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叶萧

第一章 叶萧

太阳无力的向西边落去,繁华的古城也渐渐的安静了下来。城门上的士兵,算计着关门的时间,无聊的盼望着下一岗交班士兵早些到来。初冬时节,谁也不想在外面停留片刻,人们形色匆匆,根本不会注意到城根下一个独坐的道人。

九枚铜币,在他纤细的手指间游走,就像一个职业赌徒,他娴熟的玩弄着那几枚被抚摸的发亮的铜币。铜币也似是有了生命,轻轻的环绕在股掌之间,不时的演绎着天地的玄妙变化。一展白幡随便的插在身后,幡上整整齐齐的写着“断吉凶决犹疑,察变化之玄机”。

“这位道爷,可否为在下卜上一挂!”叶萧轻轻的站在那个人面前。一身合体的黑色长袍,袍低绣着火红色的烈焰纹,头上戴着束发嵌宝紫金乌鸦冠,不知是何门和派,举手投足不染一丝纤尘,竟似画中走出的仙人,只是一袭黑衣竟于这俊朗的外表格格不入,倒显得仙气中又有那么几分邪气。

玩弄铜币的男子静静的抬起头,一对双眸好似清泉般清澈透明,不参杂任何尘世的污浊,纯净的让人心动。而那种冷漠,和孤独也自然而然的从男子的眼中流露出来。

“命数实乃天机,贫道不敢随便窥探,这位施主,面向不凡,必是大富大贵之人,又何必庸人自扰呢。”

“天机不可泄露,那你是不是早就该因泄露天机而被天诛地灭了吧。”叶萧淡淡一笑,不愠不怒,看不出半点情绪。

“嘿!我说,你是咒我死呢啊,别把你在女人面前耍帅的样子摆到我面前。”那道士一改冷漠的眼神,精灵活灵活现起来,整个人好像都变了,竟然像一个风流浪子,和刚刚不染尘俗的方外高人竟一点不同。

“哈哈哈,木枫呀木枫,你不也在这跟我装深沉,人都说叶不离木,木不离叶我们也有十年未见了吧,走先把我手里这坛竹叶青喝光,然后在问前程,算姻缘。”叶萧也一改冷漠的眼神。活像两个刚懂事的孩子。

“走不醉不休。”两人竟然同时说出这句话。两人相视一笑,突然消失在空气中,好像这里根本没有任何人出现过。

东海之外,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大言,日月所初。

大言山,绵延百里,山峰突兀峻拔却生的奇花异草无数。山中有泉名为甘泉,其味甘甜可口。泉边灵气环绕,花香异常,竟似仙境一般。泉水之上建有一寺,名曰甘泉寺,泉水穿寺而过,使得这甘泉寺也多了许多灵动之气。泉边,木枫盘膝而坐,静静的看着眼前的棋盘。叶萧顺手在泉边取了瓢清水,畅饮起来。只觉泉水入口留香,透彻心肺,整个身体竟有一种被洗净的感觉。叶萧敲了敲棋盘:“想好了吗?这步棋你想了三个时辰了吧。”

木枫接过叶萧递过来的水瓢轻尝一口。笑了笑道:“仙界七门新的缉拿令已经下来了,你猜你是多少?”(仙界七门,是由仙界七个较大的门派组成的一个组织。总殿则是设于仙界最广阔的海洋辰星海中心的“星辰殿”)

叶萧略微思考了会道:“十年前我的赏金已经一亿灵石了,这回怎么的也得涨到两亿了吧,那群无聊的白痴,即使真的有人抓到我他们能给两亿灵石??那些钱至少能够一支至少三万人的仙修军队,一年的军费,或者是一个中型的修仙门派,几年的开销。”

木枫猛灌一口清泉,潇洒的让泉水洒在衣襟上。掏出一张牛皮纸放在叶萧的面前。

叶萧瞟了一眼,牛皮纸。上面画影图形的画着自己的相貌,画像下几个简单叙述诸如罪大恶极之类的话。牛皮纸的最下方,血红的大字写着,“赏金四亿灵石”

叶萧吞了吞口水道:“怪不得最近总有人袭击我,搞了半天我的赏金都这么高了,现在我自己都想杀了我自己去领赏了。”

木枫正色道:“这绝不是个好兆头,星辰殿给不听从号令的修士悬赏本来是很正常的事情,修仙者本就这样,甚至很多人都以背负赏金为荣。因为那是实力的象征。但这次不一样。就好像是一种宣战。”

叶萧笑了笑拿起那张缉拿令,拳头一握,通缉令瞬间化为飞灰。

“向我宣战吗??星辰殿以为自己是六道三界至尊啊,想拿谁就拿谁。我虽是人类,但多年前就在妖界为尊,不受他管辖。现在虽然离开妖界也没去他仙界在人间界乐得清闲,他也想管?”

