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黑风高夜

月黑风高夜

山,一座孤山,坟,一座新坟。

黑暗中,一双发着绿光的阴森双眼,一瞬不瞬的盯着那座坟。

坟头青烟萦绕,幽幽的一阵冷风吹过,烟雾弥散,倏然,一红色丝绸从天而降,直取那座孤坟。

红绸所到之处,褐色的泥沙顺着红绸直上,片刻之间,墓碑化成粉末,而就在这时,“嘣”的一声,深陷地面里的黑色棺木合着土屑弹开···

巨大的冲击下,天幕中的有一个身影落下,红色的衣裳,在冷风中飒飒作响,红色身影落地后,深陷的地底中窜出一物,隐约可以看见晃动的红色人形。

人形伸展着身子,却在红影靠近后,迅速蜷缩起来,像是极其害怕般,想钻回地底。

红影见状也不着急,她手指微张,人形便掐在手中,她稍稍张口,人形一个战栗,哆嗦的更加厉害。

忽然,这时一个身影从密林中窜出,大喝道:“大胆妖孽,竟敢吸食凡人魂魄!”

红影闻言大惊,手指一松,到手的生魂转眼间又入了新鲜的躯体之中,她一转头,看清来人,却嗤笑出声,“呵呵,三岁孩童,居然也来管老娘的闲事,你是不想活了吗?”

无端又被人鄙视,靖人恼怒的瞪着那个红衣妖娆的女子,驳回道:“我看是你不想活了!”

说着,他的眸光一闪,手中的剑“噌”的一声就飞了出去。

红影见状,跳出几米开外,一个弹指,天幕中的红绸,纷纷而来。

红色的绸布铺面袭来,却又听的“嘶嘶”几声,布戈破裂,漫天飞絮。

“这般雕虫小技,也敢在老娘面前戏耍!”红影冷笑一声,一个抬眉的瞬间,更多红色的绸布自地面而起,所到之处,草木成灰。

“哼,竟敢如此猖狂!”靖人的眸光更甚,他一个轻巧的翻身,避过铺天盖地的红绸,口中念动着咒语。

朱唇微启,身侧大地震动,红影的面色徒然一变,手中瞬时多了一支闪着寒光的白色长箫。

悠远箫音传来,靖人额间冒着细密的汗,他转头朝身后大声喊道:“阿青,你还不快出来!”

他身后,草丛中窸窣的一声响,一个青衣长衫的女子,缓步走了出来。

霎时间,红影的身行一震,箫音一停,异于常人的红眸,发出妖冶的光。

青衣的女子丝毫没有感觉到那红影的灼灼目光,懒散的揉了揉凌乱的头发,深黑色的眸子眨了一眨,然后打了个呵欠,极其缓慢的问了一句:“什么事?”

什么事?她还敢问?靖人眉头微跳,“还没睡够,师傅叫你来,究竟是干什么的!”

被称为阿青的女子,也就是现在的我,呆呆的看着这个个头刚及我腰的小男孩,努力的皱眉回想,然后看看四周,察觉那诡异的气氛后,支吾半天,才得出结论,“捉妖!”

“捉妖,你还知道捉妖!”靖人站在原地,面上虽是一片平静,可那双绿色的眼眸却无声的泄露出他的怒气。

我平静的看着靖人,丝毫不知道他的怒气从何而来,只是慢悠悠的蹲下身伸手戳了戳他圆乎乎的脸,告诫道:“师傅说过了,你要叫我师姐!”

“师···师···姐?”靖人的脸终于有了变化,他那双绿色的眼绿的越发诡异,不屑道:“你哪点像师姐?”

“哪点?”我被问住了,歪着头,收回戳靖人脸的手指,然后很认真的想了想,“我应该比你年长!”

“轰”靖人的脸色变了,“我说过很多遍,我已经两百岁了!”这女人还年长,他算起来要比她大好几轮。

“哦!”我这才发现靖人的脸色不对,但是我还是无法理解靖人为何会如此生气,脸都红了,所以哦了一句,就想打发了事。

靖人显然是被我的态度给惹恼了,索性伸手挥开我正蹂-躏他面颊的爪子,忿恨道:“别碰我!”

