答案,都有一个共同的地方,那句是“出格”,超出大多数人认同,不被大多数人认可,就是邪。

邪往往被看作恶的孪生兄弟。

所以说,邪只是一种看法,或者说是一种认识,而不是一种标准,它无法评定,无法评定的东西,就被归类为“邪”。

邪,不是具体的行为,不是具体的事物,邪只是一种认识,这就是作者想要表达的意思。

那么,什么是妖?

非神非魔就是妖。

如果神代表着正义,魔代表着恶,那么,妖就代表这邪,所以,妖也是一种认识,或者说是一种看法。

神或者魔的看法。

在神看来,妖就是魔。

魔却不承认,在魔看来,妖恶的还不够彻底。

即不被神承认,也不被魔承认,这就是妖。这也是作者想要阐述的观点。

无论是神也好,是魔也罢,他们都拥有“神格”,也就是说,神和魔,都是神,只是掌管的法则不同罢了。

妖也有“神格”,拥有神和魔同样的能力。

五彩斑斓的空间。

他,静静地站在空间,黑色的长发随意的飘在脑后,漆黑的眼眸,已经黯淡无光,身上的神铠已经破碎,上面沾满血迹。

有对手的鲜血,也有他自己的鲜血。

他的对手就站在对面,和他遥遥相对。

他已经是强弩之末,体内的神力已经消失殆尽,神情狼狈。可是,他站在那里,面对众多的对手,高傲如同帝王,不屑地看着自己的臣民一样。

“哈哈哈……”,笑声如此苍白无力,就像他的脸,他的脸苍白的可怕,“没想到生命女神和死亡冥主两位主神携手而来,真看得起我布拉斯格.契威耶,高高在上的女神怎么和魔主联合起来了?真是天大的滑稽!”。

鲜血从他的嘴角缓缓地流出,鲜血居然是黑色的,黑得像墨。

没有人回答他。

谁都能看出来,契威耶已经处在陨落的边缘。

没有人会计较垂死之神的诘责,静静地看着他一步一步走向陨落。

紫色的神格从他体内缓缓的逸出,生命女神和死亡冥主脸上露出笑容,神格离体,意味着神体开始消融,当神体消融后,他就彻底的陨落。

半月形的紫色神格浮现在身后,慢慢地变大,照亮整个空间,就像夜空升起一轮紫色的月亮一样。

体表升腾起紫色的火焰,疯狂的涌入神格,周围的空间开始扭曲。

生命女生突然觉察到这片空间的法则对契威耶失效,绝美的神容露出惊慌。

“你已经突破了,成为至高神了,是吗?”

生命女神声音如同巨雷滚过天空,众神都听见了,也听出她内心的惊恐,所有的神都慌乱了,开始撕裂空间准备逃走。

至高神创造法则,主神掌管法则,神执行法则。

所有的神都失望了,他们周围的空间已经禁锢。

“不,我并没有成为至高神”,他的声音充满冷酷,“我只不过燃烧我的神格罢了!”

神格坚硬无比,根本无法破碎,更不要说燃烧。

已经超出两位主神和众神对神格的认识。

空间乱流已经消失,这片空域变得无比稳定,五彩的粒流涌入神格中,神格燃烧的更旺了。

这片空域黑暗下来。

神界。

蓦地,黑暗降临,漆黑的上空浮现一轮紫月。高贵的妖异。

“我,布拉斯格.契威耶,”宏亮的声音露出无限威严,如同至高神一样。强烈的威压,压迫着神界的众神跪倒在地,“裁判你们,陨落吧!”

“不——”,生命女神惊恐的尖叫声响起,“妖帝——!”

“极妖之月——,爆炸吧——!”

“轰——”。

紫色的月亮猛地一亮,爆炸了。神界上空,出现一道长长的空间裂纹,接着,裂纹空间慢慢地蔓延出大量的细纹,紧接着,空间塌陷,一个无边无际的黑洞疯狂的吸扯着神界。

一个个身影被吸到黑洞里。

“不——”。

“伟大的至高神,救救我们——”。

凄惨的叫声响起。

几个神纪过去了,极妖之月再也没出现过,成为一个传说。

就在神已经即将忘记的时候,极妖之月再次出现。不过,这次不是紫色,而是红色,血一样的颜色。

血一样的月光,静静地泻在这片大陆上,也泻在每一具尸体上,每一具尸体,都好像被涂了一层鲜血,鲜血染遍整个大陆。

尸骨堆积成山。

魔王自爆,全军覆没。

神也是损失惨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一样适用于神。

血红色的月亮挂在天空,冷彻的天空,就像倒悬的血海,血腥而又凝重。

生命女神的脸色像天空一样,高高的举起手中的权杖,指着极妖之月。

“我,生命女神奥琪菈,以至高无上的生命,诅咒即将诞生的‘极妖之体’,你将永生得不到神的眷顾,感应不到这片大陆的任何空间元素……”

权杖在空中划了一道明亮的圆弧,指着尸体组成的大山。

“诅咒脚下的这片大地,魔的灵魂将永远禁锢在这里!”

杀手无情。

因为他的血是冷的。心更冷!

刺客呢?

比杀手更无情!

至少杀手还有血可冷,有心可冷。

刺客没有血,因为他的血已经被寂寞和孤独吞噬;刺客没有心,因为他的心已经碎了。

刺客是孤独的,也是寂寞的。

刺客也是杀手,杀手却不是刺客,刺客永远只能是一个人,没有爱,也没有恨,正常人应该有的,刺客都没有。

只有孤独,只有寂寞,只有不停的杀戮。

刺客是正?是恶?

刺客是一种职业,也是一种工具,就像剑,根本分不出剑是正义还是恶,而是看手,持剑的的手。

这是剑的悲哀,也是刺客的悲哀。

厄斯大陆,杀手背后的这只手,是“魔影军团”,刺客背后的这只手,是“魔影军团”的军团长。

只要你能付得起钱,“魔影军团”什么事都可以做,按照你的心意,做得完美无缺。

没有“魔影军团”做不了的事情,只有你付不起“魔影军团”的要价。

当钱主宰一切,钱就成为正义,有了钱,可以把黑的说成白的,白的说成黑的,正义说成恶,恶说成正义。

可是,灰就是灰,邪就是邪,无论你有多少钱都不行。

刺客,就是这样的。

刺客是灰色的,也是邪的。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