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杀

猎杀

楔子

旧元2014元,意料之外的核战爆发,几乎所有拥有核武的国家,都主动或被迫参与了这场战争。

大战的结果没有赢家,整个人类文明几乎毁于一旦。十几亿人直接死于这场战争,余下的数十亿人口大都死于战后的超量辐射、天气异常、饥饿和疾病。

这场战争被后世的人类称为旧元末世大战。

最终,仅有少部分人幸运的存活下来。这些顽强的人类经过上百年几代人的努力,终于在核辐射慢慢消退后,克服疾病、粮食短缺、恶劣天气等不利因素,在一片废墟之上,重新建立了自己的城市家园。

正当人类克服了种种困难,使用新历纪元,以为新的人类文明又将重新开始时,不可预料的灾难再次发生。

新元134年,新的人类文明出现拐点……

第一章猎杀

这是一个被灰色所主宰的世界。

天空中满是层叠如山的云层,或浓厚如铅,或淡薄如丝,交叉相遮,把整个天空都严实的遮盖起来。在偶尔被劲风吹动的云层之间,几缕依然灿烂的阳光,从那灰色云层的缝隙间照射下来,落在同是一片灰色的地面上。

一座在旧元末世大战中化为废墟的人类大都市。一条路面满是大小坑洼的马路,两边是破损不堪的各种建筑残留。各种大小体积不等,材质形状不同的建筑碎片,散落着填充了各个破损建筑间的空隙,形成一座座高低不平的小山。这条原本二十几米宽的主干马路,也被两边这些散落下来的建筑碎片侵占大半,只留下中间二三米宽的路面,窄窄的仅容旧元时的一辆汽车通过。

一眼望去,整座城市的废墟是一片没有生机的灰色。远处半块原本色彩鲜艳的招牌和小半堵刷有涂料的建筑外墙,近处散落着的那些透明的玻璃碎片和路边一张看不出原色两米见方的布块,都是灰色的。所有这些视线里能看到的一切,大都遮盖在厚厚一层当年核爆后产生的具有放射性尘土之下。长年累月后,辐射已然消退,这些尘土也已经硬化为这城市的外壳,成为了这片大地的颜色,定下了这个世界的主色调。

在这个近乎死寂的灰色城市废墟里,突然出现了一团移动着黑色身影,远远看去体形肥胖如一头成年公猪。只是这团黑色身影虽然体形显得有些臃肿,行动速度却是极快,沿着那条不平整的马路,很快就移动到了路边那块大布片的附近。这黑色身影的模样也渐渐清晰起来,能看清它身上每个细节。

相对于肥硕长满黑毛的身体,这黑色身影短短的脖子,连接的三角形头颅显得有些小,一双灰黄色的圆眼睛,黑色毛茸茸的鼻子两边,长着几根如钢针般的黑胡子,胡子上还能看到细细的绒毛和沾着零星的杂物,长且尖突的嘴巴张开着,露出两排白森森的牙齿,黏稠的涏水不断的从它猩红的长舌头上和尖牙缝间流挂下来,滴垂到灰色的地面上,留一滩滩的水迹。

这完全就是一只身体放大了十几倍的超级大老鼠,只是不仅体形变大,危险性也大为增加。它嘴里两颗微黄的上门牙,向内微微弯曲着,已经进化为了食肉动物独有的长獠牙,又长又尖,看上去非常的锐利骇人。而它背上黑色的表皮异常的密实和坚硬,犹如在身上在身上套了一层铁甲,只有胸腹下颜色呈浅灰色的皮肤要柔软一些。

这是旧元末世大战后,因为长期在过量辐射里生存,最终导致变异而大量出现的新生物里的一种。虽然身形大小如猪,却依然拥有原先普通老鼠跑动迅速敏捷,嗅觉灵敏等特点,故取名闪鼠。

闪鼠极具攻击力,嘴里两颗进化后的獠牙,异常坚固和锐利,可以轻易刺透人类胸腹等柔软的部位,背部表皮却又极厚,可以抵挡普通金属武器的攻击。而闪鼠最大的危险来自于群居的特性,通常数十、上百只一起行动,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只会单独出现。

这只闪鼠走到路边那块大布块附近,毛茸茸的黑鼻子用力朝布片处闻了闻,灰黄色的眼睛里流露出一丝迷惑,似乎在奇怪为什么有人类的味道却看不到一丝人影。正当这只闪鼠停下脚步,这丝迷惑要转化为警惕时,那张只有在风吹时才会微微晃动的大布块下,弹射出一个人的身影。