叶萧狂妄的一笑,道:“来吧,让他们都来吧,我让他们有来无回。”

木枫好像什么也没听见,皱着眉敲了敲棋盘:“嘿!嘿!我下完了,该你了。”

“哦??好好!”叶萧看了看棋盘道:“不下啦,不下啦!!被你你搅和什么兴致都没了。”

木枫也不辩驳,轻轻推了推棋盘道:“那你算投子认输吗??”

“我叶萧什么时候认输过。棋盘留在这里,咱们改日在下。还有我可不像你那么清净,混了这么久赏金一分都涨,还是七千万。”

“低调一点总不会有错的,认识你这么久了,依然如此狂妄。”木枫笑骂道。

叶萧拍了拍木枫:“我就是我。世人认为我狂妄也好,谦逊也好,我还是我。”

叶萧就是个这样的人,别人给他一点恩惠,他可能用生命来报答。别人给他巨大的恩惠,他又可能置之不理。也许就是这样的性格,才使得他无论是外表还是内心都是飘逸洒脱,自由浪漫。

叶萧抿了口清泉,抽了抽眉头。木枫也猛的站来起来,望向天边。

好浓的妖气。

天边浓云密布,却有一丝残阳如血,将浓云的边缘照出一丝血红。乌云边彩霞纷飞,妖艳美丽。

可在叶萧和木枫的眼中,这美丽的景色却杀机四伏。这是妖气。四处飞散的妖气,金黄色的妖气。没有任何阻拦弥漫整个寺庙。不,应该说是整个山峰。纵横的妖气甚至折断了那些比较瘦弱的树木。枯枝百草甚至被交错的妖气捻的粉碎,又吹的四散开去。

气!万物皆有气,下到花草树木,飞禽走兽。上到人类妖精,鬼狐仙怪,都有气的存在。正所谓“道贯三才为一气耳,天以气而运行,地以气而发生,阴阳以气而惨舒,风雷以气而动荡,人身以气而呼吸,道法以气而感通。”对普通人来说是气是一种看不见,摸不到但却感受得到的东西。它一种气势,有霸气,锐气,杀气等等。比如说有的时候你见到某些人,就会有一种莫名奇妙的恐惧,或者是敬畏,只是想离开他远一点,这就是你感受到了他体内散发出来的气势。那种强大的气势让你自然而然的产生畏惧和敬畏。

修道之人更有自己的气,也有更敏锐的感觉气的能力。修道即为练气修身,修为高深的人所练之气自然势不可挡,这就不仅仅是霸气或者是锐气那么简单,强大的修士仅仅用气就可以将弱小的对手打败,吓退敌人,甚至能杀死对手。而复杂的法术更是以气为引,凝气而动。雷法云:“善行持者,知神由气,气由神,外想不入,内想不出,一气冲和,归根复命,行住坐卧,绵绵若存,祈以养其浩然者。施之于法,则以我之真气合天地之造化,故嘘为云雨,嘻为雷霆,用将则元神自灵,制邪则鬼神自伏。通天彻地,出幽入明,千变万化,何者非我。”

气聚则人生,气散则人死,一旦这种气消失了,人也就死了。气不灭则人不死,即使肉身毁灭,气息还在人也是不会灭亡的,只是进入了另一个状态。

同样修道之人能清楚地感觉到敌人的气息,这对判断敌我强弱,和断定敌人位置都有重要的作用。甚至可以气去探索未知的领域,去侦察危险的地域。当然那绝非是用肉眼观察,而是类似于触觉的一种感知。在修道之人眼中气有不同的颜色,不同的修炼方法和种族有不同的气。

修仙之人,气为紫色,正所谓紫气东来就是说的修道之人散发出的气息。越为高深的人所练之气越为纯净,越为清澈。修为低的则混沌暗淡带有杂色。

修妖,练就之气为红色,同样修为越深颜色越为纯净耀眼,修为越浅颜色越为暗淡。

修佛之人为金黄色,这里就不赘述。

而鬼修和魔修却恰恰相反,颜色越深代表着修为越高深,鬼修练气为黑色,魔修练气为绿色。修为深的鬼修和魔修甚至能修成让阳光难以穿透。更有甚者普通人用肉眼都可以看见,那种恐怖的气息。

而无论鬼狐仙怪佛,高深之人都可讲自己的气息控制自如,吸天地之灵气,化自身之气。这里天地灵气,又可以是,灵气,仙气,鬼气,煞气,怨气,诸多种种。

当然自古有一种说法,精化为气,以气化神,以神化虚,故名曰三花聚顶。也就是说精,气,神三者以精化气,以气化神,以神化虚达此三花聚顶方成大道。这样看来神应该大于气,也就是神应该是更高深的修为者使用的东西,但其实不然。

四象合和云:“气不散乱精不泻,神不外游血入穴。攒来四象进中宫,何愁金丹不自结。”

也就是手,精和神都是聚于体内不外泻的,真正所谓神游也是气息的游走和感受。念动则气动,气动则神动。所以说虽然修真者实际上比拼的是谁的神更为强大,可是表象上来看依然是气。(再此书中无论仙气,鬼气,等都称之为灵气,而灵气带给对手的压力成为灵压。以便描述。有特殊需要的时候会注明气的种类。)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