可他的话还没说完,面前倏然横出一条红绸,“嗖”的一声,我的整儿人就卷入红绸之中。

“阿青!”靖人惊的还来不及反应,我就已经被拉离几米之外,身上红绸缠绕,在飘渺的夜空中如同一颗被包裹起来的血红蚕蛹。

“呵呵,没想到今天居然还有新的猎物···”飘渺夜空,女音娇媚,欣喜难掩。

“妖孽,放开阿青!”靖人身子一动,直逼红影。这是我第一次随他下山,便碰到这么难缠的妖孽,很明显靖人有些慌了。

“呵呵,小子,你家阿青我瞧着喜欢,我暂且收了!”红色的绸子铺天盖地而来,合着箫声,无孔不入。

“你!”靖人咬牙,手一动,几米外的剑带着凌厉的剑气,划破天际,嗡嗡作响。

红绸又是破裂成声,“小子,看在你道行尚浅,我本想放过你,可你存心找死!”红影恼羞成怒,一个翻手,几缕红绸从地底钻出,相交相接,生生困住了靖人的一切动作。

而在做完这般动作后,原本停顿的乐声奏起更甚,哀殇而沉靡的箫声,声声入耳,靖人的眼睁的比铜铃更大,身体也开始泛着绿色的光。

靖人好像要现原形了!

被红绸层层包裹的我,在看见那绿幽幽的光时,才反应过来,“靖人,你要现原形了?”

我的声音不大,可靖人站在那么远还是听见了,“我知道,不用你提醒!”

靖人朝着我大喝,喝的我缩了缩身子,倏然,冷风而过,我感觉这个高度有些悬乎,脚踏不到地!

我纳闷,我并不会飞天术,可为何会悬在半空中?

我转了转头仔细打量了一下周身,这才扯着嗓子大喊:“靖人,我被妖怪抓了!”

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被妖怪抓的,难道这就是靖人说的后知后觉?我正胡乱的想着,靖人却突然又朝我大喊:“阿青,妖怪的法术对你不起作用,你快想办法脱身!”

脱身?我转了转身子,红绸动了动,我又转了转身子,红绸又跟着我动了动。

“小姑娘,你越是挣扎,便会越紧···”眼前突然多了一张脸,娇媚异常。

见有人同我说话,我也就抬起眼眸看着她,然后低低地问了一句:“为何?”

红骨收了手中的白箫,有那么一瞬的发怔,“难道你没有感觉到,被勒的喘不过气来吗?”

“是吗?”我环顾四周,又动了动身子,这才点点头赞同道:“好像开始有感觉了!”

“你!”认为我在戏弄她,妖怪红色的眸子睁大,可转眼间,她又笑了,“呵呵,今天我心情好,就不去计较,不让你死的那么难过···我啊,最讨厌弄脏你们那些漂亮的皮囊了···”

皮囊?我不明白这妖怪要表达什么,只是我的身子不上不下的挂在半空中,让我有着不详的预感,我抬起眼看了看那发红的瞳孔,这才猛然觉醒,“你是妖怪?”

红色的瞳孔一收缩,“当然,要不然我为什么抓你?”说着,她身侧的红绸舞动我面前银光一闪,也不等我说话,她自顾自地笑道:“呵呵,乖,别动,若是乱动,划花了骨肉,可就不好看了!”

“你要做什么?”我看着那把凭空出现的匕首,又是不解的眨眼。

“做什么?你待会儿就知道了!”红骨很喜欢看猎物的垂死挣扎,她手指微微一动,匕首直击我的面门。

“你为什么抓我?我要你现在告诉我!”我眨眼,“砰”的一声,那把匕首触到我的面门时,迅速反弹回去。

我这个人对于一些不明白的事情,喜欢刨根问底,所以当面前的这个妖怪不正面回答我问题的时候,我会想尽一切办法知道答案。

于是,我无意识的使用了念术,这也是我最擅长的一门法术。

“好难受!”我开始觉得红绸裹着很不舒服,我使劲一挣,红绸裂开,我身子迅速下跌。

下跌的过程中,耳际风声呼呼而过,妖怪身子悬在半空中惊讶的看着我,而后,我屁股着地。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