原来这人一直趴在这块布片下。他在从布缝间看到这只闪鼠走到布片附近,却又停下脚步有些迟疑时,便双掌猛的向下一拍地面,双腿同时极速用力向后蹬在一块事先准备好的硬石板上,借这一拍一蹬之力,便从布块下横射而出,直飞闪鼠的胸腹下面。

在半途中,这人借刚才那带有角度的一蹬,再凭自己超强的腰腹力,临空做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半扭身动作。等他钻到闪鼠的身子下面,已转身变为脸朝上背朝地的平躺姿势。一把早已握在手里的长匕首,顺势刺入闪鼠胸腹相接的最柔软处,再直接向上一挑,极为老练的割断了闪鼠体内那颗拳头大的心脏与主动脉之间的联系。

这一系列的动作只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那只闪鼠在察觉变故后,仅仅来得及全身毛发惊竖倒立,发现危险而急剧收缩的瞳孔骤然放大,最终没有了光彩。已在那人简单的一刺一挑之后便丢了性命。

闪鼠身下的那人得手后,身形没有丝毫停顿。抽出匕首人直接就从闪鼠的身下翻滚而出几米之外,再直接一掌拍地挺起而起稳稳站直。

此时闪鼠胸腹间那处伤口里,暗红色粘稠的血液才如泉水般喷涌而出,它肥硕的身体也在此时轰然倒下,震得附近地面的灰尘都纷纷飘浮起来,一时间尘土飞扬烟雾朦胧。

那人远远站在几米开外,呼吸平缓细心的擦拭着匕首上的血迹。被擦拭干净的匕首,闪着乳白色骨质的光芒,却不是一把普通的金属匕首,而是用另一种更锐利骨密度更强的某种动物獠牙制成的弯角匕首。

等尘埃落定后,这人走到闪鼠三角形的脑袋旁,用匕首在它两眼之间割开一道长长的口子,然后右手直接插进去,摸索了几下,掏出一颗血糊糊有鸡蛋大小的东西,擦拭干净后,露出这颗魔兽核的颜色。

“又是土黄色。”这人到此时才说出第一句话,简短而有些生涩。

在用拳在闪鼠牙根处砸了两拳后,他直接硬生生掰下闪鼠的两颗獠牙,擦拭干净后,和那颗土黄色的魔兽核装在一个小皮袋,贴身收好。这两样也是闪鼠身上最值钱的东西,獠牙可以做为近身匕首,这颗土黄色的魔兽核虽然不是什么高级货,也没有什么附带属性,却也是镭射武器和低级魔兽甲的主要能量源。

收好这两样东西后,这人开始用手里的匕首熟练的肢解这头闪鼠,剥下闪鼠胸腹处一整张软皮,从闪鼠肩背顶上,挖下背脊上两块坚硬如金属片般的硬皮。又割下几大块肉淋淋的鼠肉,单独放在一个干净的包里。处理完这头闪鼠,这人抖去那块布块上的浮尘,将这片气味强烈的布块折起收好。

一切需要做的事情完成后,这人站起来闻了闻空气里开始变浓郁的兽腥味,知道是散布在空气里的血腥味,吸引了更多变异魔兽赶往这里,便不在停留,沿着闪鼠出现的另一个方向快步离开。

此时一束阳光穿透厚厚的云层照在他的身上,黑色的短发和黄色皮肤,深邃的黑色眼睛,高挺的鼻梁下微抿着的双唇,让他那张俊秀的脸,线条略显生硬,让人感觉这人似乎很少会露出笑容。而他脖子衣领间一道长长的伤疤,让人明白他刚才看似轻松的猎杀实力,却又有过怎样的可怕经历。身上穿着的深褐色兽皮面料制成的短袖紧身上衣和皮长裤在阳光下,颜色欲加深暗,而胸口和背心处两块银色金属制成的护胸甲,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等这个人离开后,除了那只倒地上只剩骨架的闪鼠,什么痕迹也没有留下一个。只有那块被蹬成粉末状的硬石板,或者会让眼光高明之辈,从中猜测出猎杀这头闪鼠之人的厉害之处,这人的瞬间爆发力强大极为可怕的地步。

此时一阵腥风吹过,那堆硬石板所化的粉末被吹散开去,飘浮在空中,化为这个世界的点点浮尘。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